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墨派】我的奇葩老公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美文
摘要:我和韩国老公的点点滴滴,关于爱情,生活等搞笑故事. 在得知我就要嫁给东洋鬼子韩国人的那一年,我的高中的班长张三QQ上发来遥远的反对信息:“嫁个老外啊?那你只能和他谈谈天——天气的天,说说事——家庭琐事的事, 你永远无法和他再进行一些更深层次的对话,你确定你一个中文系硕士高材生就这样被毁于高丽棒子手中就是幸福?!”当时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我哪里还听得进他的忠言,只觉得逆耳。而时隔多年之后,我再回味这段话,方才明白其中奥秘。又加上职业为汉语教师的缘故,我的中文水平早就降至小学二年级水平,那个语速之慢,那个用词简单,非你所能想象。可是,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在和老公相识相知相恋及婚后的日子里,和这个大田大学中文系的他,还是发生了诸多段子以抚慰我那颗久居大寒冥国仍能操持中文练习的心灵。   作家史铁生在《我与地坛》这样描述他为寻找写作素材而中魔的事:“中了魔了,我走到哪儿想到哪儿,在人山人海里只寻找小说,要是有一种小说试剂就好了,见人就滴两滴看他是不是一篇小说,要是有一种小说显影液就好了,把它泼满全世界看看都是哪儿有小说,中了魔了,那时我完全是为了写作活着。”而这几天,我也为写书而中了魔了。所以看着熟睡中的他,在他此起彼伏的鼾声中,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老公,我想写写你。”他眼也不睁,说:“我没为你做什么啊,不用谢!”我开始训斥他:“你又分不清声调了,我说的写是三声,谢是四声。”他稍微清醒了一些,说:“为什么洗我啊?我已经洗得很干净了。”这样的对话,继续坚持下去,真的没有什么意思了。所以我不再抱有他能帮我的希望,任凭他死猪一般继续酣睡,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中。   写他什么呢?总体来说,老公就是一朵奇葩。还是忍不住想自豪一下,说实话老公真的有点帅。我记得2011年4月的一天,我受在MBC电视台工作的表姐的邀请,接受某电台的电话采访时,我曾谈及老公的帅。主持人问我最喜欢的韩国演员是谁,我说是张东健。谁知他们接着又问了一句:“您觉得您爱人和张东健相比,谁更帅呢?”我想都没想回答说:“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张东健了。”他们听后都哈哈大笑起来。但是后来我又补充了一句:“张东健是比我老公帅,可是他的帅跟我没什么关系,这样说来我还是喜欢我老公的帅。”他们又笑翻了。后来据表姐说,那是他们听过的最完美的回答。过多的语言描述都是多余的,有他的证件照为证。这里我要申明的是,老公的帅是原汁原味的帅,并不是刀下整出来的帅哥。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对他威逼利诱,他最后不得不坦白说:“这么说吧,我初中三年级的时候,整过我的那个玩意儿。韩国男的都整的,因为觉得那里不干净,如果不做手术,就会有很多传染病。”后来我了解了一下,他所说的就是包皮环切术,这是韩国人的一种习惯,韩国人认为男孩包皮过长会引发病症,包茎囊口狭隘而妨碍排尿等,所以男孩长到10岁左右都会施行此种手术,而近年来受“包皮环切术越早做越好”的影响,很多妈妈们倾向于在宝宝刚出生时就请医生将其包皮切除了。    来韩国后,有一天我让他给我爸妈打电话,他开头就说:“爸,我是小权啊!”听得我爸扑哧一声就笑出来了,你还纯一郎呢!别人还以为我闺女嫁了个日本首相呢!不过连我爸也由衷地说:“这个小权可比那个小泉帅多了。”   我记得在我给他们公司教授商务汉语时,学生中的金容喆部长就在我面前几次三番地夸赞他的帅:“老师,您(尽管他的年纪可以称得上是我的叔叔,可是依然对我用尊敬语)爱人可真是帅,您知道吗,他不是在营业部吗,他去见客户,那就代表了我们公司,是我们公司的image。”他还故意把重音放在“image”这个英语单词上,并问我该词用汉语怎么说,我告诉他是“形象代表”的意思,以后再遇到我,他又夸这位形象代表怎么怎么帅。正是由于这点帅,让他患上了韩国人所谓“王子病”的极度自恋症。再加上我在杨州市出入境管理事务所做了一段义工以后,每天回到家都对他讲述着来办外国人登录证的那些个女的,和她丈夫相差多少多少岁,不像夫妇,倒像父女时,就让他的王子病变得更加严重。