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QQ日志 > 文章内容页

【碧海】戒烟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QQ日志
珊做了多年离女,莩也回到单身好多年,期间他还关注了她好多年,从她还是个梳着长长马尾辫的大姑娘时起,他就一直惦念着她,但他也只敢暗恋,在珊那高傲的眼光里,他太不起眼了。而珊的婚姻并不如他想象的那麽尽如人意,珊离婚时,他先就离了,可珊对自己的离婚史一直保密,所以莩再婚前始终把珊当成是有家室的女人。
   倒不是他这个人坚守道德底线有多自觉多高尚,实在是碍于曾经多年的同事关系,他不好背个勾引同事、破坏别人幸福家庭的坏名声,否则别的同事会怎麽看他,再说珊从始至终也没给过他特别的暗示,就算他成了挨边千万富翁之后,她也没对他表示过一丁点暧昧的亲近。
   直到最近她前夫再娶的消息不胫而走,莩才恍然大悟,但这又是过了好几年的事,莩已再婚,再婚的莩,依然用赞赏的眼光看待珊,仿佛要极力呵护一块未经他开垦过的处女地一样,固守着青葱岁月时对珊的那份美好,如同一位麦田守望者,那可是他生命中的一段充满着美好希冀的圣洁处子情,尽管他无数次对她起过肮脏的念头,想要找个机会玷污这段纯情,也甭管她是大姑娘还是小媳妇或者是孩子妈,后来还是打消了这种令人不齿的念头,他无法做到去玷污一个处子心中的处女,除非换了别的女人,他就不会犹豫。可对她迟来的单身消息,他依然后悔不迭,为此还特意跑到她所在的工厂财务科办公室责问过她:你离了咋不早告诉我呢?不够朋友。
   望着他那嗔怪的眼神,她心里暗暗好笑:你是我什么人啊?我还非得什么事都得向你汇报。但这话她没法说出口,毕竟在他们还处在青葱岁月的年代,他做过她的团支部书记,还找她谈过话,交流过思想,真心实意地关心过她,虽然他当时看她的眼神,有无法掩饰的爱慕与艳羡,但他知道一直被众人追捧的她,绝对不会看上他这种外表平平,内在也绝非学富五车的男子,就算从上小学到现在,他读过的书甚至连一车都还装不满,他深知自己缺少她一直欣赏的书卷气,因为她自己就是那种带有书卷气质的美女。下海做生意以后,整天焦头烂额的他,更没法静心看书了。
   他曾眼巴巴地看着珊嫁人,心疼得能揪出一滩血水。后来才勉强娶了上中专时一位不起眼的女同学,并盛情邀请珊务必要来参加他的婚礼,她才和所有莩团支部的下属一起,去参加了莩的婚礼,大家还随了份子,至于送的什么礼,她还真无从想起。但她清楚地记得新郎新娘脸上洋溢的郎情妾意,觉得他们挺长春治癫痫病要怎么选好的医院般配。后来离婚的原因她也听说了,是他在外面勾搭上别人的漂亮老婆了,仿佛这辈子没找个漂亮媳妇亏大发了似的,总想找机会弥补一下,还曾对珊流露过“所谓婚姻,都是凑合。”这种片面、消极的态度,事实上他与别人老婆也没相处多久就不欢而散了。
   如今,她望着他那油光铮亮纹丝不乱向后背去的老板发式和将军肚,还有套在身上笔挺的浅灰色雅戈尔西服,总觉得他周身透着一股用钱堆出来的俗气。望一眼停在窗外的黑色奥迪轿车,她还是觉得该给他留点面子才好。他每次来珊的厂里联系业务,都要把车停在她办公室窗前,然后向窗内打探,见她刚好寻着动静抬眼望过来,就对她亲切地招招手,便直奔厂长办公室而去,跟厂长商谈完有关业务事项,赶上饭点儿厂长就留他吃个饭喝个酒,至于招待的规格,视每笔业务的数额大小而定,这是这个厂里对待合作单位历来的规矩,而规矩也就是厂长自己立的,多少反映出他为人处世的风格比较实际一点而已。
