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丹枫】好马也吃回头草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txt下载
【丹枫】好马也吃回头草(小说) 二十五岁那年陈富生的妈妈永远的离开了他。四十八岁的陈树林在老婆去世后的第二年,娶了三十八岁的李小燕。
   二十八岁那年,陈富生也结婚了,娶了比他小了六岁的王小翠,一个个子不算高,白白净净胖乎乎的女人当了老婆。
   自从结婚后,陈富生就和父亲继母在一起生活。三间平房里外屋住着。父母就他一个儿子,他还有个妹妹比他结婚早,十九岁就嫁人了。
   陈富生在县城的绞链厂上班,媳妇儿有个手艺,会裁剪衣服。王小翠其实是李小燕的表外甥女,家里姐妹四个,她是小老丫。经李小燕介绍,他俩认识的。见了几次面后,两人都没啥意见,很合得来。就这样走到了一起。
   可是随着女儿陈来弟的降生,矛盾在这个本来平静的家庭中,一天天的增长漫延。自王小翠进了这个家,老两口,小两口就是分开过的,各做各的饭吃,老两口吃点改样的好吃的了,会给小两口送上一些。同样,陈富生,王小翠如果改善了,不是把老爸和继母叫来吃,就是端过一些过去。相处的和和气气的,倒也无话可说。
   可自从王小翠怀上了孩子,这矛盾就来了,她常常会和陈富生提出要为孩子的未来打算,成天计算起自己的小帐来。叫陈富生去跟他爸说,要归火,在一起吃饭。
   “行,归就归吧。反正我就你一个儿子,到啥时这家也是你的。”陈树林在种马场工作,工资不算多可也有三千多,再说家里的地一年租金下来也有几万的。
   “我不同意,我和你爸都习惯了。自己爱吃啥,做啥的。”李小燕当然不愿归火了,她天天没啥事,除了打麻将就是溜达,要是归火了,将来王小翠生的孩子还不得让她哄。她可不想让孩子缠住了她的手脚,自己年纪青青的,还想多潇洒几年呢。
   “姨,我知道,你是怕我生了孩子让你哄,对不?”王小翠当时脸呱唧一下拉得老长。
   “是,我这辈子最不喜欢小孩了,不然怎么三十多岁才嫁人。”李小燕是个三十八岁才嫁人的黄花大闺女,年青时一直不找,挑剔武汉医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得很,不喜欢小孩,和人家小伙子相亲的第一句话:不要孩子。她不想想,不要孩子人家娶你干嘛?谁不想传宗接代。就这样一个水灵灵的大闺女硬是到了快四十了,才嫁了个五十岁的男人。
   “小燕,孩子你可以不哄的,这个事先声明一下。小翠,你看这样行吗?”陈树林当然猜出儿媳妇儿的心思,归火后,饭菜最起码他们不用买了,一个月得省下不小的开销。为了孙子,后继有人自己认了。
   “行,爸。孩子原先我也没打算让我姨哄。”王小翠脸上总算有了一丝的笑容,可心里却存上了对李小燕的不满。
   大半年,这个家真是大吵不断,小闹不停。整日的为些柴米油盐吵吵。陈富生买一回肉,王小翠就和他吵一回,说他败家,不回过日子,冰箱里有肉还花钱买。没等陈富生开口,李小燕便会推门进来,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好脸的一顿数落:你们半年了,才买这么一回肉,还这么闹,实在委屈,就还各过各的。我可和你们生不起这份气。
   王小翠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腆着个大肚子,手指着李小燕:姨,我就纳了闷了?我和富生说话,你为啥总搭茬。是你现在是富生的后妈,可富生才是老陈家的接班人。我就是想为孩子多攒点钱,咋了?有错吗?
