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奶奶,等着我回来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感人故事
秋雨把整个天空阴成巨大的暗室,找不到一个出口。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一种难以排解的窒息感和压抑感。   奶奶在老家低矮的灰砖瓦房里,又不知会怎样的窒息与抑郁?那间老房子爷爷在世时已经四面漏风。爷爷去世后,五叔已经成立自己的律师事务所,经济条件大有好转。四叔居守老屋,奶奶和四叔生活在一起。五叔为了让四叔四婶照顾好奶奶,帮他们盖了六间房子。但奶奶依然要住在老房子中,好说歹说都不肯搬到新房里去。   没办法,四叔找人修补老房子。用纤维板加固了顶棚,房顶不会再漏雨钻风,也不会有老鼠屎掉进正在吃饭的碗中。但是,老房的窗户没有办法修好。北窗面对乡间小路,所以高且小。南窗临庭院,不怕盗贼,所以低且大。修缮时,四叔只给两个窗户的木框刷了一层青色的油漆,然后挂上单薄的窗帘。即使关上所有的窗玻璃,拉上前后的窗帘,还是会有凉风从窗户缝隙中不时溜进来。冬天,睡在炕上常常会被冻醒。我提了几次,四叔说不好修。盖这房子时,因为树木都是刚砍伐的,又急着用,所以就把湿木头劈开直接做窗框。过了几年,窗框木头干透,便有了缝隙。而且盖房子都是先装好窗子才砌墙的,所以窗户很难修。   去年冬天姑姑来家,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便去街道给奶奶买了一张床,安放在北窗下。北窗小而且高,风进来不会直接吹到人身上。这一年,奶奶终于离开她睡了一辈子的土炕,挪到洋床上。五叔给奶奶买来电热毯继而买来电风扇,小妹又给奶奶买来雪白的蚊帐。奶奶睡在床上,既不高兴也不气恼。   奶奶已经88岁,她送走了我们家族同一辈的四位老人。现在活着的包括她在内还有四位老人。奶奶年龄最大,身体也是最硬朗的。自从前年冬季在五叔的单元房里跌伤了腿,奶奶便回到老家再也不愿出去。一辈子没得过病的奶奶拄着双拐在前院后院转悠,时不时发一阵呆。她再也不能烧菜做饭,再也不能自由地出入集市,再也不能去田里看看庄稼。她想吃什么都得靠四婶做,但四婶有时忙得来不及做饭,奶奶就会饿肚子。肚子饥饿的奶奶渐渐有了抱怨,絮絮叨叨地说,这让四婶很生气,做饭更不及时。好多次,奶奶吃些我们带回去的饼干充饥。后来奶奶就不敢抱怨,心里有气憋着忍着。没想到,憋着憋着便憋出不好的病来。   奶奶一辈子很要强,即使生活再艰难,都不会让孩儿饿着肚子上学或干活。但是,奶奶老了,不能自食其力了,我们这些晚辈却不能时时侍奉在奶奶身边,为她做一顿可口的饭菜,还常常让她因为吃饭而忍气吞声。奶奶不能自由行动刚刚一年,到了能扔掉双拐走几步的时候,她的右乳房却忽然石头般僵硬。暑假我回家,奶奶撩开她的衣襟让我看。两个乳房形成鲜明的对比,左边的是虚软的褶皱的皮,右边却硬成冷冻的玉米馒头。我捏捏,问奶奶疼不疼,奶奶摇摇头,说没有感觉。我很害怕,担心奶奶的乳房病变厉害,赶快给五叔打电话。五叔说他在外地出差,回来就带奶奶拍片子。我家离医院很远,奶奶行动不便,我一个人也没办法带奶奶去医院,只好等五叔开车回来接奶奶。   到医院拍过片子,医生避过奶奶给我们说,回家给老人吃好点,待老人亲近点。我听好多人说,乳腺癌是给气出来的。奶奶乳房结块仅仅一个月,这些年奶奶的乳房从来没有过不适,怎么会突然癌变呢?   奶奶老了,不中用了,再加上跌伤了腿,给四叔四婶带来很大的不便。他们既要上工,还要照顾奶奶,难免有疏忽照顾不周的时候。奶奶又爱生气,却又不能随时随地发泄,长期气聚而致病生。可是,我们又能怎样?孙子们在外工作,远远近近的,都不能经常回家。家里的重担全落在四叔四婶身上。我父母自身难保,更何谈为奶奶尽孝道。五叔经常回家,也是放下东西刚坐一会便被电话叫走。谁能来安心耐心地照顾奶奶?农村人还有个不成文的讲究,如果有儿子,老人不能老在女家,更不能雇人照顾。所以,奶奶只能由四叔照看。   