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木马】几种昆虫的情绪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代言情
几种昆虫的情绪   蚯蚓   蚯蚓俗称曲蟮或地龙。辞典如是说:[蚯蚓]qiuyin环节动物,身体柔软,由许多彼此相似的体节组成的,圆而长。它生活在土壤中,昼伏夜出,以腐败有机物为食,连同泥土一同吞入。它可使土壤疏松、改良土壤、提高肥力,促进农业增产。   蚯蚓还是一味中药,具有利尿、镇痛、平喘、降压、解热、抗惊厥、通经活络、活血化瘀、预防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等作用。它的躯体中含有地龙素、地龙解热素、维生素B族复合体等成分,可以提取蛋白酶、蚓激酶、蚯蚓纤溶酶等生物药品。除此之外,它还可以作为各种家禽、家畜、渔业水产品、水族宠物食品、动物性活食饵料、饲料添剂诱食剂。早在1837年,生物学家达尔文就亲切地称它为地球上最有价值的动物。这么说,蚯蚓是益虫,有一个好名声。问题是蚯蚓的体形实在不雅,于是人类对它的赞誉就极少。它没有蝉晶亮的羽翅,没有蝴蝶蜻蜓、蜘蛛们漂亮的形体,在所有昆虫中它是最丑陋的了,无眼、无头、无肢、无尾,就剩下一段没有色彩的躯身。从形体美学的视角看,它实在不值得歌颂,于是蚯蚓也自惭形秽,整日藏匿于泥土之下。   蚯蚓的抗议是在夏秋季节的雨后。它们破土而出,一条条横摆在湿润的大地上,在雨后的阳光下展示自己的丑陋,也接受阳光的检阅。它们提醒人类,也提醒所有的动物不要无视它们的存在。   它们在集体演说:人类连同自然界的动物们,上帝赐予你们以华美的外衣和种种技能,你们要么能飞上天,要么能在地上跑,你们有搏击的功能,有吃喝的嘴巴。你们能随时发泄喜悦、痛苦和不平,我们只有在泥土之下发泄自己的情绪。我们之所以钻出地面,并不是嫌地下的水分太多,而是来表达我们的不满,我们的悲伤,我们的愤慨。我们并非无所事事,不是我们疏松土壤,庄稼能生长?就连我们的粪便也是宝。可是这些,被你们人类的大多数忽视了。你们不能把目光盯在那些华美的动物身上,蝉的歌声是响亮,可有时就成了噪音;蚊子是会飞,可它吸食人的血液;蝴蝶、蜘蛛、蜻蜓们除了徒有华美的外表,与人类有什么益处?为什么就欣赏它们而忽视我们?   蚯蚓伸了伸腰肢,继续诉说:对了,想起来了,你们古时候的荀子先生不是赞美过我们吗?老人家这样说:“蚓无爪牙之利,筋骨之强,上食黄土,下饮黄泉,用心一也。”除荀子之外,大概没有第二个文人赞美过蚯蚓了,你说我们能不生气么?除了荀子先生,你们谁还赞美过我们,发现我们的伟大?蚯蚓的说辞未必准确。少年时,我的一位老师在教授《劝学》时曾对蚯蚓动过感情,他说道:蚯蚓看起来朴实无华,甚至丑陋,但它专心致志地疏松土壤,这种用心专一的精神不是值得我们学习和赞扬吗?谁料,文革中这段话却成了他的罪状:蚯蚓胆小怕事没有骨气,软弱无能,我们革命下一代能向它学习?你要把我们教育成没有骨气的资产阶级公子小姐?“红卫兵”们义愤填膺,振振有词。蚯蚓的情绪对人类,对所有自然界的动物们实在算不了什么,没有谁理采它们的情绪。但作为一种昆虫,蚯蚓发泄或者表露情绪是为了求得自身心理的平衡,不管人类理解不理解,懂不懂得它们的心思,它们总是发泄了,而且是在灿烂的阳光下发泄的。发泄过后它们便又潜入地下,专心致志地干自己的工作了。蚯蚓最大的情绪是人类用它作诱饵来钓鱼。被当作鱼的腹中的食物也说得过去,起码也是一种献身精神。可垂钓者偏偏只让它在鱼的嘴里停留那么一霎那,把鱼骗到钩上后就完成了使命。更可恨的是垂钓者在用它作诱饵之前,把它的身子用指甲掐成几截,丝毫不理会它们痛苦挣扎的可怜样子。虽说蚯蚓被切断后,可以自我修复,变成了两条或更多完整的蚯蚓。可是在我的意识中,它必然要经过一段痛苦的过程。在这样的过程;在这样的过程里,它欲喊不能,欲哭无渭,你说蚯蚓能没有情绪么?   蚯蚓的情绪对于人类是在太微不足道。研究蚯蚓的精神世界是一件十分无聊,也毫无意义的事情。