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丁香】血色蒲公英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txt下载
引子
   无处渡,三面环水,一面靠山,风景秀美,景色宜人,没有污染,俨然是一个现代的世外桃源。这个村落,人杰地灵,有许许多多美丽的传说。
   第一章 幼时情现冰河边
   没有出众的外表,7岁的若风,因为有点胖反应迟一拍,打小就受到小伙伴的欺负。这不,今天放学后,他又受到一群小男孩的围攻。
   “小子,这条路不通,冰上走去。”村里的小霸王张平叫喝道。
   “对”,“对”一群小孩子起哄道,“让这小傻蛋去冰上走,看看冰能不能架住人。”
   胆小的若风,只能颤抖着走上那刚结了没几天的冰面。好在小孩子体重没那么重,冰上只是发出来吱吱的声音。
   “去,你小子上去看看。”张平又一把将身边的小弟推到了冰上,那小子摔了个狗吃屎,他瘦的和猴子一样但动作也和猴子一样,很轻快的就爬了起来。
   “老大,没问题。”小猴子在冰上跳了几下说。
   “弟兄们,跟我从冰上走。”张平颇为豪气的说。
   一堆人跟在张平的后面,没走几步,就听到吱吱的声音,大家一下子慌了,但是,并没有出现什么问题。“慌个屁,一群窝囊废。”脸色苍白的张平为了掩饰心中的胆怯骂道。一堆小孩子一下子,安静下来。张平的爸爸是村长,一向是村里的土霸王,所以大家才这么怕他。
   “猴子,前面开路。”张平喝到,小猴子,只能慢慢的在前面带路。狡猾的张平,跟在小猴子后面三四米处。忽然间,冰面忽然裂开来,因为块头大,张平一下子掉了进去,冰凉的河水一下子湿透了他的棉裤,好在河水不深,只是没过膝盖。不过,张平因为摔到,衣服也湿了。一堆人忍不住都笑起来。
   “笑,笑你麻痹啊。赶紧把老子拉出来。看老子上来怎么修理你们,草。”张平怒骂道。
   “老大,都是那个傻子的错,他明知道冰不结实也不和咱们说。”小猴子灵机一动,引张平将怒气转移到若风身上。
   看着从河里上来的张平,若风缩了缩脖子,胆小的说到:“不是我的错。”后退着,后退着,不小心被树枝绊倒。
   “小子们,给我上。”张平一副山大王的样子。
   一群人一拥而上,朝着若风踢去,忽然一声狗叫传来,“狼牙,上,咬这些欺负人的坏蛋。”一声娇喝传来。
   一头飘亮的黑色长发,大大的眼睛,樱桃般的小嘴,凝脂般的皮肤,原来是林妙儿。
   看到是林妙儿,张平骂道:“林妙儿,你找事是不是?”
   也许狼牙感觉到主人被骂,朝着张平大声叫起来。
   张平往后退了几步,大声骂道:“臭丫头,看在你爹是村主任的面子上,今天的事情就不和你们计较啦,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啦。咱们走着瞧。”
   说完,一挥手“走”,张平带着一堆人叫骂着离开啦。
   “谢谢你,林妙儿。”若风小声的说。
   “不用客气,下次要学会反抗。”看着脸色苍白的若风,林妙儿说道。说完,就领着那条叫狼牙的狗走掉啦
   “我一定会的。”若风看着那远去的背影握紧拳头道。
  
  
   第二章 为你拼命情谊深
   “小妞,长的不错啊,陪哥们一起玩玩。”刚放学,林妙儿就被学校里面的一群小混混拦住。
   “滚开,你们再不走,我就喊了。”林妙儿壮着胆子说。
   上了高中的林妙儿如同一朵盛开了的花朵,更加美丽迷人。刚到学校就被评为校花,引来了无数人的追捧。
   “你喊啊,我们老大的事情这个学校谁敢管。”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看着那个一脸痞子气的老大拍着马屁说到。
   那个被称为老大的家伙转身对那个马屁精投去赞赏的目光。
   忽然,马屁精眼里露出一丝惊恐,那个老大警惕的蹲下身子,但是还是被一脚踢中了屁股,当他转过脸来时,血水染红了他的下巴。
   从地上爬起来,那老大吐了一口血水,看到里面还夹杂着两颗牙,他顿时火帽三丈,“麻痹的,你们吃屎的啊,没看见我被打了啊,给我打,打死我包着。”
   “妙儿,快跑。”若风大声喊道。
   “若风,我不走,他们会打死你的。”林妙儿带着哭腔叫道。
   “你再不走,我就白挨打啦。”若风吼道。被一群小混混围着,若风毕竟不是武林高手,双拳难敌四手。一会就被打了好几下。
   “若风,等我,我回去找老师。”林妙儿哭着道。
   。。。
   当林妙儿带着老师跑过来时,只剩下若风一个人躺在地上还有满地的血迹,鼻青脸肿的若风被救护车带走了。
   好在若风自那次后就一直坚持锻炼身体,命总算是保住啦。但是也在医院躺了两个月。中间林妙儿来看了他几次,每次来总是流着眼泪不停的谢谢他。
   “若风啊,不是妈说你,这几年你为妙儿打的架还少吗?你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啊。”若风的妈妈泪眼婆娑的说到。
   “妈,你就不用管了,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不能让妙儿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若风握紧拳头说到。
   “孩子,武汉哪里有专治癫痫的医院妈害怕啊,每天都提心吊胆的。”若风妈转身擦去眼角的泪水。
   “妈,放心吧,你儿子福大命大,死不了的。”若风安慰的说到。
   几天后,若风回到了久违了的校园。由于打架事件影响恶劣,好在学校看在若风是学校的学习尖子,只是给了留校察看的处分。
   不过自此以后,没人再去骚扰林妙儿,因为大家都知道他身边有个不要命的家伙在守护着她。
  