更让他得天独厚的是,他又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很多,常常拿出以前在青岛晶宝工艺品公司上班时被那些只有初高中文化的车间小女生们的年龄的误判来炫耀自己:“权代理,你看起来好像23岁。”真是一群无知啊,这不是助纣为虐嘛!我这位王子病重患者老公,极其酷爱照镜子,不论是乘公交时,还是钻进驾驶室前,亦或是出门前,还是在别的地方玩手机,凡是能反光的东西,他都能把它们借用为镜子来左照照右看看,还边臭美边卖弄:“怎么样,你的老公又帅又年轻,你比你的朋友幸福多了吧!”虽然我多次提出抗议:“你花在照镜子上的时间越多,对我们母子三人的关心就越少。”可是他还是置我的抗议于不顾,依然我行我素,百照不厌,真是无可救药啊!有时候实在是受不了他的这种自恋,我就甩出一句:“你就是一花瓶!”他听不懂我的言外之意,还纠正我:“花瓶多不好啊,很容易被打碎,而你老公喝了秦始皇炼的仙丹,长生不老的!”   你说能自恋到如此境地,是不是有点二?当我这样说他时,他又不明白“二”为何意,我说:“二百五的二。”这回他竟听懂了,直呼道:“你为什么骂我?如果我是傻瓜,你就是傻瓜的老婆。”我笑了,看来还真不是太二啊!   真正发现老公有点二,是在一次争吵后。那次又因为祭祀而吵起来了。在摆脱不了由大儿媳祭祀的命运之后,我只能表里不一地接受。在婆婆面前,我扮演打下手的角色,帮着准备祭祀。可是晚上面对他时,我就开始对他发脾气。我大叫道:“权容株,你TMD!婚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有祭祀这回事?” 对老公的称呼,视我的心情而定。心情好时,我可以嗲声嗲气地用中文喊他“老公”或是韩语“亲爱的”,但是当他听到我直呼他的尊姓大名时,他就能明白我的情绪不那么对劲了。所以他一脸赔笑地凑过脸来,故作充满求知欲的童鞋表情:“老婆,TMD是什么意思?”如果一定要说嫁给个老外有什么好处的话,我可以蛋疼地告诉你,就是两人架都吵不起来,即使吵起来了,也是充满了搞笑的因素。因为每次和他吵架时,我都拒绝说韩语——毕竟是外语,想着怎么把学过的单词按照符合语法逻辑进行排列时,你会忘记你在吵架,远不如说母语开得简单。可是你叽哩呱啦一顿汉语炮轰之后,他认真地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你用韩国语说吧!”这个时候,苦笑不得之下,气已经消了大半。再翻译之后,你已经忘记了为什么吵架。   这次也是。心情稍微缓和之后,我善意提醒他:“像你参加的HSK是汉语水平考试的汉语缩写一样,TMD也是汉语中某些单词的缩写。”可是尽管我都剧透到这个份上,他还是不明白。我干脆说“TMD”“就是他妈的”的意思,并告诉他韩语的意思。没想到他说:“为什么是他妈的呢?你在骂我呢,应该是我妈的呀!”我再也忍耐不住,扑哧一声大笑起来。然后就给他讲了一学生在师出的上联“国兴旺家兴旺国家兴旺”时给出的“你妈的他妈的你他妈的”的下联的故事。这样两个人笑了半天,他突然问:“你刚才为什么说我TMD?”可是你觉得我还有再挑起战争的必要吗?   自从那次吵架他知道了TMD这种汉语构词之后,他就强烈要求我多教给他一些在汉语课本上学不到的话,用他的话就是“骂话”。而且消化的速度还惊人得快,并现学现卖。当我再骂他TMD时 ,他已经会用WBD(王八蛋)来回应我了,偶尔开玩笑还能说出“那人是蛋白质”的高质量汉语来。再后来我说他“你色鬼”时,他用“你狐狸精”来 顶嘴,当我的别的汉语初步学生称赞九泫“可爱”时,他还自告奋勇地充当那人的老师:“你不能这么说,中国人说可爱的意思是——可怜没人爱。”弄得学生很是不好意思。   当我看完了《裸婚时代》时候,和他分享心得时,我抱怨道:“你知道吗,李易阳求婚时对童佳倩说什么吗?他说:‘我求你嫁给我吧!虽说我没车,没钱,没房,没钻戒,但是我有一颗陪你到老的心!等你老了,我依然背着你,我给你当拐杖;等你没牙了,我就嚼碎再喂给你吃;我一定等你死了以后我再死,要不把你一个人留在这世上,没人照顾,我做鬼也不放心! ’你看,说得多感人啊。你怎么就不能对我说这样浪漫的话呢!你们的韩剧里不都是说你们韩国人浪漫嘛。”他先是把我批了一通:“你以后再不要看中国的电视剧,每次看完都来考我!以前你看《奋斗》时也是,那个男的说什么‘小偷偷心’?” (我在旁边提醒道,向南对杨晓云说的:“杨晓云,你是个小偷,你偷了我的心。”)他连忙说:“对,还有什么《北京爱情故事》,我不是导演!”在经不住我的一再纠缠,他扬了扬眉毛说:“真的想听啊,你等等,我想一想。”然后把他所有从我那学过的非课堂用语凑合在一块,抑扬顿挫,还声调不准地说了一下这些话(自然是被我修改好了):“我也没车,没钱,但是我昨天不是洗了九泫和九桓的衣服了嘛,所以我有一双偶尔替你做家务的手!我保证,对你一辈子不变心,我不做花花公子,我们之间不会有第三者。”看看,连“第三者”、“花花公子”这样的词也出来了,这厮,如果学习别的汉语也这样快的话,他的HSK不早就通过六级了嘛!