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赏析 > 文章内容页

【墨香】德清新市古镇:一个脱俗灵秀的邻家女孩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古典赏析
摘要:一人独步,廊棚闲坐,这里安静的犹若轻妆的姑娘。没有所谓的商铺,只有零落的住户,没有来往的喧嚣,只有一人的沉静。如果说,厌倦了乌镇熙熙攘攘,厌倦了西塘人来人往;如果说,一个人的旅行,只想找个安静的小桥流水人家;那么,新市古镇,绝对是个好去处。没有拥挤,也没有喘息,庸庸散散,零零落落,像是水岸人家种好丝瓜绿藤,像是旧岸湖畔种的桃树三棵,像是绿岸秀水悬着的鸟只清鸣...... 如果说这是机缘巧合,那么我倒宁可说是命中注定。如果说这只是一场相遇,那么我倒宁可说这不仅仅只是相遇这般简单。   江南众多小镇中,有不少雨巷,也有不少丁香花似的姑娘。而其中的西塘与乌镇,又是百转千回和似水年华。这两个地方,算是我重复去过次数最多的小镇了罢。谈不上说是难舍难分,倒也算是不愿舍离。只是说,在江南的这片烟雨土地上,还有着许许多多的丁香花姑娘被关锁在白墙灰瓦下的庭院里。   其中,让我颇为疼惜的还是那平淡似水,温文尔雅的新市古镇。   听起名来,或许你会毫不犹豫的寻往那百转千回的西塘,和似水年华的乌镇。闻起气来,或许你也是义无反顾的奔往那娘子般的西塘,美人般的乌镇。而这默默无闻的邻家女孩,即便是两行珍珠泪,一把青丝剪,也未必说,就能得到你的疼惜。   只是我,从未因此替这位姑娘感到惋惜。而我想,新市姑娘也未必就是那么的不坚强。懂你的,即便是千山万水,也会舟车劳顿的马不停蹄;不懂你的,哪怕就是住在隔壁,他也只会每日思念远方。所以,当我有幸的成为第一种人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与这座沉静而害羞小镇是命中注定的了。   难以掩饰灵魂深处的怦然心动,天还未凉,我便在凌晨出发。   4个小时的奔波,似乎并不能说明这有多艰苦。如果说,我真就是新市姑娘多等待的人,那么真正艰苦的人便是她了。因此,人还在路上,心已飞去西厢。当司机说目的地到的时候,我恍如是多年未归的负心郎,内心一阵愧疚一阵深思。又宛若是初次临门,又是一阵若喜一阵若狂。   小镇不大,生活的低调好似这里不曾有外来人烟。一座古凉亭,安静的坐落在小镇门口,凉亭左右便是两条烟雨长廊,倚河而建,虽不是枕水人家,却也是水上烟火。   随行的一车人早已四处散落,各种长枪短炮,扰醒了寂静悠闲的新市姑娘。关于这点,我是惭愧的。但若此,她能睁开明眸望见我,我又是暗自窃喜的。站在凉亭跟前,几个年迈的风霜老人正听着戏曲儿,而边上摆放的正是陈旧落后的老收音机。正午的阳光还算柔情,洒落在身上,恍若春光沐浴。   一人独步,廊棚闲坐,这里安静的犹若轻妆的姑娘。没有所谓的商铺,只有零落的住户,没有来往的喧嚣,只有一人的沉静。如果说,厌倦了乌镇熙熙攘攘,厌倦了西塘人来人往;如果说,一个人的旅行,只想找个安静的小桥流水人家;那么,新市古镇,绝对是个好去处。没有拥挤,也没有喘息,庸庸散散,零零落落,像是水岸人家种好丝瓜绿藤,像是旧岸湖畔种的桃树三棵,像是绿岸秀水悬着的鸟只清鸣......   即便你是想寻得一铺吃喝玩乐,哪怕是踏破鞋底,来回走个三五遍,也未必如你心愿。只能说,你有闲钱倒可以去几个古玩铺子里头看看。但颇为遗憾的是,古玩铺子不大,又颇为意外的是,竟是个老古董铺子。   自然,我是没这闲钱,去高价收藏一把。依旧往来,随处走走停停,深穿巷子,直至到了人家庭院门前;再穿弄堂,抬首不由是两盏门灯。   小镇的居民生活简单闲趣,若不是敞着窗子,裁着花布料;如不是坐在门前,编制着竹艺;我甚至以为这个地方已经沦落到惨无人烟。