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话语 > 文章内容页

【南山】勤俭家风代代传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经典话语
摘要:黄氏家族源远流长,我们黄氏香火:“江夏源流垂万古,春申世泽永千秋。”江夏,说的是江夏黄香,黄香以孝顺名扬天下,其精神影响早超出黄家范围;春申,即春申君黄歇,名列战国四公子之一,以博学善辩著称,其名字已经载入中华史册。 奇怪的是,“承前祖德勤和俭,启后孙谋读与耕”是客家人的对联,这幅对联最核心的四个字,“勤、俭、读、耕”也是我们黄氏家族的祖训之一。“勤”和“俭”是要求,是目的;“耕”是“勤”的具体形式,是“勤”的重点,而“读”则是讲修养和讲学习,是勤俭的重要补充。 黄氏家族源远流长,我们黄氏香火:“江夏源流垂万古,春申世泽永千秋。”江夏,说的是江夏黄香,黄香以孝顺名扬天下,其精神影响早超出黄家范围;春申,即春申君黄歇,名列战国四公子之一,以博学善辩著称,其名字已经载入中华史册。   奇怪的是,“承前祖德勤和俭,启后孙谋读与耕”是客家人的对联,这幅对联最核心的四个字,“勤、俭、读、耕”也是我们黄氏家族的祖训之一。“勤”和“俭”是要求,是目的;“耕”是“勤”的具体形式,是“勤”的重点,而“读”则是讲修养和讲学习,是勤俭的重要补充。   勤,就是勤劳,这是黄氏子孙必须牢记的。我们黄家人认为,勤劳是一切财富的源泉,只要勤劳,家道就能殷富;只有勤劳,人道才有尊严,而富裕和尊严是人活得有价值的前提。曾祖父在解放前能够成为一方小富,靠的不是剥削,而是勤劳。这里的勤劳,曾祖父理解为首先是农业上勤劳,即重视耕。那时候没有除草剂,“要想草不生,多犁多翻深”,曾祖父常年在外做竹木生意,早年他是花钱雇人负责农田的“四犁四耙”,后来伯祖父、二伯祖父长大了,“四犁四耙”就落在了他们肩上。曾祖父的勤,还有要勤于思考,勤于搞活经济的意愿。那时候,习水上面的乡镇到县城官渡没有通公路,曾祖父他们常常利用习水河漕运木材到四川合江做买卖。习水河流时而沟深山陡,时而水少滩多,可以想象,一根根,一漕漕杉树杆子,要花费曾祖父他老人家多少精力和多少汗水啊!曾祖父讲义气,有一次,曾祖父给他的祖上,当然也是我们的祖上做道场,同村好友杨少林送来一石银子做礼金。后来杨少林接儿媳,曾祖父又从习水河漕运一大批杉树杆子到合江转卖。木材在石堡码头停驻时,习水河洪水暴涨,一夜之间洪水把曾祖父漕运的木柴全部卷走,曾祖父倒赔白银。他只得临时低价卖掉两股地方,攒足一石银子作为好友杨少林接儿媳的贺礼。   祖传家风在我祖父几兄弟上更有体现。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我祖父,祖母上山挖蕨根,起床早,走得远。祖父祖母挖的蕨根块头大,沉淀出来的蕨粉多,这就保证我祖父祖母,我爸爸没有被饿倒。   曾祖父、第六个曾祖母、大祖父、二祖父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因病去世。我二祖父的大儿子(黄德怀),就是我的堂大伯父,从小学习十分用功,是文革前高考考上大学的大学生。据父亲讲,堂大伯父考的大学是哈尔滨重型机械学院。当时的石堡乡叫石堡公社,属于官渡区管辖,那一年,整个官渡区仅仅考上包括我堂伯父在内的两个大学生。本来,我堂二伯父(黄德穗)、四祖父、五祖父(他兄弟俩是我第六个曾祖母出生,年龄比他们的侄子,我堂二伯父还略小)在习水县城读高中成绩也是名列前茅的,正因为遇上了三年经济困难的苦难,叔侄三人响应“支援农业第一线”的号召,高中没有毕业就回家“耕田”支援农业。堂二伯父那时候大约二十岁吧,回到老家后,趁着第一次包产到户的政策,就拉着大水牛包产了六七份水田,勤于耕种,耕种的粮食吃不完,就换成粮票支持他哥哥(就是我堂大伯父),在哈尔滨读大学。四祖父、五祖父尽管年龄更小,他们兄弟俩也牵着大水牛包产到户,耕田种粮食吃。   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以后,我祖父祖母的勤俭更值得称赞。祖父祖母除了完成生产队的生产工分以外,还精心耕种自留地。另外,父亲除了在校读书,还要回家割草喂牛,别的人家是几家人轮流喂一头牛,父亲他们是一家人养一头大水牛。农活虽多,却能保证年年有余粮,祖父兄弟几个都是队上能吃饱饭的人家。