  
   第三章 奈何明月照沟渠
   高考成绩公布过后,平静的小山村爆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原来有把握考上清华北大的若风竟然失常发挥,只考上了一所省城的次一流大学。当大家对他指指点点的时候,若风只会默默的笑着。
   随着火车的开动,小村庄慢慢的消失在若风的视线之中。
   林妙儿也考上了省城的一所艺术院校,着实让他的父母高兴了一番。
   夜晚看着旁边座位上睡熟的妙儿,若风毫无困意的呆了一夜。
   省城果然是个好地方,大城市的车水马龙让林妙儿欢呼雀跃,报道的路上一直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兴奋。
   帮着林妙儿报完道,安排好宿舍,若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己的省大报道。宿舍的兄弟们早到了,在一起自我介绍,若风正式融入了这个新的家庭。
   当同学问他为什么来的这么晚时候,若风脸一红,说到:“帮同学报道去啦。”
   “帮媳妇吧,若风。你小子,可不地道啊。刚一来就有媳妇啦啊。”宿舍的老大贾宇笑道。一群舍友哄的一下子笑啦。
   若风的脸更红啦,“真的不是,就是我们村的女同学。”
   “走,一起吃饭去,今晚喝醉你小子,让你不地道。”宿舍老大拍拍若风的肩膀拉着他走啦。
   。。。
   大学过的真快,转眼就是大四啦。若风由于成绩优秀已经被确定保送到清华大学念研究生啦。而林妙儿在这两年,也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美女,她拍了几个平面广告,在艺校也有了不小的名气。
   天天混在一群富裕的同学中间,林妙儿也受到了同学的影响,开始追求享受。当若风把自己辛苦省下的的生活费递给她的时候,她也由最初的脸红红的说一声谢谢开始转变为不屑的随手装到口袋里。
   每当看到穿的花枝招展的林妙儿,浓妆淡抹的与她的同学混在一起前往酒吧等娱乐场所时候,若风的心在滴血。若风默默的跟在他们的后面,默默的在吧台点一杯白水,不理那些搭讪的熟妇,静静的看着混迹在人群中的林妙儿。
   终于,在林妙儿班级毕业在酒吧庆祝的时候,当若风看到林妙儿被一个一身名牌的男孩缠住时,若风红着眼睛疯了一样冲过去,一拳打去。看着满脸鲜血的男孩,林妙儿一下子慌了,“若风,你在干嘛?”,林妙儿喝道。
   “妙儿,他对你动手动脚,我要保护你。”若风转过头来,说道。
   “他哪里对我动手动脚了,明明是你不对,忽然就打人。”林妙儿叫道,“王帅,你没事吧?”,林妙儿对那个父亲是省政法主任的男孩说。
   “麻痹的,给我打。。。”,王帅指着若风对一群同学喊道。
   几个男生,把若风围住,拳打脚踢。事后,林妙儿走到若风跟前说:“若风,你以后别再缠着我,我讨厌你。”说完就搀着那个被打的王帅离开了酒吧,头也没回过。若风躺在地上看着远远逝去的背影,眼泪默默的从眼角滑落。
   。。。
   几天后,当林妙儿在为工作奔波的时候,她收到了若风的短信:“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落花有意零落成泥,流水无情祝你幸福。”
   北上的火车,鸣响了最后一声汽笛声。望着生活了四年的省城,望着那个他守护了她四年的城市,若风擦去眼角的眼泪,毅然地踏上了北上的火车,跟过去说了再见。
  
