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txt下载 > 文章内容页

故事救下他一命为报恩他们成了拜把子兄弟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5-28 分类:txt下载

我是真的没想到父亲居然能看到胡飞雪。以前听我妈说过,在还没结婚前,父亲是给大姑打副手的,也算个半仙,但当时我并未相信。

现在想来,如果真的如母亲所言,那父亲能看到仙家便不足为奇。这也解释为什么父亲在家的时候,胡飞雪不敢现身了。

见事情瞒不住了,我只能点头说是,然后将胡飞雪护身报马的身份招了出来。

“哎,那群胡仙果然不会这么容易放弃!”

父亲叹气,这一次他对着我道“阳子,刚才的事情爹不怪你,不过你要记住你大姑临死前的话,千万不要出马,咱们胡家的诅咒不能在传下去了。”

“胡家诅咒?那是啥啊?”

我好奇的对父亲发问,谁知道话说完,父亲却好像是说错话了一样紧忙掩饰的咳嗽了一声,之后解释道:“呵呵,就是五弊三缺啊,出马仙都犯五弊三缺,你如果想让你爹和你妈多活几年,就记住我的话,别出马!懂了吗?”

父亲说的认真,当即我也不敢反驳,只能点头。

见此,他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拉着我进了院子。

见我们爷俩回来了,坐在屋里看电视的我妈嗔怪一句“这都什么时候了,才回来?。”

“出了点意外,耽误了点时间。”

父亲说完便拖鞋上炕了,我妈在一旁闻道他一身酒味,立马捏着鼻子说道“阳子他爹,你喝酒了。”

“喝了点。”

父亲已经趴在了,准备睡了。

“喂,先别睡啊,和我说说,狗蛋咋样了?”

母亲属于典型的农村妇女,喜欢八卦。

但是此刻父亲已经累了,便随口应付的说了句“好了。”

“好了?啥好了?”

“多亏了你儿子,狗蛋的病已经全好了。”

父亲说完,便用被子蒙上头,那意思很明显是拒绝和母亲进行深一步的交流!

但他的话已经激起了母亲的好奇心,当下母亲转头皱眉看向我,开口便问“阳子,咋回事?快和妈说说。”

我清楚母亲的性子,如果真的和她解释起来,那估计到天亮都说不完,所以我立马喊了句“我困死了,我要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呢。”

说完,也不等母亲反应,我便学着父亲用被子蒙住了头。

“好啊,你们爷俩,存心的是吧。好!好!你们睡吧,最好一辈子都别起来,哼!”

说完这话,母亲也气鼓鼓的躺下了。

这一晚不知为何,我睡的特别实诚,似乎是解决了王狗蛋的事情,所以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起床的时候,父亲就不在家了。

母亲说父亲是老早接了个电话然后就离开了。

我想父亲肯定是又给去人“看事”去了,自从大姑去世后,经常会有家里“出事”的人来找父亲帮忙,这些人家都是因大姑的威名而来的,多半是没法推辞的。

虽然父亲不是出马弟子,没有堂口和仙家,但他有大姑生前的遗物,加上多年在大姑身边的观摩,也是能从表面看出一些门道的。

吃过早饭后,我便准备去上学了,结果还没出院子,就听到汽车的鸣笛声。

一辆银色小面包车停在我家院子外,那是王老二家的车。

王老二从车上走下来,笑呵呵的对着母亲说道“弟妹啊,以后阳子放学上学都由我们家接送了,你就放心吧。”

我知道王老二这是为了表达感激之情的,不过他这做法……我真的不敢恭维。

要知道我们家一向对我都是放养的,上学放学都是自己走,完全不需要大人接送。所以王老二这做法也没给母亲减少啥工作。

不过人家毕竟是好心,母亲当下笑呵呵的道“那就麻烦二哥你了。”

“嘿嘿,说什么呢,咱们两家还谈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阳子快上车。”

王老二说着便招呼我上车,等我坐上车后,发现王狗蛋已经坐在了后排。

见我后,王狗蛋对着我憨憨笑着。他手里拿着两瓶AD钙奶,递给我一瓶道“胡阳,给你喝。”

“谢谢……”

我接过来放在书包里,说实话,我早就过了喝这玩意的年纪,但是出于礼貌还是接过来了。

王老二在送我们到学校门口的时候,不忘嘱咐一句“阳子啊,以后在学校里,希望你能多照顾下狗蛋,别让人欺负了他。”

