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华作品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地摊爱情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精华作品
早几年的时候,小金认为自己还年轻,对婚姻大事不用操之过急,加上自己没有多少文化,没有一分好的工作,也没有女孩子愿意走到他的身边,自由自在地过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当他想要找个人结婚的时候,却发现曾经在身边出现过的人都已经没机会了,而新认识的一些女孩子要么年龄尚小,要么都追求物质,或者房子或者车子,或者两者兼要。这对一无所有的小金来说,只好摇摇头放弃了结婚的念头。   而今年正月,江小金在家过春节,见到的亲戚朋友都在问他有没有女朋友,言语间都是祝他新年里找到另一半了却这头等大事。这一班朋友说说也就算了,倒是家里的长辈也开始着急,虽然嘴上不问不逼,但是私下里却四处托人打听合适的对象,一听有点眉目的,就急急忙忙要安排相亲,正月还没过完,江小金就被安排了十几场相亲,但是场场都失意。   到了最后一场相亲,江小金觉得如果让失败次数再往上蹭会显得自己有多么差劲,就为了挽回这个面子,江小金通过媒人要到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媒人给他手机号时说,人家姑娘也就是看你长得还有点帅气,要不然也不愿意给你号码。要说长相,江小金还是一个挺帅气的小伙,朋友们都是认同的。   江小金猜不到对方是什么态度,反正先联系着,认为还有在联系,家人就不会再安排相亲,不管成与不成都是一个挡箭牌。其实江小金知道,这场相亲也终究是一场失败。江小金暗自发誓,先骗过家人,等真的败露了就外出去打工,能躲一阵是一阵。   一次次的相亲,让江小金觉得,这就是一场合作的谈判,顺利的就签订终身的合作合同,不顺利就只能开发下一家客户。江小金还分析了“谈判”失败的原因,归根到底是没有“资本”,有存款但是不多,有房子但是不在城里,没有手艺没有技术没有文化没有稳定的职业,这些都是女方挑剔自己的因素,而这些也让江小金感觉到自己需要进行一次迫在眉睫的彻底的改变!   就在江小金沉思规划自己的未来的那几天,自己保持联系的那个对象收下了别人的见面礼,事情传到了父母耳朵里,江小金知道瞒不过去了,决定到厦门去找工作,先离开家再说。   江小金到了厦门,联系到先前一起打工的兄弟林火龙,暂住在他的出租屋里。林火龙也还是单身,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后面因为没有房子的问题也就分开了。林火龙和江小金原来同在一家电子厂做普工,收入不高,做了几年也没存到钱,现在年龄都不小了,觉得再做那份工作不合适,想出来自己做点生意,又自由,看别人赚的也多。   林火龙把自己的想法跟江小金一说,江小金欣然支持,两人一拍即合,便开始寻找项目,又做调查又做分析,还得考虑投资成本,收益回报等等。经过大半个月的努力,两人看中了做小吃行业。   江小金和林火龙两个人走在厦门的街头巷角,去看了人流量和现有的商家数量,而且都挨家去试吃了别人的口味,还打电话去问了空置的店面,但是租金都不便宜。两人回到住处核算了一下成本,超出预算一大截,赶紧打消了租店面的念头。   租店面做小吃的计划破灭了,而此时的江小金离开家来到厦门夜将近一个月了,身上带的钱也用掉了一半,江小金心想:“再这样耗下去恐怕就要到街上装乞丐了”。他不相信“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的安慰,他知道现实是残酷的,机会往往留给有准备的人,等死的人等到最后一定会如愿以偿。江小金突然感觉到万分的迷茫,对眼下的日子充满了恐惧。   而同住在一个屋子里的林火龙,也在这段时间里坐立不安,不上班的日子没有收入,反而大把大把地花钱,生意没有做成,事业还没开始就要发黄,这对于信心满满跳出来的他该是多么残忍的打击。林火龙也开始迷茫,为了生计,继续进厂,要么随便找个工作先度过难关,要么再坚持几天看能不能找到突破口……无数个念头萌生了,最后还是没有勇气回头。   