脑子真是没用到正地方。   不仅如此,有时候他的二,还二得不是时候。比如说,在他还在我的母校兰大留学时,有一天,他看到他所谓的后辈(韩国人把师弟师妹称为后辈,把师兄师姐称为前辈)的裤子的拉练开了,就偷偷地趴在她耳朵上告诉了她。尽管他后来对我坦言纯粹是出于对小后辈的保护,以免她受到更大的尴尬,可是他怎么就不明白对于这种无意之中暴露隐私的事,就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道理?更何况那女生又特内向特害羞呢?果然,那女生当场就害羞得哭着跑来了,从此几个月的时间都不再搭理他,我想她没有痛骂“变态”就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在向我学完汉语里那些邪门汉语以后,他也自告奋勇地开始教我地痞韩语。 其实以前在青岛黎明学院任教时,我已经从我的学生们那里无师自通地学完了所有的脏话,而老公又对这些脏话一一加以说明,并和汉语相对照 虽然按理说我是汉语老师,理应对外传播我们中华文化的精髓,教他们这么脏话,是否有失为人师表的身份?不过,不到不得已时,我是很少开口骂人的,学会这些只是备用而已。他教我的地痞韩语如:“你的大腿颤抖了吗?”“你吐痰了吗?”“你嚼口香糖了吗?” 而且他一边说,一边夸张地配着动作,活脱脱一副黑社会流氓老大的模样。每每他在大街上说这三句话时,都会引来路人的冷眼旁观。因为他的演技实在是太逼真了,2013年鸟叔的《江南 style》流行的时候,老公教九泫跳那个骑马舞,那个逼真啊,父子俩简直可以开个现场秀。我不得不感叹,韩国人真是多才多艺,就是我的那些学生也是,学习成绩倒不怎么样,可是随便叫一个,唱起歌来,跳起舞来都有模有样的。   我这位老公,符合所有男人的“人之初,性本色”的特征。以前跟他辅导汉语时,深有此种体会。对于夫妻恋人间的那些亲密接触之事, 传统的我以为这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事,闲聊此事也只能于无人处窃窃私语。可是他就并不这样以为。比如我跟他讲趋向补语时,我说A起B来,就是开始AB并继续的意思,像下起雨来,鼓起掌来等。我让他模仿造句。他就说:“那两个男女互相接起吻来。”“我想和我女朋友做起万里长城来。”(这里需要说明的事,对于夫妻间的那事,老公以做万里长城而代之。问其缘故,他说是借用金庸武侠小说里的说法。这有待于我以后仔细考证。) 我一把揪起他的耳朵,开始了对他的批斗大会:“你说你脑子里整天就在想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吗?你正经点好不好?”他先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甩开我揪住他的耳朵的手,一脸怒气地教训我:“我是你的朋友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暴力对我?!”关于他是不是我的朋友这一问题,我早就给他摊牌了:“你是我丈夫,当然是我的朋友啦!夫妻不就是应该像朋友一样相处吗?难道在你们破韩国,还存在什么男尊女卑的封建思想吗?”可是我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对他还是洗脑不成功,他依然固执着他的韩国成见:“我比你大三岁,是你的哥哥,你得尊重我!”看看,又来了,你不得不承认,在韩国,年龄绝对是问题,哪怕他比你大一天,你都得对他说尊敬语。怪不得有人说,在韩国,年龄大就是上帝。言归正传,在结束了对他的暴力之后,他还是一脸的迷惑,因为他听不懂“见不得人”和“正经”是何意。所以在听了我的韩语解释后,他继续辩解道:“你说我色鬼呢,你才是呢。我只是在做文章,你想什么呢?”可能读者朋友又看不懂了。老公这里所说的“做文章”就是“造句”的意思。因为有很多韩国人在学汉语时,一味地盲目自大,发挥所谓的创造性和想象力,对汉语主观臆断地妄加推测和使用在这里,韩国人把一句话都称作“文章”,而知道了“做”这个万能动词就和韩语单词“?? ”有一样的功能以后,他们就无限自由地进行嫁接运用,所以当我听到学生们这样的造句也就是在情理之中了:“我想寒假做打工去面包店。”“我爸爸在银行做工作。”“我八岁的时候,我的爸爸和妈妈做离婚了。”“我想利用假期和家人一起做美好的回忆。”等等。更甚者,有一个学生这样说:“我很我的小狗做爱。”我看了以后简直要笑翻了天。他一定也是受这个影响,在“爱”这个动词后面一厢情愿地加上了一个“做”字,更幼稚的是,他还是按照和汉语“主谓宾”式不同的韩语“主宾谓”句式来说句子。所以他要表达的意思是“我很爱我的小狗。” 武汉看羊角风哪里权威治疗癫痫病多少钱够羊角风怎么治疗好武汉治愈癫痫病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