   “好了,别吵了。”陈富生听得脑袋快炸开了。
   终于陈来弟呱呱坠地。李小燕一见是个丫头,暗自高兴,丫头比小子要省下不少的费用,最起码不用给她娶媳妇,买楼的。
   在吵吵闹闹中过去了五年,种马场的房子搬迁了,换成了楼房。
   陈树林一家五口住进了一栋两室一厅的八十多平的三楼。做为一家之主的陈树林把主卧室让给了儿子媳妇儿一家三口,自己和李小燕住在了侧卧。李小燕虽百般的不乐意,但为了让陈来弟有个安放小床的位置,她也只好同意了。
   日子在小打小闹中又过了几个春秋。陈来弟从能扔出手就一直是由王小翠的妈妈照看,王小翠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收入也高了起来,有时活好时,一个月下来少说能挣四五千。有时会很晚回家。陈富生就骑电动车上商场去接她。可到那一看,商场早关门了,给她打电话,还关机。回家后再问她,她会说和朋友出去吃饭去了。后来陈富生发现,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一辆车送她回来。
   “什么人?总送你回家。”陈富生还发现最近王小翠买了好多的化妆品还有流行的衣服。每天光打扮就得半个钟头。
   “一个朋友,商场卖服装的。”王小翠说得挺自然。
   “朋友?是情人吧?”陈富生的声音冲出了卧室。
   “这小翠越来越不像话了,听说没有,在商店和一个卖服装的扯上了。我都没敢和富生说。”李小燕听见陈富生和王小翠的争吵声,对躺在床上的陈树林说。
   “唉!咱能说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睡觉。”陈树林说完一回手把灯闭了。
   “你说是就是。”王小翠竟然承认了。
   “你还要不要个脸了。你为什么会变这样?”陈富生做梦都没想到王小翠这么不知羞耻。
   “我过够了这种日子了。放个屁都得憋着出去放,成天看别人的脸过日子,你要有能耐,就和我出去单过。”王小翠的声音响得整栋楼都能听见。
   “归火不是你提出来的吗?为什么又要单过?再说我爸就我一个儿子,到啥时候,我都得养他。”陈富生觉得王小翠真的太让他失望了。
   “当初是当初。现在孩子大了,我们能独力了,为啥不自己出去买楼。你家的地年年出四五万,到时让爸拿出来,咱再添点。咱们走了,爸他们不也宽敞吗?”这些年王小翠忍的太辛苦了。每一次她和陈富生吵吵,李小燕总是指责她的不对,偏向陈富生。有几次还明说,她的脾气就是陈富生惯的,那意思很明确,就是打出的媳妇儿,揉出来的面。王小翠把这些全都记在了心里,下狠心有朝一日,要离开这个家,最后是等陈树林走不动爬不动的时候,看你李小燕有啥能耐。到时候我让你上赶子来求我回去。
   “你这不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吗?”陈富生的心凉了,他这时才发现王小翠如此的现实。
   “我咋忘恩了?谁对我有恩了?来弟从小到大谁帮我看一下了?不还是我亲妈吗?”王小翠嗷嗷又是一顿喊。
   “你不怕人笑话?我还磕碜呢!”陈富生十分孝顺,他发现这几年爸爸苍老了许多,生活环境和心情直接影响到人的寿命。
   “你愿意当你的孝子,你当。反正这个家我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放下这番话的王小翠回了娘家,这一走就是大半年,任陈富生几次赔理道歉,就是一个字,除非买楼,不然决不回去。
   “爸,姨,你们看咋办吧?”没办法陈富生只好红着脸低着头去问快退休了的老爸。
   “她要出去就出去吧!我和你爸也没有多少钱。就是有,也得留着到老用呢!你自己也看见了,不用我说。就这样,老了我们能指上她吗?”李小燕手里把着陈树林所有的存折,当然不可能拿出来给王小翠这个白眼狼。
   “小燕,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有工资够用就行。还有咱家的地钱,本来就有富生的,还有他妈的,还有他死去的姐姐的。应该给他。”陈富生身上有两个一对双姐姐活了五岁后先后夭折了,正好赶上分地。留下了一份地,那年头双胞胎按一个人分田地。陈树林想花钱买个清静武汉癫痫病最优秀的医院是哪家