后来从左岸走到右岸,静静的漫步了一把,才知道,不是小镇太幽静,而是我们太喧嚣。再者,新市古镇本就是一座悠然幽静的江南水乡。而她坐落在喧嚣的德清县中,又得以是这般平静淡然,恍如墙外的是非事,与墙内的夏花秋叶并无一点关系。   她的这般脱俗可谓灵秀。而小镇是幽静又是幽小,整个小镇信步来走,不需要多长时间,也无需多长,走走看看不过是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如是匆匆,走马观花的半个小时的光阴还是别浪费在小镇了)尽管短暂,但一人独步,想一些年华,寻一些往事,就已足够。但倘若走进小镇的心房里,探幽着小镇的心事,便又觉得时间太短,太短,忍不住又想住上几天。   或许真的是这样吧,只是我们来得唐突,突然之间扰乱了小镇的安静,只是我们又是走得太快,突然之间又辜负了小镇的情义。   倚靠在美人靠上,看着对面的一个简陋的铺子,我不禁好奇。一张褪色的红纸上,写着“上午剃发,下午休息”。探首望去,铺子里的陈设简单的可谓说是简陋。没有现代的潮流,也没有像样的装潢,恍如一块肥皂,一个剃胡刀,一把剪子,一条毛巾,就能除去脸上的愁绪,发间的愁丝。而这半天的生意,无疑是为生活在小镇里头的孤家老人所服务的了。而一路走来,镇子里头所看到的,遇到的不是老人就是小孩。   一种凄苦感在湿润着你的眼睛的时候,又一种归属感在感动着你湿润的眼睛。像是高高的院墙上爬着的藤条,感慨着秋来叶落,又瞻仰着绿叶新生。所以,即便镜头入画都是些沧海桑田的痕迹,都是垂垂老矣的孤陋身影,却因为安静而修身养性,因为和谐而幸福满足。因此,即便这里往后依旧是默默无闻,但更是令世俗外的人烟憧憬着这脱俗不媚的小镇。   难能可贵的是,小镇是不拘小节。无需担心讨个腰包买张门票,也无需纠结找个什么证掏得便宜。即便网上搜索,会有门票之说。但我相信这只是个幌子,或许说为挣个人气。关于这点,我不怪。因为只有走近这里,走进这里,才懂得新市古镇内心真正的秀雅和气度。   一番走来,遇见的人不多。而随行的摄影师们还带了个漂亮的女模特。当所有的长枪短炮齐刷刷的对着摆好姿势的女模特的时候,恰好我从桥上过。随意的拍了一张或两张,便又是低调走开。说实话,我不愿在小镇里,刻意的摆弄出一些美好,也不愿在小镇里,拍一些不真实的美好来。如果说,因为女模特而衬托出小镇的幽美,那么其实真正美的还是生活在小镇里头的居民。   他们自然的身形,不刻意的举止,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人生面孔,更是小镇里,甚至是镜头里难以逾越的经典画面。我与当中的一位老先生,关系甚好,没事就会在一起交流摄影,一老一少的身影也实为和谐。老先生的想法与我的一样,而他更多的也是喜欢抓拍在古镇里生活的面孔与足迹。   而我,寻的大概就是人文和烟火了罢。   不敢说这有多伟大或者是有多高尚,只能说,我不愿轻易的失去小镇给我带来的真实。   只是,疼惜的是,即便小镇的原始生活没有被同化,但古老的遗迹在世风日下,也渐渐慢慢的远去,甚至是消失。而这不仅仅只是褪色的生活本质,也是一种文化的淹没。如今,我们能做的也只是记录下一些点滴,待数年之后,物非人非的时候,再回首翻翻曾经的点滴,也算是一种慰藉。甚至说,小镇内心的灵魂即便是外表的如何翻新喧嚣,也是无法抹去灵魂深处的古老幽静。   所以,如果一个人的时候,需要一个人去旅行的时候,可以一个人来到新市。当灵魂触碰灵魂的时候,即便再多愁苦,也是过眼云烟,一切归宿淡然。   西安癫痫病医院武汉看羊癫疯医院哪里好郑州癫痫病的最新治疗北京怎样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