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人间】谁来谁做主续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官场小说
   那年那月拜读简媜的《谁来谁做主》,突来灵感,我何不写一本属于自己的小说,每天奔走在两点一线,空闲时游走在方寸荧屏,因文字交上了许多好友,从此,与网络空间结了缘。二十年前的同窗友情延续到今天,寄情于“茶韵墨香轩”,分享文字的快乐。网络与现实捆绑成岁月的信笺,慰藉逝去的年华……   十八年后,云回到了乡下老家。   阳春三月,河柳满堤,油菜花、草籽花盛开田野,还是那棵桃树,狗追鸡跳的那棵桃树布满了老茧,花色一样抢眼,一开门便见。“奶奶,你的电话……”   “谁打的电话呀?小宝贝。”   “好像是姑姑的声音。”孩子在吊脚楼上大喊奶奶接电话。两岁多的孩子,真是顽皮可爱,对着站在桃树下的我大声嚷着。   “喂,妈!你还好吗?”知女莫若母,火辣辣的性格从未改变。   “我和你爸都好,婷婷,你怎么样,孤单一人在北京,工作还如意吧?”   “你和爸不用担心,我在编辑部很好。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当年写的《谁来谁做主》发表了,还准备拍成电影,过几天我回家来,慢慢细说。”   “奶奶,你怎么哭了?”不知何时,孙子已走到了我身边。   “奶奶,太高兴了!宝贝,奶奶没哭。”   忙拿出小手绢擦了眼角的泪,一缕银丝在风中翘得老高。   “老头子,快过来,女儿来电话了。”   “看把你乐得,什么高兴事,说来听听。”他一边下象棋,一边说道。   “喜从天降,你当年说我的文字又不能当饭吃,写了那么多,这回真要当饭吃了。”我不依不饶地打趣道。   “哦,记忆力蛮好呀!吃腊肉讲陈话,一二十年了,还耿耿入怀。”   是啊!一晃快二十年了,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十八年前。   那天我们一路走走停停,终于到了水绕四门。坐电车看完了十里画廊,然后打道回了张家界市中心。独语说明天该启程了,很想多玩几天,可时间不允许。茶韵也该回深圳旅游公司了,君临的帽子公司一直由经理打理着,董事长老隐居也不是事儿。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陪他们走了一趟大都市。   当年,一行人离开张家界后,直奔河南漯河而去。一日一夜的颠簸,终于到了独语上班的公司。安排停当,独语开始了紧张的排练,她以前经常做主持人,排练起来也不吃力,熟记一些开幕词后,有我们当观众,一招一式过了我们这一关。还有一天,江湖带着兰亭的朋友也赶到了,一到边,传说就吵翻了天,棉花刚好从国外旅游回来,坐飞机直接飞了过来。   “独语,眉,单单,云姐姐,想死你们了。”一下飞机,棉花和我们来了一个大拥抱。   “还有我呢?”传说也大声叫道。   “都想,都想!”棉花乐呵呵地答道。伸出了右手,一一与茶韵、君临、诗情、江湖还有几位握了握手。   “好,来一个,如愿了吧!”棉花笑着回答说。   “独语的面子真大,来了这么文人墨客。”说话间,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九哥,你好,欢迎欢迎!寒庐的大诗人,有失远迎。”独语快步走上前,握了握手。   “九哥好!”我也伸出了右手。   “茶韵好!”九哥上来和他来了个拥抱。   茶韵一一介绍了九哥不认识的朋友,不到三分钟,彼此混熟了,都能叫出对方的名字,也不拘谨了。独语主持的年度晚会开幕了,一行人好像也到华山,只是没有“论剑”,晚会结束后,这里一下子成了欢乐的海洋,演讲得很成功,不枉此行,独语举办的年度晚会上了头条,他一下子成了都市新闻人物。随后,她带我们观赏了洛阳的龙门石窟,奉先寺的艺术群雕震撼了我们一行人,名胜古迹全部收纳相机,娓娓道来,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奶奶,你醒醒!”我揉了揉眼睛,   “眼镜在这里,我给你戴上。”小孙子翘着嘴甜甜地说道。   我在沙发上睡着了,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梦。   