   就这样,陈树林给了陈富生二十万。正当王小翠决定自己出去买楼时,陈树林被查出了胃癌,需要放化疗。虽然他有医疗保障,可自己也得花百分之四十的医药费用。陈富生接过医生的诊断书和CT片子,心碎了。失去妈妈的痛刚刚平息了一些,爸爸又得了这么重的病。他下决心,砸锅卖铁也要给老爸治病。于是他自己做了个决定,把爸爸给他买楼的二十万元钱的存款,交了住院押金。
   “我要和你离婚。这么大的事,你敢瞒着我。”王小翠在陈富生和李小燕陪陈树林住院期间,翻遍了自己放钱的地方。她名下所有存款都在,唯独少了那张陈树林用陈富生名字存的二十万的存折。
   “爸都那样了,你还计较那笔钱。”陈富生正在省城医院张罗着为父亲住院治疗的事,忙得他一个人当几个人用。陈富生的妹妹和继母李小燕虽然都来了。可办事跑腿上下楼的全是陈富生的事。接到了王小翠的电话,陈富生没好气的说了她一句,声音很生硬。
   “你爸不是有钱吗?再说了,得了癌症就是白搭钱,到时候还不是人财两空。”王小翠恨不得去医院把那二十万押金抢回来。
   “我告诉你,王小翠,我爸有钱是我爸的。这笔钱,你就别指望了。还有,我爸的病医生说了,能治好。只是需要化几个疗,再活个十年八年心情好了二十年没问题。”陈富生听了医生的话,心里亮堂了不少。
   “还得几个疗?那得多少钱?还不得把家底子全花空了。”此时的王小翠的心里只有钱了。
   “行了,我没江苏癫痫病的治疗医院有哪些空和你说这些。可我就是要告诉你,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给我爸治病。”陈富生挂了王小翠的电话,一抬头,继母李小燕泪流满面地站在他对面。
   “姨,你咋的了?”陈富生不知为啥李小燕会哭。
   “谢谢你,富生,你为了你爸。当初给你那二十万,我还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李小燕心里除了感激还有后悔。后悔自己不该把王小翠介绍给陈富生。
   “姨,说这干啥?我爸为我付出了多少?我自己知道。就算让我还一辈子,我也还不完。”陈富生三岁时得了肺炎,父母为了他七天七夜的不离医院。后来总算捡回来一条命,和他一块住院的邻居家的孩子,死在了医院。渐渐大了的陈富生在上中学时,逃学不想念书了,还和小混混上网,被学校差点除名。为了儿子的前途,陈树林就差没给校领导下跪磕头了。终于又一次回到了学校,坚持读完了高中,毕业后,陈树林又花钱送礼的把他安排到了绞链厂上班。陈富生人生的每一步都有父母对他的付出。他不可能自己有钱买楼,扔下老爸不管,那样住在再宽敞舒适的楼里,他的良心会不安的。
   陈树林的手术非常成功,在他出院后的不到一个月,王小翠和陈富生离婚了。来弟判给了她,她带走了家里以她名下所有的存款,陈富生还得按月给来弟抚养费五百元,一直到她十八岁。陈富生答应了她所有的条件,他不想再和这个女人有任何的纠缠。
   时间在匆忙中又过去了五年,陈树林恢复得和原来一样的好。只是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儿子,看着他天天形单影孤的,一个字,难受。
   “小燕,你说,这富生可咋整?谁给介绍也不打垄。他是不是还惦记王小翠呢?”今天又有人给陈富生介绍个对象,也是个离婚的,一个儿子,归男方抚养了。可陈富生就是不看,急得陈树林骂也不是,打也不是,拿他没有办法。只好问李小燕怎么办。
   “我都不敢和你说,小翠真的还想回来。我表姐说,和富生离婚不久她就嫁了那个和她好的卖服装的男人。好了没几天就又挨打受气的。对来弟也不好,她后悔当初只为了钱。错失了富生这么个好男人。结婚不到一年又离婚了,现在也不在那个商场做衣服了,上服装厂打工了。”李小燕本打算把这件事烂到肚子里,她认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五年了陈富生不管有多少人给他介绍,就是不看。李小燕知道他心里放不下王小翠和女儿来弟。
   一个月后,王小翠带着愧疚和悔恨再一次走进了陈富生的生活。
  

共 415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导致女性癫痫发作的诱因是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