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文章内容页

【墨香】时空飞墨香,囚我几分魂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故事会
摘要:今天,墨香悄无声息地偷走我的心,直到它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我的神经,每一个小小的变动都会划过我的心房,或多或少留下痕迹,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爱上墨香。翻阅日历已是深秋,今晚天空飘着淅沥小雨,风吹落红不知处,泠泠清秋哀一回。可此时我是快乐的,我的心如六月清湖,蓄满湖水,湖内插了一株株碧莲。那莲不是别人,正是我心中的墨香,它是年轻的、优雅的、羞涩的墨香。粉粉的莲花,深深的俘虏了我的心。曾经多少次有人说:“那棵兰草儿清高,太冰冷,任谁也难已接近她。”今时我心已许,把你种在我的心里,不会追问你会不会长出一柄柄如油纸伞的碧叶,也不会在意你会不会开出幽香蜻蜓频点头的莲花,更不会计较你会不会在秋天里结出一斛斛洁白的莲藕。因为我在乎你不是为了什么?就像文章《不是因为兰花而种给兰花》:“禅师看到小和尚把兰花打碎后说我不是因为兰花而种兰花,种与不种,它早已在我心里。”我爱你墨香,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文学社团,可以发文,可以拿到精品、绝品,我爱你因为你是我灵魂的知己,你是我精神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无关其他。 夏天像一位性感女神翩翩而来,她火辣、热情、豪放的展示她千娇百态的魅力。人们也不落后这个季节,纷纷以不同的方式展示自己。孩子迎来久盼的暑期,可以疯狂的玩一回,女子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服饰尽情的打扮自己,男子可以邀上哥们敞开肚皮一醉方休。我适应了夏季,选择与文字为伴,常常与文字心灵相拥,或喜或悲,或深或浅都让文字紧贴着身心不离不弃,如此,我成了一个第三者,文字的情人。   记得从小上学就偏爱语文,稍大一些不由得迷上文学,至今不曾忘情。虽不写文,书籍也一刻不曾离开,每月去书店买书的习惯至今保持,常去书店阅读的习惯也未曾改变。自从家里买了电脑,我一脚踏进网络文学的大门一刻不想离开,虽是笨拙,还是毫无怨言扎进文学的深渊不曾后悔,从此阅读网络书籍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生活里我是一个简单、平凡、安静的女子,喜欢自然、朴实、随意的生活。网络里也是如此,我极少与谁来往,QQ里也不主动加好友,就是如此在网络还是遭遇小人的欺负,竟敢在网络公开诬陷辱骂我,为此我感到很难过,无奈之下把事情告诉了我的老公。他要求报警找出这位恶劣小人,此事才得以平静结束。有此经历后,我变得更加安静,养成了随时随地拉黑删除别人的习惯。   游走在网络文学的海洋里,快乐着,幸福着,每天如婴儿吸吮妈妈的乳汁一样吸吮网络文学的营养知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越来越热爱网络文学,因为有营养充足的知识源泉,我的阅读水平也逐渐提高。   上班清闲,我把大部分时间交给了网络。闲暇之余开始学着写一点心情。心情写多了,慢慢的组成一段话或一篇文章,从此拉开了写文的序幕。学习着、写着、好友之间互动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在走访于网络中各个写文空间时,慢慢地结识一些文友,红尘一笑、依窗听雨便是我这时认识的文友,在与她们的接触交流学习中,我学习很多,逐渐知道写文的意境与写法。改变我写文的是我的网络老师,她是学院文科教授,在她的指导下,我学习了小说、散文、杂文、诗词、诗歌等文体。写文的质量和速度也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平时我除了学习写文,就是自己写文,因老师精心细致指导和阅读量的增加,我慢慢的掌握基本写文技巧。也是在此时我注册了多家文学网站的会员,空闲时进行着投稿发文的事情。   前几个月认识了丐帮帮主,因为习惯一段时间删除一些人,便不知不觉中把他删除了。很多天过去,在空间看到一条留言:“你怎么删除我?我们还可以做好友吗?”一看名字叫丐帮帮主,细看才知道这人曾是我的好友,就此又成了好友,我也不好意思再删除此人。如此一来二去稍微熟悉一点,那日他劝我加入江山文学旗下的一个社团——墨香天涯。他说这个社团是一位群主和很多热爱文学的人组成的一个大家庭。