太阳暖暖地照了进来,我走出屋檐,阳光下的油菜花正开着,草籽花开得更红了,后面屁颠屁颠跟着一个小男孩,不停地问着黄色是什么呀?粉红色的花又是什么东东……      十点左右,女儿下自习回到家。   “姐姐,你过来,给你说个话。”儿子一蹦三跳地迎了上去。   “今天妈妈让我看了她写的日志,写你到北京上班了,我的儿子也有两岁了……嘻嘻!”儿子阴阳怪气的笑着说道。   “我最大的愿望是考出张家界,过一过离开父母的生活,这一下实现了。让我看看。”   女儿凑了过来。“妈呀,你真会联想,先享受一下做奶奶的滋味。说不定你那儿子生个丫头,看你想孙子不?”   “你这丫头,怎么和妈说话的!生丫头也叫奶奶,我一样喜欢。”我回答道。   “我给你联想一下,”女儿不假思索地答道。   三天后,女儿从北京回到老家。还带回了剧组的一些人。女儿大学毕业后,考研又读了三年,毕业后进了编辑部,她从小爱好写作,文字功底比我深,终于圆了自己的梦,我打心眼里替她高兴。虽说儿子读书不咋样,但他的书法展厅也办得不错。贺龙体育馆对面的《兰亭序》横匾谁都知晓。这还是老同学君临取得好名,儿子当年拜师为张绫屏先生,便爱上了书法,如今独立门户,也算是发扬广大,倚居澧水河畔,是许多孩子练笔的好地方。   “爸!妈!”女儿一下车就抱上我和她爸。   “这位漂亮的丫头是谁呀?”我指着一旁和女儿差不多的姑娘问道。   “妈,她小名叫二柱子!”一起工作的同事,比我能干多了。   “我仔细打量了几番,这小名熟悉的很。不会这么凑巧吧,眉的女儿也叫二柱子。咋又那么像呀!”   “你妈是枉凝眉吗?”我问道。   “阿姨,是的。我和婷儿一起看你写的《谁来谁做主》后才知晓的,你和我妈编辑的群刊真不错。还有你们群上的一些叔叔阿姨,都非常不错。”听了她的一番话,我久久不能平静,忘记了招呼其他的人。   “爸,妈!这是投影制片的田总。”   “那不是诗情画意吗?”十八年不见,摇身变成了百万大亨。我揉了揉眼睛。   “他当年写的《情殇》爆红网络,然后根据同名小说拍成了电视剧,一下子红遍了大江南北。现在是制片人呢!”女儿快乐地答道。   “太不可思议啦!”我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妈,你坐下来,客人还站着呢!”女儿赶紧招呼一行人坐上了吊脚楼,老公锯了一些柳树凳子整齐地摆放在那里,这一来,木楼子顿时热闹起来。   “云姐,你以前写的婷儿已修改好了,我叫二柱子把眉当年写的《在淌那条河》修改一下,和你的一起发表,然后都拍成电影。”   “这太好了!我双手赞成。”   “还有江湖的《兰亭纪事》,苍穹的《落日余诙》,单单的,独语的,还有棉花的,素材多得是,哈哈!这里适合拍摄你的《谁来谁做主》,我们先踩景点,然后到石堰坪,再到张家界,最后到眉那里,回北京后再做第二步计划。”   “妈,想像力丰富多彩吧!”女儿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   “写作业去,快十点半了。”女儿扮个鬼脸进了书房。   我检查完儿子的作业,对他说:“星期六帮我写一副对联。”   横批:梦幻与现实   上联:梦幻中的影影绰绰   下联:现实中的磕磕碰碰   署名:戈沙老师   “还有简媜的《谁来谁做主》,写好了,一起带到老家去。”我轻声朗诵道:   种几株桃树,当春风招惹它们怒放,山下牧童会因红雨而害起相思病,得用心上人名字煎药,才能治愈。养几头梅花鹿,水边捣衣的姑娘,看了鹿蹄,才知该绣不纷飞的鸳鸯,别向往鹿迹。栽几棵还魂草,失魂落魄的人采了吃,会记起红尘里有他的归宿。写几卷闲诗,用松枝钉在虬干上,日头来读,有日头意;月牙来读,有月牙意;蝴蝶来读,有蝴蝶意;人来读,有人世香。留一间柴屋,让野雀当童子。若有人借宿,雀语会告诉他,山川是不卷收的文章,日月为你掌灯伴读。你看倦了诗书,你走倦了风物,你离了家,又忘了旧路,此时此地一间柴屋,谁进了门,谁做主。   一个月后,《谁来谁做主》正式开拍,我在电视机前看了精彩的开拍仪式,也亲眼目睹了这一场盛大的文字宴席。愿美好的愿望一直与你同行。   或许,许多年后,现实中的我与文字中写的我一样,过着完全重叠的生活,重现,回旋……      随州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最优惠山西癫痫重点医院哈尔滨的哪里治癫痫病好青海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