  
   第四章 佳人命在旦夕间
   五年,眨眼而过,二十七岁的若风,事业有成,成了省里面最年轻的处级干部,并担任了家乡的副市长。
   秋末时节若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荣归故乡的若风,一进村就被村长带头的一群干部拉到村长的家里吃饭。盛情难却,乡情难拒。不善喝酒的若风同样的不善拒绝,面对村干部的敬酒,勉强喝了几杯就脸红到脖子。面对着不断的敬酒,若风终于表示不胜酒力,趴在了桌子上。面面相觑的大家伙,不知所措。还是村长提议,将若风扶到旁边的沙发躺好,盖上了一条毛毯。
   “若风,这孩子是个好苗子啊。”村长感叹道。
   “是啊,打小就老实,当这么大的官还是对咱们这些老头子这么尊重。”大家附和道。
   “可惜,林家那个小姑娘命薄,要不。。。哎,若风对那女娃真好。”村主任说道。
   “说起来,也算她活该,当年若风为她出生入死,她却不识好歹,非得勾搭什么富家少爷,还被人玩够了就抛弃。如今,得了尿毒症或许就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吧。”若风的邻居治安主任李大爷气愤的说道。
   “咻,大家别提这件事,小心若风听到。”村长小声说道。
   大家回头看了看若风,若风没有什么反应,只是转了个身,仍旧发出细细的鼾声,谁也不知道,若风的眼角有一丝泪水滑落。
   回到家乡的日子里,若风一直在访亲问友中渡过。但,他始终没去找湖北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比较好过那个曾经让他神魂颠倒的林妙儿。
   回到市里后,若风多次到市里的医院视察,并多次在市委会议上提出要提高农村的医疗水平,受到了市委领导的关注。
   从市里的名医那里得知,尿毒症患者需要换肾,否则需要经常透析保命,但只是治标不治本,需要好多钱。
   若风询问了好多好多的同学,托了许多许多的关系,也没有给林妙儿找到配型的肾源。疲惫的若风接到村长的通知,林妙儿想见他最后一面。
   当若风看到那个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林妙儿时,他的眼里含满了泪水。林妙儿勉强的露出一丝微笑。两个人默契的没有提病情,林妙儿和若风回忆了两个人那些童年的搞笑的回忆。最后,若风深深的看了看林妙儿一眼,离开了。林妙儿看着若风离开,只是默默的摆出口型说了句对不起。
   走到村西头,望着波光粼粼的河水,看着远处那挺拔的神山,若风陷入了沉思之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身边经过的人。
   当看到村里的老寿星走过旁边的石桥时,若风的拳头紧紧的握紧,紧皱的眉头却渐渐的舒展开来。
  
  
   第五章 血色蒲公英传说
   思绪回到了二十年前,若风是个小孩子的时候,老寿星经常给他讲故事,曾经提到过很久以前村里有个孝子,母亲患绝症,无药可医。夜里梦到神仙指点,于村西头神山悬崖之上采到血色蒲公英,以它烧成水,药到而病除。这一夜若风房间的灯彻夜未灭。
   第二天的清晨,若风就不见了,家里人也没有当回事,直到中午的时候家人才着急找起来,傍晚时候还是不见踪影。家里人疯狂的寻找,终于有放羊的人听说这事后,主动提起曾经看到若风出现在神山之下。
   村长马上组织村民拿起手电筒前去寻找,终于在山脚一块巨石之后找到了昏过去的若风,他的手里仍然死死的抓着一株发点红色的蒲公英。村长当机立断,将若风送到村里的诊所急救并打电话给市里医院。
   当若风幽幽转醒的时候,他就着急着找那蒲公英,“快,快,把那株蒲公英给妙儿烧水服下,一定能够救他。”汩汩的血水从他的嘴角流下,染红了那株蒲公英。
   大家赶紧答应,并让他好好躺好。
   市里的救护车来的挺快,毕竟是一个市长出事啦。
   可能是老天不开眼吧,若风还是因为脾脏破裂,失血过多,抢救无效,失去了年轻的生命。那株蒲公英没有来得及送给林妙儿,若风就走啦。村里经过年长的老一辈人商量,决定若风作为村里最有出息的年轻人有资格葬在神山之上。
   神山之顶,一片可以远远望到村落的地方,若风就葬到了这里。下葬的那天,村里的好多人都到现场给那个曾经最有出息的青年默默的致敬。
   若风的死没有让林妙儿知道,也许是若风感动了上天,正当林妙儿要放弃透析的时候,她收到了来自医院的通知,有了合适的肾源。她激动的难以入睡,但她还是忍住了找若风倾诉的诱惑,她想给他一个惊喜。
   半年之后,林妙儿回到家乡,来到若风家门口,徘徊不敢入内。当若风的母亲发现的时候,若风的母亲面色惨白,勉强一笑的邀请她入内。林妙儿一心想找童年好友共享重生后的欣喜。当看到那墙上挂着的黑白照片时,她面无血色,结结巴巴的说到,“阿姨,若,若,若风他。。。”
   若风的母亲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从抽屉里抽出一个信封交给林妙儿。信封里面有一张发黄的录取通知书和一封信。林妙儿默默的展开那张通知书,是清华大学的通知书,是当年高考清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若风为了守护林妙儿竟然放弃了梦想中的清华大学,林妙儿捂住嘴巴,眼泪一颗颗滴下来。她颤抖着展开那封信纸:

共 6286 字 2 页 首页癫痫的治疗疗法都有哪些呢?596348&pn2=1&pn=1">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