可是我想,科学家们除了研究光电声波、宇宙飞船、原子能、核武器、环境污染、生老病死、吃穿住行等等之外,为何不去研究一下蚯蚓呢?   蚊子   蚊子是昆虫纲双翅目之下的一个科,是一种具有刺吸式口器的纤小飞虫。雌性的蚊子以血液作为食物,而雄性则吸食植物的汁液。而且,雌蚊必须吸血其卵巢才能发育,繁衍后代。除南极洲外,各大陆皆有蚊子的分布。人类对于蚊子是好无好感的,恨不能赶尽杀绝,这就引来了它们的抗议。   蚊子如是说:人类:我要控诉你们!从你们的祖先开始用草薰我们,用帐子阻挡我们。现在手段更多更先进,什么蚊香、蚊拍、灭害灵、敌敌畏、除蚊剂……还有被你们称之为炸弹的玩艺儿,用火一点放出臭气,让我们无处藏身,中毒身亡。你们残忍不,可恨不?   我们不知遭了什么罪?造物主既然造就了我们,我们就得生存下去呀?生存有什么罪过?我们不就是吸些动物的血,当然也包括你们人类的血。但不吸血我们怎么生存?我们既没有生产粮食的本领,也没有吃其他动物的功能,我们没有牙齿,不靠吸血靠什么生存?你们人类身上有那么多的血,难道就舍不得让我们吸一点儿?况且吸你们的血我们是冒着生命危险的,你们一巴掌,我们就没命了。   你们人类提倡的是慈悲之心。你们编造的《三字经》上不是也说过“人之初,性本善”之类的话么?你们为什么就不能对我们发些慈悲呢?你们讲究献身精神,什么舍己为人啦,“先天下之忧而忧”啦,为什么就不能献身于我们呢?就不能怜悯一下我们呢?你们的精神境界其实并不高尚,是标准的伪君子!再看看你们人类自己。你们整日花天酒地,什么东西好吃你们吃什么,地里长的,水里产的,天上飞的,土里藏的,你们无所不吃,一个个吃得又高又大,一个人能顶我们上万个蚊子的重量。就这,你们还欺负我们蚊子。我们吸你们的血被你们视为罪恶,可你们当中难道就没有吸血虫吗?你们古代的奴隶主喝奴隶的血,吃奴隶的心,连你们编的书上也赫然印着“吸食民膏”这样的词语。你们还记得不记得自己“易子而食”的历史?你们难道不脸红,不害羞,不内疚么?再看你们的今天,有些人贪污受贿动不动就上万上亿的,那贪污受贿的钱不是人民的血汗吗?够了,不说了。比起我们蚊子来,你们的罪孽要深重得多。可你们人类何时否定过自己?你们企图把我们蚊子这个种族灭绝,心肠何其毒也!照我们看来,该灭绝的是你们人类!你们不断地研究着什么核武器、细菌之类的玩艺,是不是想要毁灭你们自己?   你们人类伟大得很,也狡猾得很。你们喜欢听奉承话,喜欢其他动物为你们献媚。狗这东西有什么用?不就是会对你们摇尾巴吗?你们就用好吃的东西喂养它,宠它,甚至还出现过狗死了让人给披麻戴孝的事情。你们把会摹仿你们人类声音的鸟关在笼子里供你们玩耍,把致人于死地的虎、狼、豹、熊、蛇之类的家伙养起来让人参观,还要加以保护措施。你们保护大熊猫,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不保护我们。我们不就是吸你们一点微不足道的血,还能像老虎之类危胁到你们的生命?你们做事也太不公平了,真让我们义愤填膺,忍无可忍!   尊敬的人类,你们热爱生命,可我们也热爱生命啊!你们的生命短则几十年,长则上百年,我们却只有短短的几十天。就这,你们还不肯放过我们,要置我们于死地。你们说我们委屈不委屈,心酸不心酸?再说,我们何尝不想做点好事,留下英名,可是难哪。造物主就给了我们这么一点小小的身子,想发明创造点什么真是心有余力不足。我们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就只有嗡嗡叫的本领。其实,我们那样叫唤是想讨好你们,为你们献上动听的歌曲呀?可你们讨厌我们的歌唱。说实在的,我们委屈极了。我们想不出用什么办法能让你们喜欢我们,并像保护其它动物那样保护我们。即使不愿意保护,也不要随便给我们一巴掌牺牲了我们,更不要用“炸弹”轰炸我们,用灭害灵、敌敌畏之类的东西置我们于死地。   尊贵的人类。我们实在不想吸你们的血了。可不吸你们的血,我们就生存不下去呀。你们的血真香,那诱惑我们实在难以抵御。你们如果没有血那该多好,我们就可以和平共处了,甚至还会得到你们的青睐和保护呢。   蚍蜉   蚍蜉是什么?是大蚂蚁。