   酒足饭饱之后,莩才脸红脖子粗地走进她办公室里,划款转帐填写支票盖章什么的忙活一气,就算没事也要来套套近乎,经常是一副喝高了的醉醺醺样子,让珊看了更不喜欢,所以她根本没必要告诉他:我单身了,你娶我吧。珊想:有钱怎麽啦?身价上去了,可骨子里比没钱那会儿更俗不可耐,又是嗜烟酒如命的主,别人受得了我可受不了。珊知道他再婚后,新任老婆一直在催促他生孩子,便掖挪道:现在告诉你也不晚啊,你离了再来呗,我一准等你!见他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又接着道:你那烟戒的怎麽样了?你那位可是头婚,人家还等你履行做丈夫的义务,生个宝宝哪,你倒是有儿子了,可人家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哪,你总不能剥夺女人想做母亲的权利吧。
   嗨!麻烦,真麻烦,你说女人想孩子咋比想男人还厉害呢?要孩子还得先戒烟,戒了烟还得再戒酒,这不是要我的命嘛,你说我一个大男人,就那点烟酒嗜好,干嘛非要给剥夺了呢?早知道当时娶了你,就没那麽多麻烦了,我二婚你也二婚,你我又都有孩子,凑一块正好儿女双全,全齐!莩说着,丧气地一屁股坐在了珊对面的空座位上。那是同事出纳员的座位,这会儿跑银行还没回来。
   谁跟你俩二婚呀,说得多难听,再说我跟你可不一样,你是有钱的大老板,要找也找小姑娘或者没生过孩子的,男人不是都这样想吗?追求水嫩、紧致、青春、亮丽;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再也不想回到那令人窒息的围城里了,为的就是能自由的呼吸。珊边说边起身走到饮水机旁,用纸杯为他沏了杯茶,送过去打趣道:喝杯茶醒醒酒吧,老支部书记。
   莩色迷迷地望着珊,虽然徐娘半老,但身材还像做姑娘那会儿一样苗条,一点没走样,便趁着酒劲把手搭在了她的翘臀上,她赶紧抽身走开,让他的手尴尬地悬在了半空。
   珊很早就知道莩先于她离婚的消息,离婚后他就从国企出来,凭一些国企的老业务关系,自己注册了一间公司,一路打拼过来,刚开始自己舍不得雇人,就司机、搬运、陪酒、促销一身兼,即便后来生意慢慢做顺了,也只请了个远亲帮忙,也是让人家会计、司机、业务一身兼,自己创业,哪个不是从底层慢慢做上来的,风险压力之巨大,不切身体验一回,谁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莩布满沧桑的脸上,依然保留着一路步履艰辛的痕迹,因业务上不时与珊所在单位有接触,期间一直没断联系,也不时流露出对珊的好感,珊却一直躲闪,生怕避之不及。
   珊了解莩是个好人,但她不喜欢莩,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莩被烟熏酒泡了二十年,尽管莩曾多次下决心戒烟酒,但中间多次反复,导致戒烟酒行动时常半途而废,这让他的新任老婆非常失望和痛苦。珊有几次帮莩做帐去过他家,新任老婆便跟她聊了这些,她因没做过母亲,就扭着他想让他戒烟酒造人,但看着他依然沉迷烟酒的样子,非常焦虑。两人为此经常唇枪舌战的,也不避讳珊,珊作为莩多年的伙伴关系,将一切看在眼里,暗中为他们捏把汗,因为珊也不喜欢见莩整天被烟熏火燎,特别是酒精中毒引起的嗜睡现象,让珊觉得太扫男子汉的尊严了。
   莩的办公地点就在自己家里,客厅里安置着两张办公桌,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部传真机,一部电话,侧面是一张转角沙发,头顶头能睡两个人。卧室里还有一台专供开专用发票的电脑和打印机。珊为莩做帐,纯粹出于帮忙救驾,因他在外面请的会计总是干着干着就放他鸽子,干不长的原因就是他对别人做的帐经常产生怀疑,这种不信任非常让人反感,有点性格的都会一丢帐本,推脱走人,不信你自己来呗!他总得临时抓瞎,让珊帮助衔接一下,等再找着会计,才肯放珊走,但每次珊帮完忙,他都会甩一笔钱在她面前,出手还是挺大方的。