祖父好客,隔三岔五的,就约三五几个客人在家吃饭,吃的菜是腊肉豆花,吃的饭是玉米拌大米饭,那个年代算是美味佳肴了。没有客人的日子,一家人就吃红薯稀饭。父亲后来总结祖父会当家,年年有余粮的经验:一是全家人在队上干活勤劳,挣得的工分多,分到的粮食自然多一点;二是没有客人和劳动强度不大的日子喝稀粥,甚至吃点野菜,用节省的方式保证避免粮食青黄不接。   我懂记忆的年代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那时候,我堂二伯父是公社民办中学的校长,我在他家第一次接触了《人民文学》、《天方夜谭》、《吹牛大王记》等文学书籍。我四祖父虽然只是一个农民,但他舍得钱购买《三国演义》、《水浒传》等小说书,这些书被父亲借到家里阅读,只有小学文化的我,有时候也偷看一两章有插图的章节,然后给我的小伙伴们津津有味地讲“三国”,说“水浒”。党兄弟叔侄们也看这些书,我们还编了几句顺口溜:看了“红楼”说情话,读了“三国”学奸诈,看着“西游”笑唐僧,读完“水浒”学打架。四祖父、五祖父都擅长毛笔书法,也擅长写祭文,编对联。四祖父还能写写反映民情民意的文字到省市报纸发表。   正是受到“勤”、“俭”、“读”、“耕”文化思想的浸染,我们王家田(就是我曾祖父购买的百年老屋的名字,有时候也作为我们曾祖父膝下一大家人的称呼)的孩子在校成绩几乎都还可以。我们七八十年代出生的那一批孩子,我和我堂哥(就是我堂二伯的第四个孩子)成绩更突出一些。一九九零年,我考上了仁怀师范学校,堂哥考上了贵阳建材工业学校,当时的中师和中专学校,竞争都是激烈的,我们兄弟两个的“王家田”效应又一次赢得了乡亲们赞叹。今年,我堂弟——我亲幺爷的儿子黄松考上了华北电力大学,黄氏家风在九零后的年轻人身上又一次得到了传承落实。   我的父亲母亲是农民。父亲在文革期间读初中,他讨厌初中生的那种“闹革命”读书方式,未上完初中就辍学了,我母亲从来没有上过学。父亲把“勤”、“俭”、“读”、“耕”的家风说给了母亲听,父亲母亲把这种家风传承了下来。   父亲母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闲着,他们都是三年经济困难时期走过来的人,都曾是吃着野菜经历过大饥荒的人。他们把“耕”当成是“勤”的第一要义。把农业生产做好,把牲畜喂好,我们全家五口人有饭吃,有肉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就能吃上了光光饭(就是不掺杂杂粮的大米饭)。农闲时候,父亲母亲想方设法挣钱。我从小身体就不好,参加体力劳动比普通人吃力很多,父亲母亲就在学习上对我严格要求,我几乎没有什么娱乐贪玩的时间。白天,我要么协助父母亲劳动,要么在家做饭喂猪喂牲口和照看两个弟弟,晚上才能在灯光下读书学习。也看课外书,主要看的是那时候比较流行的连环画。那些连环画开拓了我的视野,拓宽了的我的思维,对我以后的学习特别是写作帮助很大。   穷人家孩子早懂事,外加父母用勤俭家风开导我们兄弟三个。我们从来不问父母要零花钱,我还喜欢背诵当时的《小学生守则》的一条规定“不挑吃穿,不乱花钱。”嘿嘿,我们的家风和社会主义的道德规范合拍了。我们三兄弟穿的衣服是厚布缝制的衣服,这样的衣服劳动时禁得住摩擦,冬天可以套棉袄穿,只是夏天穿起来十分闷热。在没有上学的暑假,我们就穿个背心或者裸着上身劳动。   现在,我参加工作已经二十多年,妻子经过努力从代课教师考上了在职教师,女儿在赤水县城读高中,父亲母亲仍然在老家从事农业生产。党的政策好,我们都富裕了,吃穿不愁了,寒暑假就在赤水县城购买的房子里居住。我们的家风不存在过时,而且有继续发扬光大的必要。“勤”,就是对工作要认真,要主动地、热心地工作。“俭”,就是要继续坚守节约的习惯,现代社会,用钱的地方更多,节约钱才能让家庭经济更加宽裕。“耕”,可以理解为在事业上耕耘,就是要积极地投入到创造性的劳动之中。先有耕耘,才有收获。“读”,就是要多读书,读好书,汲取贤达仁人的智慧,做一个有智慧的人,做一个有道德的人。   家风,是祖宗流传下来的精神财富,弥足珍贵,值得我们代代传承,永远珍惜。   武汉治疗癫痫医院大全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哪个医院好武汉看小孩癫痫病哪家好山西羊癫疯可以治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