群主是一位热情好学的好领导。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为人正直,乐于助人,以诚待人。他为兄弟可以两肋插刀,为姐妹可以赴汤蹈火也不悔。群主领着一群兄弟姐妹为文学而奋斗,他们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心甘情愿为墨香的发展一起努力付出。   墨香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不要看他们的成员QQ空间不太更新或几乎没人气,或人烟稀少。其实他们个个都是博古通今、才华过人,其中有很多人是各个文学网站的编辑,主编,或者签约作家。因为他们爱文学是为自己心中所爱,不虚伪不做作,不像一些人徒有虚表,华而不实却想赢得大众的欢迎不断地弄虚作假博来所谓的网络人气。有句话说盈实的稻穗会弯腰,而干瘪无米的稻穗则是高昂迎风,就是这个道理。   墨香的团员真实真诚,他们不张扬,不炫耀,只为心中理想而努力。我相信很多真爱文学的人才会懂,才会知道他们是有实力的团队。他们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爱文学”而自愿组织的一个社团。这里没有利益,没有争斗,到处都是透着温暖而又留香的文字。“你何不进来看看?”听他一说,我也同意了,后因我QQ无法登陆网站,帮主热心给我申请注册一个新号,名字叫清音如溪。从此我在墨香安了家。   我虽进入墨香,因为安静随意。在群里我是不与人打交道的,有次看到群里说精品、绝品文章之类的话,大家都兴高采烈的为这个目标前进,我刚进群不懂这话什么意思?便在群里询问,群主耐心地给我做了全面的解答,之后群员纷纷发言争取精品,还要冲刺绝品。因我本淡然的心境,对这些荣誉也是无所谓。我当时说:“对于精品不精品?我倒无所谓,也不在乎。我感觉作为人做每一件事情只要竭尽全力、无愧我心就可以了。我爱文字,与精品无关。”一群员说:“你没听说过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吗?”我笑了:“听过,可是我做每一件事不是与谁争锋,只为心中喜欢,我要求自己必须认真的做好,尽职尽责,别的一切随缘。”也许这句话惹了群主,他说谁不想为群争光可以退群,我执拗的脾气听了就生气,退就退。几天后我自己离开墨香这个团体,也把领我进门的帮主拉黑了。   自己安静的写着喜欢的文字。有一天上线突然收到很多留言,细看是墨香姐妹的留言,原来都是劝我回去的。那些言语是那么真诚又贴心,暖暖的流进我的心里,一会又收到群主的留言,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翠艳欲滴(她是一位热心肠,美丽大方,聪明伶俐,温柔善良的女子。她勤奋好学,散文诗词无不精通,是一位难得才女)通过对话框,给我聊了很多,说了墨香的组建和墨香每一位成员的故事和他们热爱文学的心,听了翠妍的心里话,我点头同意回了墨香。再次看到墨香欢迎我的到来,我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只因有上次摩擦,再次回来面对面,大家难免有些尴尬,我在群里就更不说话了,也很少发文,偶尔只会看看墨香的更新。   时间一天天过去,我渐渐的认识了怡人姐姐。她待人热情,任劳任怨,无私付出,从无怨言。有次我好奇的问她:“怡人姐姐,你那么辛苦编文,有报酬吗?”她扑哧一笑:“我的兰儿,这是网络文学,哪有什么报酬!在群里都是爱文学的人,我们都有一个目标,为了同一梦想和爱好踏进网络,执笔写点自己喜爱的文字,不为金钱,不为利益,只为心中爱好。我也爱文学,爱它灵动纯洁如婴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好像给我说话的感觉。在文学里行走,就像是游山玩水,心灵可以载歌载舞,文学里没有虚伪,没有勾心斗角,它像一个世外桃源,人间的静地,笼住每一位热爱文学的心。作为一位编辑,我为他们编文,累并快乐着。”听了怡人的言语,我半响没说话,其实她不知道,在银屏另一边的我被她的热爱文的心感动的流泪了。这样一个她为什么如此愿意为墨香付出,我想墨香一定有特别值得她留恋的地方。   八月开始儿子补习结束。我忙碌着陪孩子,又接到父亲生病的消息,将近一个月没去墨香投稿,有日群主说:“幽兰,怎么不发文?”我听了心中还是有点恼火,自己嘀咕;“我就没有自己的事吗?我从小远离家乡,如今父亲生病,我哪有闲心写文。”我没理会群主,依旧两星期不发文。转眼中秋到了,团圆的节日抚慰着我思乡的心,想起好久没看墨香,打开看看吧!