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水月亮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这是五十年前的事了,七十岁的尹香躺在贵州省某个养老院的床上,看到暮色渐渐爬满了墙壁时,她回忆着在五十年前发生的事儿。她奇怪,很多记忆随着衰竭的肉体而减弱,但对他的记忆,却没有因年岁叠加而消亡,记忆的翅膀还会执拗飘浮在空中,寻找一个回忆点。冥冥中,衰老的尹香略过日渐乏味的时间叠加的日子,穿越五十年的目光,又仿佛看到了五十年前他的模样。依然穿戴整齐,依然是玉树临风,如穿越水雾般的他,渐渐清晰地浮现在她的眼前。   他是秦楚。五十年前她疯狂地爱上他,只是他不爱她,这情感一开始,就带着灵魂的微微痛楚。她如此地狂热如此地热烈,可是最终也难以走进他的心。   尹香是个很投入的女人,一旦爱上,就是用整个生命去爱,这个,是在秦楚与如月相恋后才发觉的,他悔不当初。因自己的优柔寡断,他最后彻底地失去了如月。   尹香她不甘心,一直不甘心,即使是后来与秦楚彻底绝交之后,她也不甘心,她一直认为,若是没有如月,她与秦楚是会走在一起的,他一定会爱上她的。她幻想着,编织着梦幻一样的语言,自言自说,幻想着,他们一起步入婚姻殿堂,四目相顾,幸福的的潮水排山倒海。这是她一贯的回忆往事,不,应该说杜撰往事的方式,回忆的语言是一条被无数谎言加固的绳索,结实,可靠,自给自足,永远没有水月的出现,永远是她与秦楚白头偕老的幸福生活,永远没有外力的破坏,回忆里只有他与秦楚,甚至还有她虚幻出的爱的结晶,他们的儿女,健康智慧,优雅大方,这些碎片似的记忆谎言,就把她的人生串成一个整体,像普鲁斯特似的永远地追忆着似水年华。闭着眼睛妄想的尹香就这样,反刍着那些以虚构为主的生活,电视剧故事情节似的欢悦着接受这个老迈妇人的检阅。   在尹香躺在床上颤栗着抚摸着那些个回忆绳结时,回顾她的一生,不禁突发奇想,她与姐弟们如此地不同,他们的一生,平淡如水,长大了经媒人介绍结婚,感情是与另一半从一而终,而且很满足地自得其乐地过日子。可是,为什么她却对另一男人如此陶醉?以至于五十年后也难以忘怀?想想那时,她无师自通地以一个女人的可怜情境,编织讲述着与秦楚的情感,不惜群发信息似的,对当时学校的所有领导逐个倾诉,把那个卑鄙无耻的第三者如月(其实也说不上严格意义上的是,因为她与秦楚当时并未结婚,而且他对她若即若离,但她对他是真的投入真心的爱恋)让学校领导都知晓如月的卑鄙不要脸,甚至全校的老师都有耳闻,如月抢了秦楚,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尹香字斟句酌地使用恰当的语气,和适当的情感渲染,使她所有的倾诉变成了一个可怜的单身女人无奈并不想为人知的隐秘真情。   但尹香那时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脑内存和智商情商,钻研品读秦楚与如月的故事(如月与秦楚对尹香都非常友好,如月,那个头发有点自然卷的皮肤白皙的英语老师,每次去资料室打印试卷,与尹香姐妹相称,亲热得很呢),在秦楚宿舍,尹香痛苦地看到秦楚与如月的交谈愉快的样子,心里酸酸的。她非常愤怒,她不能失去秦楚,女人能有什么办法呢,乡下的妇人一般擅长传播,这种飞短流长,尹香也擅用,开始只是在小资料室,她会用迟疑、顾左右以言其他的把戏,来营造恰到好处地留白,让这些咬文嚼字的老师自己得出关于真相,抑或是关于假相的结论,大家好多人都知道尹香对秦楚的好,因此渐渐地看待如月的目光有些复杂起来。   尹香捍卫爱情,她认为,如月是闯入了她与秦楚本能发展到水到渠成的感情,是如月的到来,严重破坏了。那段时间,二十四岁的尹香费尽了心思,她虔诚地思念她的秦楚,如宗教般地热烈和执着,她反复祈祷那个男人会把心思重新转移到她的心思上来,她加倍对他好,像个小母亲似的,疯狂地迷恋。   这话从头说起,尹香皱纹密布的前额鼓蹙起深浅不一的皱褶,嘴角挂上一抹凄凉的微笑,五十年前啊,五十年前的往事如冰箱里久存的食物,虽保鲜,没有滋生虫卵,但用手一碰,即碎下一片片的屑儿。老了啊,真是老了,尹香喃喃地说着,老得连仇恨都变得有些了艰难,仿佛是掉了牙齿的嘴巴,说话已有些可怜的漏风。      二   那年,尹香的一个远房舅舅是教委副主任,分管乡镇中学教育,就把漂亮的尹香安排到清水镇中学资料室当了一名资料员。尹香很刻苦,业余学了五笔打字,再加上勤学苦练,不久她打字速度就令人刮目相看了,一分钟能打七八十个字,够专业水平了,完全胜任打字员的工作。