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云】与书结缘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文学
摘要:今生与书结缘,人在书在,人走书亡。 书籍,如一缕阳光,温暖了我苦涩、晦暗的人生。   今生与书结缘,再也走不出她的诱惑了。如果没有她的陪伴,真不知该怎样去走这漫长的人生路。   从识字开始,便喜欢读书。不是书迷,而是名副其实的书痴。不论是课本,杂志,还是报纸,只要上面有字,便拿过来阅读。真可谓“来者不拒”。   无书的日子,心在漂浮,神也倦怠。   守着文字,心便安然,神亦清爽。   好羡慕现在的孩子,可以随心所欲地读书。童话、格言、散文、小说、古代的、现代的、中国的、外国的……随随便便就可以买到自己喜欢的书,不必担心没钱,更不必担心没书,只要你喜欢读就可以了。   可在六七十年代,物质生活很清苦,文化生活更是枯燥无比。没有太多的书可读,即使书店里有书,也没有多余的钱去买,油盐酱醋这些生活必需品还没钱买,哪有余钱去买可读可不读的“奢侈品”——书呢?尤其是在封闭落后的农村,哪怕是一本小人书,仅有几分钱,不知要缠着父母多长时间,还要答应多少”屈辱”的条件,比如放学要带弟妹玩,礼拜日要帮父母干活……有了这诸多的附加条件,才能买一本。一本书到手后,不知要看多少遍,直到对白差不多都背下来了,才肯借给别人看。而只要同学中有书,我总是千方百计弄到手,一睹为快。交换的条件就是替人家抄作业或考试的时候偷偷地传纸条,只要能弄到书读,违反点纪律就违反点吧。   在七十年代,语文课本中的文章全是一些太正统的内容。感情色彩不是很浓烈,政治色彩倒是很鲜明。把一个个幼小的心灵禁闭在缺光少彩的氛围中。尽管如此,每一学期新书发下来,我还是会把语文课本一口气从头读到尾,以解无书可读之渴。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农村开办扫盲班,妈妈也进了扫盲班,而且还发了扫盲课本。具体的内容已记不清了,但都挺合辙押韵的,几天下来,我就背的滚瓜烂熟了,还当上了妈妈的“老师”。   读的第一部古典名著是《红楼梦》。是父亲从图书管里借来的繁体字的书。那时我才十三四岁,不要说弄清书里那复杂、庞大的人物关系,单是那一个个复杂的字就够我认的了。可我手握一本《新华字典》,看看查查,查查看看,实在查不到,就“见山绕山,见水躲水”,硬是囫囵吞枣般地把两本书给啃下来了,也着实为宝黛两位主人公的悲惨结局落下无奈的泪,伤心了好一阵子。   读的第一本外国小说是《小偷和女人》。好像是苏联的作家写的,印象中是一部侦探小说,内容已记不清了,但买书的经历却历历在目,犹如昨日。老叔比我大七岁,也是个书迷。我在书店先看到书,回来跟老叔商量合伙买,定价是一元二角。老叔开始不同意,但经不起我的撺弄,买回来了。向我要钱,我没钱,他就不让我看,可我太想看了。于是就偷偷地趁老叔不在家的时候去看,央求奶奶给我打更,等老叔看完的时候,我也看完了。为这件事,老叔一直说我是个骗书看的“骗子”。   长大一点后,只要手里有几毛钱,就会偷偷地去商店买几本小人书。和同学交换着看。读高中的时候,有些可以自由支配的钱了,哪怕少买一件衣服,少买一双鞋,只要碰到自己心仪的书,总要买回来,大饱眼福。   那时候看书,也只是看个热闹,看个表面现象,还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因为书和同学红过脸。自己买了本《画魂——潘玉良传》,只读了一遍,潘玉良的悲惨身世令我悲泪长流,而她的勤奋、刻苦,又令我敬佩不已。同学借去后给弄丢了,我着实很恼火,因为心疼,就数落了她几句,因为这件事,她和我有挺长一段时间互相都不说话。毕竟那时买一本书真的很不容易,既缺货又缺钱。   因为书被妈妈斥责过。记得有一年,家里买了一头小猪,圈在圈里。爸爸妈妈在生产队干活,叮嘱我好好看猪。因为是新买来的,怕它跑丢了。我满口答应。可看起书来,就什么都忘了。等中午爸爸妈妈回来的时候,小猪竟然跑了。爸爸妈妈连饭都没有吃,就急忙去找猪了。妈妈临走时撂下狠话:“整天就知道看书看书,啥事都不上心。如果猪找不到,你就别念书了。”我当时真吓坏了,一头猪在当时也是一份不小的家业。育肥后,陪着小心,说着小话,只为评个好等级,卖个好价钱,贴补家用。如果真找不到,我的罪孽就大了。幸亏后来找到了,我也能继续我的学业之路。   因为书被丈夫揶揄过。丈夫喜欢抽烟,特频,可我太怕烟呛,常因这事和他争吵,有一次又因这事和他争执起来,他坏笑着说:“我能控制自己抽烟,你能控制自己不看书吗?吃饭的时候手里还掐着一本书,还不是人各有所爱吗?”我竟一时无语。想起自己为文字痴狂的一幕幕,还真是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对某一件事的痴迷程度。不入迷,没有别的,那是爱的程度不够。   读书的时候,常常把自己也“搭”进去。书看完了,可人在故事里却久久走不出来。“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撒闲抛更为谁”更是常有的事。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加深,读的书越多,明白的道理也越多,真的是受益匪浅。“读一本好书,就是在与一位高尚的人谈话。”透过文字,可以感知世界的美好,人性的伟大。   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买书、看书都方便了。特别是有了电脑后,不用花钱,就可以读书了,只要喜欢,打开电脑就可以阅读,如果还嫌不方便,就下载到手机上,随时可以阅读。读书更方便了,读书的欲望更强烈了。而且,书的种类也日益增多,当然其中也充斥着一些太俗太艳的东西,可我只偏爱或文或理的书。   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农闲的时候,人们已不再为生计奔波,不再推米磨面,不再缝衣做鞋,不再上山拾柴,便把大把大把的时间送给麻将桌、扑克牌、秧歌队……可我仍情有独钟——读书。   阴雨天,刮风天,以致一个漫长的冬天,把自己埋在书里,浸在墨里,把所有的随想和感言都摊在稿纸上,不知不觉,时间就在我的涂涂抹抹中悄悄地溜走了。   转眼间已近“知天命”的年纪了,可喜欢读书的“毛病”始终未改,也不想改。不敢想象,没有书的生活,该是怎样的荒凉与寂寞。就让睿智的书伴我多彩的一生吧。   人在书在,人走书亡。 癫痫病是如何治疗的治疗癫痫的丙戊酸钠有什么副作用山东有哪些看羊角风的医院西安治疗癫痫病医院都有哪几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