映入眼帘的是群里热情的祝福和欢快的气氛,每个成员都是那么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说着笑着……感觉他们不是在群里对话,分明就是自己和家人唠嗑一样,友爱、热情、欢快的氛围温着我的心,我被他们的这种温馨的气氛感染了,一直观看到他们相互说再见,我才休息。   晨曦点燃了东方,云霞羞羞涩涩的躲避。起床安顿孩子、上班依旧是我的每天必须完成的事情。到了单位清闲下来,想起墨香昨日的温馨依然留在我的心头驻留久久难以逝去,我想念墨香,发文去!就这样连续发了几篇文章,渐渐地和怡人姐姐熟悉。又过了几天,我写一篇《淡淡幽兰》其中文错了一个字——“莲”还有几处标点符号错误,为此我感到愧疚,也不好意思告诉群里人,一直担心着。到文章审核出来时,惊奇出现了,莲花的“莲”错字已经修改,标点也都正确。   我一看编辑是怡人姐姐,当时我情绪激动,语无伦次的说声谢谢,就没再说话。其实我还有好多话都埋在心里,在那一刻我又说不出一句,知道墨香的柔情温馨融化了我一颗冰冷的心。过了好几分钟,我说:“姐姐,真诚的感谢你,莲花的莲你给修改了,标点错误处也都修改好,此刻我除了谢谢还能说什么?”怡人姐姐开心的说:“兰儿,不用谢,这是我的本分。你知道吗?我每看到一篇稿件都会把它存在我的电脑,认真地阅读三遍,看看其中是否有断句错字和标点错误,我都会在错处做个记号,到了第二遍我会看作者的中心意思,也就是文眼,三遍我开始怎么写编按,等这一切都做好,我会复制编辑好的文章再到墨香审核发表。兰儿,作为编辑,每一篇作品都是我的孩子,也像似我的文章,我爱文学,不可以马虎大意忽视别人辛苦写出的作品,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工作。”这样的话暖着我的身心,感动着,再感动着。从那以后,我也渐渐地会在群里说一些话,也会主动发文,我还主动加了帮主,我知道墨香不是一个人,它是一个集体,一个团队,一个为文学而奉献自己的家庭。   下午听到群员说怡人姐姐病了,看到群里的兄弟姐们纷纷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姐姐的病情。有人问:“她怎么病了。”有人回答:“可能累病了,具体不知道?”有人说:“她是多么尽职尽责呀!上夜班还不休息编文到深夜,什么样的身体能经得起如此劳累,她终于累病了。”有人说:“我想怡人了。”有人说:“祝福她早日健康,我们很想念他。”我守着电脑始终一言没发,心里却是五味翻腾,突然心头一酸,泪盈眸。我不是一个轻易掉眼泪的人,在墨香的家里我的眼泪是那么不值钱,说落就落了。记得曾经无数次要求自己告诫自己,不可轻易流泪,我的眼泪只流给值得我流泪的人,流给爱我的人,偏偏墨香老是让我流泪。   今天,墨香悄无声息地偷走我的心,直到它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我的神经,每一个小小的变动都会划过我的心房,或多或少留下痕迹,我才知道原来我已爱上墨香。翻阅日历已是深秋,今晚天空飘着淅沥小雨,风吹落红不知处,泠泠清秋哀一回。可此时我是快乐的,我的心如六月清湖,蓄满湖水,湖内插了一株株碧莲。那莲不是别人,正是我心中的墨香,它是年轻的、优雅的、羞涩的墨香。粉粉的莲花,深深的俘虏了我的心。曾经多少次有人说:“那棵兰草儿清高,太冰冷,任谁也难已接近她。”今时我心已许,把你种在我的心里,不会追问你会不会长出一柄柄如油纸伞的碧叶,也不会在意你会不会开出幽香蜻蜓频点头的莲花,更不会计较你会不会在秋天里结出一斛斛洁白的莲藕。因为我在乎你不是为了什么?就像文章《不是因为兰花而种给兰花》:“禅师看到小和尚把兰花打碎后说我不是因为兰花而种兰花,种与不种,它早已在我心里。”我爱你墨香,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文学社团,可以发文,可以拿到精品、绝品,我爱你因为你是我灵魂的知己,你是我精神的一部分,除此之外无关其他。   看看时间,已是深夜,我依然在电脑前用键盘敲击着文字,诉说着一个爱的心语。有人问我:“兰儿,你写它做什么?网络是虚拟的,在虚拟的世界,你老是那么真实,别人会怎么看你?”我说:“我不在乎,我只想做个真实的自己,我想你就是想你了,我爱了就是爱了,我不伪装,也不虚伪,这就是我,兰的颜色,我的本性。”再看空气都是墨香,一缕一缕的拂过我的身心,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一句:“墨香,遇见是缘,有你真好。”   西藏哪家癫痫医院最好女性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治疗呢辽宁癫痫病医院好吗母猪疯病能治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