当希望破灭的时候,人都是消极。想笑的不敢笑,想吃的不敢吃,想睡的也睡不着,两个人坐在房间里抽着廉价的香烟,一支接着一支。腾起的烟雾充满了狭小的房间,也在渐渐淹没两个人的事业。   终于,江小金和林火龙都坐耐不住打算放弃,决定到职介中心先找份工作度过难关再说。到了职介所,看了许多岗位,也在职介所报了名交了介绍费,就只要等着安排面试,两人心里都觉得终于踏实了,虽然八字还没一撇,但总比空坐在房间里更有希望了。   两人从职介所出来,已是中午时分,想起早餐没吃,此时正饿着,想找个地方好好填饱肚子,摸了摸口袋,带的钱都交了介绍费,剩下几块零钱根本不够好好地吃一顿饱饭,正愁眉之际,两人几乎同时把目光集中到了路边的一个手抓饼摊位。   看到饼的时候,两人都瞪大了眼睛,连连咽下了好几口口水,如狼似虎地盯着摊位走了过去。囊中羞涩的他们并不敢随意叫买,看到车子前面贴的价格,五块六块七块八块等等各种价格,生怕点错了付不起账,只好详细地问了摊主,最后确定了才各自要了两份不加任何配料的手抓饼,一份四元,四份一共是十六元。   狼吞虎咽地吃下了手抓饼,两人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站在摊位旁边看了很久,也几乎同时,两人都看中了这个手抓饼摊子。“我们何不也去卖手抓饼?”林火龙开心大叫起来。   “你会做吗?怎么做?我们连这些工具都没有。”江小金打起了退堂鼓。   “你看,他们那写了加盟电话,我们过去聊聊就知道了。”林火龙坚持要过去找摊主聊聊生意经,江小金也只好跟过去,就当听听也罢。   林火龙走到摊主面前,一句话就夸他的饼好吃,“老板,你这个饼太好吃了,我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饼,能不能让我学学你是怎么做饼的?”   老板听林火龙一夸,也听出他想要学做饼,巧的是摊主正好有意要转让这套工具,就对林火龙说:“这个手抓饼是加盟的,我自己老家有事,不能在这里做了,想转让,你要经营就转给你做,技术方面总店会教,我也可以教你做几天。”   林火龙一听,认为这正好是个机会,心里一乐,更加觉得这次是撞上老天爷的眷顾了。赶紧拉着江小金说:“我们做不成小吃,就做这个,你看怎么样?”   江小金回味起嘴里的余味,确实觉得这个手抓饼有一定的消费人群,也不急着排斥,就对林火龙说可以先了解一下。   经过摊主的解说,江小金也对这个项目有了兴趣,按照老板说的,平均一天能赚一百六十,而且转让费不高,只要一千二百元就可以拿下全套设备,几乎等于是出一千五百元就可以开始营业谋利了。这样的投资远远比租店面要划算,二话不说,两人当场表示要转下老板的设备来自己经营。   设备转来以后,江小金和林火龙跟着到总店学习了几天的制作技术,技术学到手,也就表示他们可以开始自己营业了。第一天出摊,他们从总店进了少量原材料,以试一试的心态在华侨大学门口摆开营业。第一天营业不是很顺利,只卖回了成本的一半,也就是还亏了一半。   林火龙觉得亏本是一件很失败的事,说“第一天就亏了一半,出师不利,不会成功了”,对生意失去了信心。而江小金却在一旁安抚他:“已经很好了,我们才第一天,好在才亏了一半,说明还不算太差,可能明天后天大后天就好了,要看到希望。”   林火龙勉强坚持着,可是到第二天仍然没有转机,算起来似乎比第一天还惨淡,林火龙恨不得向江小金认个错,把设备全部转让出去,以防一亏再亏。江小金却不认同,觉得营业额没有上去是因为选的地点不对,江小金分析了一下,说华侨大学里面太大了,出来门口买东西的人毕竟不多,决定要换个地方试试。林火龙听江小金这样说,只好再坚持两天。   第三天出摊,两人就以流动的形式卖饼,一边卖一边寻找有人流量的路段,摆了四五个点以后,终于在中专附近的一条工业道上找到了合适的位置,那条路是几个工厂的工人下班会走的路段,而且前面就有不少人摆摊卖面食,江小金决定就在这里试试。   两个人刚把摊位摆好,就有两个客人前来买了两份饼,带加料的,一份十元,两份里算起来就有六元钱的利润,这让持消极态度的林火龙也打起了精神,决定就这样摆下去了。   