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蔬菜三友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文学
摘要:荒瓜、茄子、辣椒,是我童年的“蔬菜三友”。蔬菜三友中,个个给我的印象都好。 荒瓜、茄子、辣椒,是我童年的“蔬菜三友”。   小时候,土地是生产队的,只有水井坎上有一小块地是我家的自留地。那块地在水井坎上,离水井有十多米高,壁陡,长长的一绺,窄的地方只能过一条牛,宽的地方也不过一米多点点,面积不过几厘地,那是生产队划的园子。就是种菜的菜园之意吧。妈妈非常珍惜这块地。地上的每一点空间,都被她精心栽种各类季节性蔬菜。菜当三分粮,队上分的粮食根本不够吃,她就希望在园子里多种点蔬菜,不让我们饿肚子。   蔬菜三友中,个个给我的印象都好。   先说荒瓜。荒瓜其实就是南瓜。也许它开的花多是谎花,结瓜的花小而又少的缘故吧,我们一直叫它荒瓜,它也从没抗议过。   荒瓜一钻出土,就一副朝气蓬勃的样子。叶片张得大大的,稍稍有尺把长,就伸出它的抓手,身边的树啊,坡啊坎啦,只要它抓得住的地方,它就勇敢地爬上去,用它螺丝圈一样的抓手紧紧吊住,然后再找下一个可攀附的目标。“我之所以站得高看得远,是因为我站在树的肩膀上”,它的谦虚很有道理。如果匍匐在地,则要挤占好大一片地,但它完全是为了结好那几个瓜,就像母亲要养好她的儿子不辞辛劳一样,毫不客气地与其他植物挤空间,抢阳光,争水分。它的叶片,长得蒲扇一般大,自信地摇啊摇。荒瓜出身贫贱,在乡村土路旁、猪圈边,以及地头场院随处可见。但它不想老是困在一块地里生长,它想对外开放和发展。妈妈就顺其自然地引导它,给它搭个枝,让它爬到地边的树上去,在树上去开花结果。把地面空间让给茄子。不管它爬在树上还是匍匐在地,都是妈妈手中的宝。叶子是最好的猪草,花可以做菜,枯死的藤蔓可以当柴,即使嫌它当柴不够好,也可以丢在牛圈里,烂成上好的肥料。   因为靠近水井,渴了的行人想喝水,但又弯不下腰,就随手摘一片荒瓜叶,折叠成杯状,舀水喝,或用叶片下面的茎直接吸水,都有一股植物的清香。我家菜园的荒瓜叶,常被掐得只剩一根老藤。一片叶子,至少让一个饥渴者度过难关,我想,荒瓜应是高兴的。难道不高兴吗?   另一个蔬菜好友是茄子。茄子老实,只要有一抔土,一个脸盆大小的空间,它就能开花结果。妈妈就把这一绺地让给茄子,地边则留给豇豆、黄瓜等蔬菜。茄子和它们相处得很好,前前后后走上我们的餐桌,甚至赋予我们茄子一样的性格。   它个子不高,叶片灰不溜湫的,肥肥厚厚,样子一点也不出众,结了茄子却藏在叶片下面,等你发现时,已经可以摘来做菜了。茄子就像一个默默无闻,不爱宣传炫耀自己的农民,平凡而实在。但人们却不把这种优良品质当回事,常常拿它来骂人,比如“你娃儿茄子得很”,意思你是一个笨蛋,忠厚老实得像个茄子。虽然骂得让人心痛,但茄子就是子,它不像荒瓜那样开谎花,它开一朵花就要结一个茄子,而且肥实饱满,它如果占荒瓜那么大一片地方,它结出的果实肯定比荒瓜要多多少倍。它不显山,不露水,厚道善良,老实本分,忍辱负重,它总是结出大大的肥实的果实让人们吃饱了再骂它“你娃儿茄子得很”,默默为我们解决饥饱。   而辣椒,特别是妈妈在水井坎上种出的辣椒,则把这些优点都集中起来了。   妈妈把水井坎上坡地上的杂草贴着地面割干净,不动地皮,就算大雨冲刷,也不会有泥土流到水井里。然后在坡坎上斜着挖一些小土窝,就成了妈妈到坡坎上种辣椒的路。沿着这条“路”,妈妈把发酵好的牛羊粪装在鸳篼里,把辣椒苗放在鸳篼上,提在手上,提上锄头,沿着路,像爬山运动员一样,从坡脚爬到坡顶,从最高处开始,斜斜地挖一个锄口,用力把锄头往怀里拉一拉,把鸳篼里的牛羊粪抓一把塞进锄口里,推一点浮土盖住,然后栽一撮辣椒苗,一般三四棵,又把锄口压回去,保持坡坎的原貌,就像凭空长出的几株辣椒苗一样。就这样,一边栽种一边后退、下移,整个坡坎可栽几百窝辣椒,比自留地的面积还大。她的认真和耐心,简直不是在劳动,而是母爱的转换和升华。   邻居不免咕噜,说坡上的粪水会随雨水流下来,大家吃的都是粪水。但因妈妈栽种的时候小心谨慎,施肥不多,尽量保持坡坎的水土原貌,等辣椒成活后,再小心翼翼地割去它脚下的杂草,不让小草争水争肥争阳光。辣椒也善解人意,从不因自己没占到自留地的肥土而自暴自弃,反而努力地向上生长,第一窝辣椒的根部都不约而同地紧密团结在一起,枝丫则尽量舒展开来,枝连枝,叶靠叶,把那些不服气的小草挤压在下面,整个坡坎就像一片辣椒地。开花了,粉白粉白的,碎碎的,引得蜂蝶留连嬉戏,然后就一串串地翘起了青果,越长越大,大到拇指头粗细,长的有一大卡,我们伸直手掌量,根本量不过来。每一个辣椒的形状基本不同,弯弯的,尖尖的,扁扁的,各式各样,吸饱了阳光,然后开始做它火红的梦,从青到绛紫,从紫到深红,从深红到鲜红,转眼就成熟了,一串串闪烁在绿叶间,让你看着也有火辣辣的味道。   除了“蔬菜三友”的荒瓜、茄子、辣椒,还有豇豆、黄瓜、西红柿、大豆等蔬菜好友,它们默默地站在地边,按各自喜欢的方式生长,既不争荒瓜的树枝,也不占茄子的地势,它们像辣椒一样,随遇而安,只要你给他一根竹杆或一段树枝,它们就攀附着、缠扶着,给你结出一串串丰硕的果实。这样的几厘地,竟比队里的好田好土收成还多,让我们在饥饱不定的童年,扛了过来,个个长得像牛犊一般茁壮。 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点河南顽固癫痫能治吗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怎么选如何快速的的治疗癫痫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