   珊是利用业余时间帮他做帐的,新任老婆经常加夜班,有时双休日都要加班,这样珊与莩独处的时间就比较多,他就经常试探珊,希望她能对他表示出对男人的渴望,他好随时奉送自己给她使用,但单身的珊却不为所动,因为他丝毫也勾不起她的欲望,就是在卧室开发票时,挨床边那麽近,他就躺在床上看着她开发票,她都不愿意去理会他软绵的话语、呼吸、体味从促狭中洇过来的暧昧。
   通常老婆不在家时,莩就带着埋头做了一上午帐的珊,去楼下小区的会所里吃午饭,那可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地方,起码个个都是千万身家的主儿,身边带的都是能拿出手的美女,以彰显自己的身份,在旁人看来,男人成不成功,主要靠两点来衡量:开什么车;带什么档次的美女。珊出入这种场合总不太自在。但莩却满脸的得意,在他眼里,珊依然是年轻而且能拿得出手的气质美女,即便在那些年轻漂亮的美眉面前,她的气质也是那些小女孩需再修炼起码十年才赶得上的。珊平素是个懂节俭的女人,这也是前夫一直在别人面前常念叨的好,还说家里从来不会出现临时缺点柴米油盐酱醋什么的去问邻居借的尴尬局面,是因珊居家过日子的细腻与周到。珊从莩的角度考虑,知道老在外面吃,又贵又不值当。有时她就在他家里像个家庭主妇一样,为他和自己做顿简单的饭菜,就是吃面,他都要就酒吃,简直不可救药。
   有时她正埋头在他家的办公桌前忙活,他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呼噜连天地,呼出的全是酒气,让她在这种噪声和酒精分子弥漫中无法理清思路。这种情形发生过好多回,她很清楚他这是酒精中毒的嗜睡,这很让她头疼,那种酒气是她认为最难闻的气味,当初嫁给老公,主要就是看他不抽烟不喝酒人又老实才跟他的。现在看到莩整天以这种姿态面对下属,谁会不产生腻烦呢?有时她真想不帮这个忙了,可又不好推脱。
   莩也有他自己的委屈,他觉得为自己打工的那份累,只有借酒解乏借烟提提神,才能应付得下去,再说做生意陪酒递烟是场面上少不了的应酬,于是总在珊面前反问:男人不抽烟不喝酒,哪象个男人嘛!恐怕连笔生意都谈不成。
   珊马上不客气地驳斥:错!正因为男人不抽烟不喝酒,才被女人看成不可多得的优点,新好男人的典范!再说烟酒对人的危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单说吸烟吧,网上就有现成的资料数据,你听我给你念啊,她说着就麻利地在办公桌前的电脑上点开一面网页,继续道,这是百度资料提供的内容:说一个国家就有四分之一的肺部癌症者,吸烟的占90%;死于支气管炎的,吸烟的占75%;死于心肌梗塞的,吸烟的占25%。吸烟还殃及子女,丈夫每天吸烟的数量与胎儿产前的死亡率和先天畸形儿的出生率成正比。父亲不吸烟的,子女先天畸形的比率为0.8%;父亲每天吸烟1~10支的其比率为1.4%;每天吸烟10支以上的比率为2.1%。孕妇本人吸烟数量的多少,也直接影响到婴儿出生前后的死亡率。同时吸烟作为一种成瘾性行为,也有一定的精神疾病。
   莩听完后,就赶紧打电话,让新任老婆到网上帮他订购一支电子烟,他下决心先从戒郑州癫痫病可以治疗好吗烟入手,争取做个新好男人给珊看,谁叫她老摆出一副看不上他的姿态哪,他非要让她后悔不可,甚至要扭转青葱时期她就对他一成不变的看不上。
   当他通过电话得知,电子烟已经快递到他家楼下的物管办收发室时,就赶紧下去把邮件领回来拆包,打开层层包河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权威裹的电子烟,喜悦而好奇地把玩着,开始还感到挺新鲜,整天电子烟不离手,和珊外出去银行、税务局办事,也总是不时地吧嗒吧嗒抽两口,煞有介事的样子,让珊觉得他有时就像个没长大的男孩子。
   珊总是怀疑地看着抽电子烟抽得津津有味的莩,问:能管用吗?
