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高考作文 > 文章内容页

【西风·征文】秋风记忆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高考作文
无破坏:无 阅读:1709发表时间:2015-09-21 22:34:31    一   秋风是最清爽的,刚从暑热里逃出来的时候,秋风尤其解渴。刚从地里劳作回来,坐在树阴下,擦一把额头上的汗,望着枝头上摇头晃脑的苹果、梨、枣们,心里也是醉了。爹说,今年的苹果是大年,要收的多些,摘果子的时候娃娃们放假,该回来吧。妈妈说,肯定回来的,叫他们把果子摘了带回去吃,比在市场买的好吃,现在果子好贵啊。爹妈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在办公室里打了好几个喷嚏。小同事说,谁想你了吧?我说没有人想啊。她说,你好好想想,肯定有人想了,还说你什么了。我说想我的,就是爹妈了吧,他们一定在念叨,我什么时候能回家去。我在办公室里,已经望见老家果树枝头上的颜色了。   放假回去的时候是迫切的。下午到县城,班车已经停运,妹妹劝我住下来次日走,但我并不死心。晚饭后跟熟识的朋友打电话,问她们单位的车方便不方便,想回去。她到我们那儿参观,找过我,说回到县上有事就联系。她倒干脆,说有车,等会儿就过去。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给他们单位领导说的,恐怕是讲那个单位用过的关系来了,想回家的吧。反正很快一辆三菱开过来,她也随过来。20多公里的路,很快就到了。刚刚下过一阵秋雨,一路是车轮湿漉漉地轧轧声。路边树木深绿中已经点缀出浅黄,不时能看到一棵黄灿灿的胡杨,或者一株倔强的红柳,或者发丝乱舞的垂柳。田地里有些空了,更多的还是白花花的棉田,有花衣服与蓝衣服在棉田里躬身摘花。留下些绿色的庄稼只剩下玉米,在风的作用下,发出呼呼的叫声。如果风大一点,声音就会咆哮起来,像拿大锯锯某个人的生命一般,恐怖且又难听极了。   看见家里房子的时候,车子慢了下来。我先是看见父亲,他站在水渠边上,手里捡着几个树枝,看见有车子过来,他盯着慢下来的车子,看住哪儿停、谁下来。刚下车,看见妈妈从路口那个玉米地里走出来,手里捧着几穗玉米,满面笑容。感谢了司机,提着行李往家走,母亲和父亲已经汇合到我的身边。他们满脸堆起喜欣。父亲问我啥时候走开的,母亲问我吃饭了没有。我一一回答。走进家门,妈妈赶紧往厨房钻,把玉米煮到锅里。那天晚上,我和爹妈一起睡在已经煨热的土炕上,听夜风簌簌,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小时候。      二   秋风一刮,温度一变,草木跟着变化。开始是酽,树叶的绿往墨绿走,草色的绿往深沉去。然后是转,绿成黄、红、紫、橘、橙……转色不仅是渐变、也有速成;可能都是渐变,只是我没有注意到,看到的只是速成,那一河两岸的胡杨、红柳、芦苇、冰草似乎全是一夜之间、一场风之后,由绿变得七彩斑斓。   庄稼地里也变了。玉米叶儿不再绿得水灵,它突然就扔了绿衣披上明黄,玉米穗子纷纷从抱着它的杆上侧倒身体,把饱满的粒儿从向上处隐瞒起来。葵花头低到了尽头,有些已经离地面还有癫痫病小发作治疗要用哪些药物?几公分,真是成熟了啊!谁能想到彼时还趾高气扬的它能把头低到这种程度?也是的,一切饱满之物、一切饱学之士,哪一个不是如此?棉田里开得灿白,摘一朵拿在手里便生出一种微妙的温暖感觉。温暖是棉花本身带来的,为什么要微妙呢?那是因为这种暖跟别种暖的差别,它不是爱,心底里波澜起伏,促进血液循环;也不是风雪之夜睡在妈妈煨的热炕上,肌肤全部在热切温度包裹中。