奶奶得病后,忽然把一切看开了。她不再像以前那样一说起伤心的往事就两行泪。她说现在挺好的,这么多人来看望她,给她这么多好吃的好穿的。孙儿们出息了,能赚钱了,她很高兴。现在活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   看着奶奶笑得那么开心,满脸的皱纹像开放的菊花,我却想哭。爷爷去世五年了,她一个人生活得并不顺心。姑姑脾气不好,经常叱责奶奶这也不对那也不行。奶奶在姑姑家住过一年,虽然吃穿不愁,但我去后,奶奶总是给我哭诉。看着奶奶纵横沟壑的脸上爬满泪水,我也跟着淌眼泪。我不敢责备姑姑,只能劝说奶奶。如果不是路途遥远,如果不是农村人那么多讲究,我真想把奶奶接到我家住。但我是不能做这个决定的。一切五叔说了算。五叔大学毕业后,在单位干了几年,效益不是很好,便自己单干。现在也算事业有成,有房有车,他怎么能把自己的母亲交给侄女呢?五叔又怎能想到,对奶奶来说,她现在需要的不仅仅是吃喝。   看到奶奶戴上假牙津津有味地啃鸡腿,看到她吃掉一个又一个绿豆饼,看到她细细地啃哈密瓜,我既高兴又难过。奶奶牙口好的时候没吃过这些,经常把别人带来的一些好吃的藏起来,等我们回家。奶奶看着我们狼吞虎咽的熊样,她高兴得像个孩子。可是,现在奶奶好像总吃不够,不管带来什么,她都想尝尝。好吃的她就反复要着吃,不好吃的大方地推给别人。奶奶老成小孩子,吃东西很任性,有时也会孩子似的撒娇。   国庆前夕,家里安装自来水管道。奶奶不放心,又拄着双拐出来看,刚走到门边,便顺着门框倒下去。右胳膊肿得像变态的紫茄子。我回去时,奶奶已经不能行走。她的右胳膊弯成直角悬在胸前,右乳房的病灶开始外显,长出两三个大小不一的黑疙瘩。我轻轻抚摸,奶奶说不疼,没有感觉。奶奶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她只是说自己活够了,活一天害人一天,还不如早死早托生。奶奶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皱纹里卷着几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与无奈。左手在床沿上拽拉着,不知她想拽住什么。我给奶奶跌伤的右臂上喷药,眼泪花花直掉。奶奶说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晚上,我睡在奶奶对面的炕上。奶奶不能平躺,背后垫着被子,否则她摔伤的右臂没办法搁放。奶奶躺在离我两米远的床上,瘦小得像个足月的婴孩。半句话没说完,奶奶就睡着了。记得以前和奶奶睡觉,奶奶总打很有节奏的鼾声,我听着鼾声会慢慢地进入梦乡。今晚,我却听不到奶奶熟悉的鼾声,她就那样斜靠着被子睡着了。我叫她,她不答应,但我能听到奶奶轻微的呼吸声,能看到奶奶胸脯轻微的起起伏伏。我不敢关灯,不敢合眼,只怕一闭眼,奶奶便撒手离我而去。   我在家呆了两天,学校补课,我提前回来准备。忙碌的日子,我总是担忧总是牵挂我的奶奶。我苦命的奶奶,几十年,辛辛苦苦抚养六个儿女以及儿女的儿女长大成人,他们现在都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按理,该是奶奶享福的时候,她却被病魔缠身,不能自由自在地行动,不能随心所欲地吃吃喝喝,还整天牵挂这个儿子那个孙儿。奶奶啊,你的心到底要装多少凡尘之事才肯歇息?   窗外的雨依然不停歇,像得理不饶人的悍妇嘴里的絮语。奶奶的房间光线很暗淡,她怎样起身挪到便盆前?怎样忍着病痛换洗衣衫?怎样下床端菜吃饭?四叔四婶是否还有耐心伺候在奶奶身边?奶奶啊,奶奶,千万不要让病魔吞了你的心,如果那样,我又能如何在遥远的他乡安然地上班?   奶奶,等着我回来,我会给您买您最喜欢的绿豆糕,让你慢慢吃,吃个够!      驻马店治疗小儿癫痫病最好的医院武汉癫痫排名医院长春癫痫医院哪家排名好伊春癫痫病医院电话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