   莩蛮有把握地回答:肯定管用。
   珊心想:悬!但她不想打击他戒烟的积极性。她甚至感觉他稀罕电子烟时的表现特别幼稚可笑,就如同懵懂年少、不谙世事的小男孩,对一只玩具枪的那份喜爱,她甚至担心日子久了,他也会像丢掉一只旧玩具一样,随手将电子烟丢弃。
   果然,几天以后再见面,珊看到又在抽真烟的莩,便开始替他新任老婆焦急起来,并用责怪的口吻问:咋又抽上了?男人的自制力可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他的责任感哦。
   莩无奈地为自己开脱道:电子烟不知放到哪儿去了,找不着了。
   这样的结果,全让珊早料到了,所以她根本不奇怪,但这造人计划算是要搁浅了,那新任老婆怎能善罢甘休哦。珊真想语重心长地再劝莩一次,可她的身份又似乎不太好干预这件事,这毕竟是他新任老婆的职责范围,还有他家人关心的事。珊只好埋头做帐,而且她发现,在对帐务的处理上,他有些过分干预的毛病,不懂还老爱在会计面前指手画脚,做出比会计还要内行的姿态来,让人没法与他合作,有几次珊都想问他:你是会计还是我是会计?但她不想就这样跟他撕破脸,毕竟是多少年的老同事了,何必为此伤和气呢?反正也是临时帮帮忙而已,久了还真难合作下去。幸好没过多久,新会计找到了,珊赶紧急着把帐交接到新任会计手里,那之后有两三个月没再见到莩。珊在心里不由得长长松了口气,同时也在暗自庆幸:幸好没和这种人成两口子,要不得多糟心哪。
   后来忽然有一天,莩倏地跑到珊的办公室桌前,照例是西装革履、油光水滑的头发,像刚出了桑拿房一样的神清气爽,如同跟闺蜜说悄悄话似的对珊道:她怀上了,但不知道有没有烟酒的不良影响,太突然了,根本没想到的事,我们还什么都没准备哪,烟酒还没戒哪,不知该不该要这个孩子。
   要吧,你们都多大了?怀上不容易,珊从女人的角度劝道。
   那要了万一生出来是个畸形儿怎麽办?他两手一摊,望着珊道。
   这......有那麽寸吗?珊由犹豫道。
   有!怎麽没有,我亲眼看到我朋友的孩子,就是烟酒做的孽,他现在才九岁,活得很痛苦,医生说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算了,看看再说吧!莩又拿出了他对待会计帐务的那种疑虑的劲头来道,内心充满着矛盾与纠结。珊也进一步意识到:他对什么事情都容易产生这种不洒脱的犹豫和质疑,这是让珊感到遗憾的地方,在他当年做团支部书记时,她竟然武汉看羊角风上哪家医院好没发现他有这个毛病。
   又过了半年,这之前珊一直和莩没联系,莩在业务上也跟珊所在单位没什么往来了,因为他现在的生意,也是做一笔少一笔,几乎处于关闭前的扫尾状态。半年不见,莩直接把电话打到珊的手机上,向她咨询房产继承方面的问题,珊回答完,突然关切地问:孩子的事怎样了?
   什么孩子?呵呵,没影的事。
   这话听上去真扯淡,准确的说,莩对孩子的事,态度很沮丧。或许当时说有了也只是一场虚惊吧。珊想:关我什么事?!孩子的事从此免谈,戒烟对他来说,更成了泡汤的事。

共 533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