它是一丝丝的暖、一丝的感动、一丝丝的轻盈汇合在心里的感动。有人讲,物亦有语言,棉花的语言,就是这种。而且由它引伸,还能看到奶奶纺线,妈妈缝衣,爹坐在织布机上织布等一系列与它有关的画面。   大地的变化在一些人心里是忧郁,在另一些人眼里的喜悦。当然,在我眼里也是喜悦。因为我是喜欢自然的每一种变化的。即便在最热的暑期,一动一身汗、出门大阳光、睡觉如翻烙饼,我也从未怨言。我懂得,自然随时随地都予人考验、给人赐予、令人丰富。而今站在秋风清爽里,更能回味冬天寒得必要、三伏烤得值得。这也是好多人喜欢秋天外出“踏”秋、看景、观光的原由。如果我有时间,我也会四川看癫痫去哪家往乡下跑,会往树林深处走。   这些年的“十一”小长假,简直就是个旅游节日。连平时车辆稀落的戈壁深处,也热闹的一塌糊涂。都说旅游是去别人待腻了的地方,我看也不尽然。戈壁滩我待了几十年,仍然没觉得烦,胡杨林里我走了无数遍,仍然以为它非常有韵味;航天发射场我天天能看见,仍然觉得神秘而庄严、高大而自豪。怪不得全国人民都向往这么个荒凉之地,也怪不得那么多名家来到这里都肃然起敬,原因或许就像那天京剧名家张建国先生在演出前讲的那样,这是国家脊梁的象征,如果没有两弹一星、航天科技,中国人的脊梁就没有这么挺拔!      三   秋风是一点点把日子往凉了、冷了、寒了吹。晚秋有那么非常美好的几天,比如胡杨会灿烂到极致、芦苇会漂亮到你忽略它本来是没什么价值的野草、红柳骨节铮铮色泽明亮到顶点,一切植物都会由过去的理性变得感性,叫人觉得它不是没生命的物,而是打扮得精致明朗的性感的男人、女人。然而,这最美实在太短暂,多些一周,少则两三天,一定会有一场声势浩大的寒流等在门边儿上,似乎秋风也不用费什么劲,只是那么一哗啦,就能听到“无边落木萧萧下”,既而就是万木萧疏,所有一切都回到了萌芽之前的状态。好像,天地只是做了一场美梦,一醒来,还跟从前一模一样。   这时候的秋风带着凛冽、肃然、残酷。美好在一瞬间化为乌有,是会在人心底里留下一丝阴影,这个阴影往往叫人惴惴不安。   那是个惴惴不安的下午,一个电话打破了我留存的一点点幻想。电话里说,母亲昏迷了。我武汉癫痫病著名医院知道妹妹、妹夫都要等我这个母亲的儿子回到身边才会采取措施。我打的回去,赶到母亲身边时她已经只有呼吸。抱着母亲前往医院的路上,树梢上残留的黄叶“啪嗒啪嗒”地落下来,打在车窗前边,碾在车轮下边,飞在车身后边。那个晚上我守在母亲身边,无数次呼喊“妈妈”,她终究没再醒来。   我没有流泪,只有心里流血,只有用钝钝的刀刃慢慢地割心。妈妈就在这样一个深秋落叶的时候悄无声息地走了,让我连呼号的机会都没有。没了妈妈,我哭给谁听啊!   在某种程度上,我是恨秋天秋风的。那时还没想到会失去爹妈的时候,我只知道秋风秋寒里,爹妈不停地劳动。他们到别人遗弃的田地里捡柴禾、到树沟里扫树叶,把果园里的树木包裹起来,把冬天烧的、烤的、煨炕的物料准备齐全,把喂羊的、喂猪的、喂鸡的草料准备好;秋风呼啸的夜里,如果突然想起一件未了事情,他们一定会早早起来顶风冒尘去完成……   现在我再不用担心爹妈会在秋风里感冒风寒,我只会经常在梦里回到从前,跟他们在秋风秋雨中走在一起……   秋风再次响起的夜里,窗外叫出各种声息。而在这无边的吵杂中,我总能听到故乡那个深秋伤痛之夜里听到的蝉鸣,听到寂静中忽然一声鸟叫,以及远处柴狗此起彼伏的叫声。我总有一个幻觉,觉得秋风不是真的,它只是我长篇梦魇里的一个片断……      2015年9月21日 共 26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1)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