大蚂蚁也是蚂蚁,你见过蚂蚁就清楚什么是大蚂蚁,至于大到什么程度,可以由你去猜想,但是你绝不会想到比人还大。蚂蚁比人还大那成何体统,那还不成骆驼了?骆驼是否能撼倒树,至今未见定论,反正人要撼倒树确实不易。鲁智深这个和尚能撼倒树,我们在小说、电视或电影上看到过,但那毕竟是艺术。   是唐朝时的韩愈先生发明了蚍蜉撼树这个成语。李白、杜甫两位大诗人刚去世不久,就有人对这两人的作品妄加诋毁,韩愈对此很不满意,在写给好友《调张籍》的诗里这样说: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韩愈先生见过蚍蜉撼树吗?我对此产生着疑虑。我的答案是否定的。可是他老人家偏偏创造出蚍蜉撼树的故事,说是故事么,却没有具体的情节以及时间地点,可却写进了成语,成为一种比喻。于是乎,你用,他也用,实在冤枉了蚍蜉。   于是,蚍蜉在抗议:你们人类真有本事。现实存在着的事物你们可以艺术加工,夸大事实;现实中没有的事他可以捏造瞎编,成为事实。蚍蜉还有一个困惑:人是能撼倒树的,在这里因此有必要把树的概念确定一下,胳膊粗的树,人类该可以了吧?但为什么不造出人类撼树的成语来呢?   蚍蜉又在质疑:我们为什么要撼树?目的何在?无论什么事总得有个目的吧?大雁南飞是为了寻找温暖,蜘蛛织网是适应自然而进行的生存竞争,人类的忙碌是为了衣食住行。就说我们的搬家吧,那是躲避雨水灌了我们的窝。撼树?我们吃饱了撑的,偏偏去和树较量?我们不解的是,人类让我们撼树的目的何在。撼倒树盖房子?做家俱?劈开了取暖?大概都难以自圆其说。也许你们会说是我们在锻炼身体。嘻嘻,这一条似乎也难以成立呀,我们终日为生计忙碌,哪有那份闲情逸致。   蚍蜉在树下沉思着说:我们是有上树的习惯,而且这种本领绝不次于你们人类,除了有飞行功能的动物之外,我们没有猴子上树快,也比不上猫类。可是你们知道我们上树是为了什么吗?是为了取食。如果我们讨厌树,将它撼倒,那我们依靠什么生活呢?   最后一个问题——蚍蜉又在质问人类:我们撼树具备可能性吗?你们如果的神经功能正常,都会得出我们不具备撼树的力量。这一点不用论证了吧?要论证恐怕不比你们人类中的那个叫陈景润的数学家论证“1+1”轻松。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蚍蜉冷笑一声:你们人类是在嘲笑我们么?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况且我们不过是你们脚下的牺牲品,你们随便一个动作就会置我们于死地。我们惹你们谁了,何必侮辱我们的人格,践踏我们的尊严?我们有的是自知之明,让我们去平白无故地撼树,那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我们需要的是养精蓄锐,去为生存筑窝、采食和养育后代。   蚍蜉最后说道:既缺乏必要性,也没有可能性,那么我们的撼树就应该否定了。可是直到现在,没有谁通过正式或者非正式的渠道把蚍蜉撼树这个成语从词典中删掉。删掉了就否认了人类的想像力和创造性。约定成俗的东西将错就错,可以称之为你们人类的一种哲学。就拿成语或俗语来说吧,此类话并不少见,如老虎吃天、虎口拔牙、螳臂挡车、天狗吞月等等,无中生有,弄假成真,以达到某种修辞的目的,美化着你们人类的文字。   韩愈先生,蚍蜉又想到了这个成语的发明人。我们敬仰您老人家,您的《捕蛇者说》写得多好,将人类中某些权贵们的丑恶和暴政揭示得淋漓尽致,对穷苦者的悲惨生活给予了无限的同情。可是,您为何没有洞察到我们的辛苦,我们生活的无奈呢?做人,要讲一点良心啊,也要讲一点道德啊!   发泄完了情绪,表达了种种不满和质疑之后,蚍蜉躺在树下闭上眼睛喘息着。它有点儿累了,该休息了。(4601字) 武汉看羊角风医院哪家好郑州靠谱的癫痫医院有哪些沈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大医院?西药托吡酯治疗癫痫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