等到了下午六点,第一波人从摊位前走过,林火龙和江小金就忙不过来了,买手抓饼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两个人第一次看见生意是那么的火,早上备的材料不够卖,又来不及补货,只好提前收摊了。   回到住处,林火龙到小店去买了包二十元的香烟,说是要犒劳自己,辛苦了。江小金累得躺在床上不想动,脑袋里却异常兴奋,睡不着,一直都在想着下午那个火爆场面。   因为这天的手抓饼不够卖,第二天两人到总店补货,听指导员分析了市场,按市场需求进货,回来便开始出摊。虽然这第二天的生意没有前有一天火爆,但是能卖完备的货就说明有生意有市场,这时候的林火龙看见了更大的生意空间。他决定进更多的材料,上午可以到学校附近卖手抓饼,等到傍晚了再转移到这个路段来,这样就可以多赚别的地方的钱。   说干就干,江小金也赞同,就算人累一点,能赚到更多的钱累也值得。年轻人有的就是体力,用体力换钱嘛,江小金就是这么想的。两人把卖手抓饼的生意越做越稳定,每天的营业额都能保持,收益也还不错,脸上都露着了喜悦。   就当生意做得红红火火的时候,江小金注意到一个现象,自己在学校附近摆摊,每天都能看到学生模样的情侣成双成对来买手抓饼,这一下子打击到了他。三十出头的人了,身边连个洗衣服的都没有,每天收完摊子要做饭洗衣着实不轻松。江小金心里想,一定要赶紧找个女朋友,减轻一下自己的负担。   可是恋爱这种事哪有说来就来的,何况江小金知道,自己就是初中没毕业,在这一带出现的学生模样的女孩要不是中专生就是大专生,再要么就是本科生,单学历就不配,何况自己一个摆摊卖饼的,说差了就是一个现代版的武大郎,身份卑微,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想想也就算了。   没来客人的时候,江小金就和林火龙开玩笑,说面对一个个花枝招展的女孩自己的心里是有多么的冲动,又感叹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甚至希望有机会能多读一点书,考个成人大专也好。两个人做生意归做生意,生意之外都为自己的终身大事愁得叹息。   有一回,江小金和林火龙把摊子摆到了中专的铁栏围墙外面的马路边,两人正在清点存货,听到围墙里面有人在喊“卖手抓饼的”,江小金转身看去,是一名中专学生在叫喊自己。   江小金上前问他有什么需要,那名学生拿出十块钱,叫江小金帮他到对面商店买一包烟,说是学校不允许外出。江小金拿着钱到对面买完烟回来,一时兴起,就与学生交谈起来,问他们学校的女同学有没有年纪比较大适合娶回家做老婆的。   那名学生反问道:“你娶得起吗?”江小金和林火龙都想不到,一名中专生的回答竟然如此势利。   面对这个学生的回答,江小金和林火龙都很想笑出声来,还是忍住了。等学生走了以后,两人哭笑不得,都感叹自己这个现代版的武大郎依然是苦命!   自从那次以后,两人更加勤奋卖饼,做生意的时候也更加谨慎和努力,争取用笑容博得客人的印像,从一些微小的行动中给顾客留下良好的映像往往是保持回头客的因素。深谙这一点,并且严格执行,两个小伙子的生意摊前也的确多了不少熟悉的顾客,生意越做越轻松。很多时候,不等客人自己说要加什么配料,他们都能主动问是否加什么,客人只要微笑或者点头就能拿到做好的手抓饼。   2013年7月13日,正值农历的七夕节,学校周围弥漫着隆厚的情人节气息。这天,林火龙和江小金照常来到学校门口摆摊。也许是遇上节日的原因,比平时少了很多客人,正当他们准备要转移阵地的时候,一名女客人把他们叫住了。江小金抬眼看去,是一名大学的学生,虽然脸熟但是叫不上名字。   女学生走近来,说要两个手抓饼,加肉松和海苔。江小金在认真地制饼,林火龙在收捡用料准备转移。   女学生趁着等待的空档主动问了话:“今天也出来卖饼,不用陪你女朋友?”   江小金再一次抬眼看去,只见对方一脸微笑,阳光至极,甚是迷人。出来做手抓饼半年了,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这样问他,他紧张得脸红了,却仍然微笑的回答“我也想啊,可是没人陪。”   武汉哪里治疗小儿羊羔疯四肢抽搐就是癫痫吗癫痫的种类重庆的癫痫病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