说这话的时候,他往我手里塞了五块钱,那个年代五块钱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可是天文数字。

当即,我立马喜笑颜开的说道“放心吧,二叔,我绝对不会让人欺负王狗蛋的。”

这是我第一次叫王老二为二叔,以前我都是不屑于这么叫的,可见金钱的魔力有多大。

说来奇怪,王狗蛋虽然病好了,但是性子却和之前大有不同,原来他是学校出了名的淘气包,可现在却跟个小姑娘似的。而且不知道咋回事,他变的特别粘我,一到课间就跑来找我,和个跟屁虫似的。

我虽然挺讨厌成天被人跟着,但却不敢对王狗蛋说“不”,毕竟我收了他老爹的钱。

想想,那个时候我就有了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思想,也是没谁了……

日子这样无聊的过着,期间王狗蛋不知道从哪听说说:关系好的要结拜,为此他偷偷从家里拿了一瓶白酒和两个杯子,说什么要和我结拜成兄弟。

虽然我挺无语的,但是得罪王狗蛋就意味着得罪他爹,那以后就没人给我钱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答应和他结拜。

就这样,在学校的那颗老槐树下,我和王狗蛋结拜成的兄弟。他当时是一套一套的,说什么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川汇区癫痫病医院口碑好不好日死。

话是挺吓人的,但对此我也没多做理会,只当他是古惑仔看多了。

后来的日子,王狗蛋这个跟屁虫除了谁叫外,依旧形影不离的跟着我,班上的同学给我们起外号叫“连体婴”,对此我也是真的无语。

如果家住东北的话,应该在九几年的时候听说过猫脸老太太的事情吧。

据说是哈尔滨有个老太太死后被黑猫惊扰,诈尸了,变成了一半猫脸一半人脸的妖怪。

虽然不知道传闻真假,当时可是很邪乎的,虽然我们住的县城离哈尔滨远了去了,但是消息还是很快传遍了整个镇子。

一时间家家户户都人心惶惶,学校更是空前的重视,要求每个孩子的家长都必须放学来接孩子,并且小孩的手腕上必须要绑上红绳子,据说是猫脸老太害怕红色。

对于传闻,我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毕竟胡仙我都见过了,什么猫脸老太太就算是真的存在又能咋良性癫痫一般多久发作一次样。

当然之所以不害怕,其实还有一方面原因就是胡飞雪告诉过我这猫脸老太太什么的都是骗小孩的,虽然黑猫的确能让人诈尸,但并不会出现一半猫脸一半人脸的情况!

说起胡飞雪,自从上次离开后,她修炼了足足有小半年,前几日回来过一次是看望下我,之后不久又离开了,不过临走前胡飞雪留下了一张黄符,说是如果我遇到危险就让我烧了那符纸,这样她就能感应到我了。

我将那符纸折成一个三角形,除了洗澡外,每日都挂在脖子上。

原本我没觉着会出什么事情,毕竟自从大姑死后,我就再没遇到过仙啊鬼的,我想可能是大姑的在天之灵保佑吧。

可就在胡飞雪离开的一周后的某日下午,我和王狗蛋依旧正常的准备放学回家,因为早上迟到,我被罚着留下值日,王狗蛋身为“小弟”自然要留下来帮忙。

等到清理好教室了,已经是六点多了,东北的冬夜黑的特别早,五点多的时候天色已经几乎大黑了。

今日王狗蛋的爹出差进货了,自然没法来接我们,所以我俩只能自己走了。

锁好教室的门,我和王狗蛋准备离开,可经过操场的时候,却看到远处的秋千上坐着一个男生。

那男生我认得是邻班的陈生,学校的三号学生,家长口中的所谓“别人家孩子”。

陈生低着头,坐云南到哪治癫痫病最好在秋千上,样子很是落寞。

见此,我很是奇怪,要之道现在天已经昏暗了,他一个小孩不回家坐在操场上干哈。

正准备走过去问问情况的时候,王狗蛋却一把抓住我,我回头好奇的看向他,却见王狗蛋此刻满头冷汗,身子不住的颤抖,而他的眼睛瞪保定市中医治羊癫疯医院哪家好得老大,恐惧的看着远处的陈生!

本文来自小说《邪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