校长在会上曾表扬她好学,尹香的脸红红的,心里很高兴。   秦楚是历史老师,她是学校资料室的打字员。与秦楚的认识缘于一次秦楚让她打印卷子,聊了几句,他谈吐优雅,笑容似天使般的灿烂,眼睛似珍珠似的晶莹纯净,皮肤很白,个子很高,就在那天,她就爱上了他。   知道秦楚是单身,尹香也因为喜欢他,就常常出入秦楚的宿舍,给他洗衣服,洗袜子,拆洗被套,秦楚开始是受宠若惊,加之男人天性懒惰,对有人给洗衣服,没想太多,只是礼貌地说谢谢。后来渐渐有同事与秦楚说笑,秦楚觉得尹香是个很善良的姑娘,但只是对她没什么感觉,于是就客气地对尹香说以后不要来给他劳动了,他自己可以的。但尹香丝毫不顾忌别人的目光,依然频繁地出入秦楚的宿舍,秦楚虽教书不错,但对很热烈的尹香他却没办法拒绝,于是就这样联系着。   直到学校新来了个英语教师如月。如月长相普通,细瘦的个子,微卷的头发,不施粉黛,整天着一件肥大的白衬衫,牛仔裤,清新得依然像个学生,路上相逢,笑笑侧身而过,就像她的名字,如月。   如月本来在学校里平时是很低调的,就像是初三四的月亮,有那么一弯月牙儿,有那么一丝光亮,月光淡淡的,是个较为沉默的姑娘。如月有天大放光彩,是源于学校的中秋晚会。学校要求每个老师都要积极参加,尤其年轻老师。尹香唱歌很好听,也报名了。   终于等到了中秋晚会。尹香的歌声非常动听,自是赢得了很热烈的掌声。尹香非常高兴,她看到了台下秦楚微笑地注视着她,很喜欢听她唱歌的样子。不料,最后一个节目登场,让她震惊和愤怒——《化蝶》,秦楚独唱,如月伴舞。   没想到秦楚唱歌如此动听,充满深情的嗓声,落落大方的台风,手持话筒,唱道:   碧草青青花盛开   彩蝶双双久徘徊   千古传颂生生爱   山伯永恋祝英台   同窗共读整三载   促膝并肩两无猜   十八相送情切切   谁知一别在楼台   楼台一别恨如海   泪染双翅身化彩蝶   翩翩花丛来   历尽磨难真情在   天长地久不分开   同窗共读整三载   促膝并肩两无猜   十八相送情切切   谁知一别在楼台   楼台一别恨如海   泪染双翅身化彩蝶   翩翩花丛来   历尽磨难真情在   天长地久不分开   历尽磨难真情在   天长地久不分开   而伴舞的如月那天穿了一件米白色的纱衣,完美地勾勒出纤腰柔姿,在闪烁的霓虹灯下,仙子似的,飘逸动人。优美的舞步,随着缓缓的节奏与秦楚目光深情凝视,把一曲《化蝶》演绎得如诗如幻。更想不到的是,在一个小节结束时,秦楚拿出笛子吹起来,笛声悠扬,把晚会推向高潮,欢呼的掌声如滚滚的潮水,一阵接一阵。最后,两人手挽手鞠躬致谢。   那天的如月,也像是天上的圆月亮似的,让小镇中学众师生瞩目赞叹,也让尹香开始有了敌意。   自然地,秦楚与如月就走近了些,在食堂吃饭,常坐在一起,犹如恋人。这让尹香怒火中烧,恨得咬牙切齿。   而这些,秦楚和如月丝毫不知道,他们正沉浸在相知的愉悦中。仿佛冥冥中真有命运之神,安排有个懂你理解你的另一半来到你身边,聊得时间长了,发现两人观点有时候异乎寻常地一致,仿佛对方是自己肚子中的知心虫,无邪浪漫。学校的操场一隅,有些长椅,还有些石凳,有天晚饭后,他俩在长椅上坐下来,秦楚望着如月晶亮的眼睛说,你是我的另一半吗?这无异求婚似的表白,让如月一下子羞红了脸。昏黄的路灯下,树影婆娑,不知名的小虫啁啁地鸣唱着,一个很美丽的月夜。   如月从没想到,校长说得好好的让她去市里参加舞蹈比赛的节目被取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尹香的独唱。校长把决定告诉了如月,并且很体谅地说,如月教着初二两个班的英语,怕去市里参加比赛影响她的成绩。如月没说什么,淡淡地说尊重学校的决定,但心里有些怅然和不解。之前与教数学的小周老师调的课又被调回来,小周很奇怪地问,不是你要去市里参加比赛吗,怎么不去了?如月轻轻咬了下唇,说,是校长临时决定的,说怕影响我的成绩。小周意味深长地望了如月一眼,轻声说,如月,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又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对她说,我听说最近尹香频频出入校长办公室,有老师碰到过,在校长面前,声泪俱下地倾诉什么呢。哦,是吗?这和我什么关系?如月一头雾水。小周笑了笑说,你别多想哈,当我没说,也许真是瞎说。   如月还是留意了下尹香,她自市里参加比赛后,走路变得昂首挺胸的,声音高了许多,而且之前常“姐姐”相称的她,见了,有那么一点佶傲,说话也有些含沙射影,让如月渐如吞了苍蝇,却又无可奈何。   没想到的是,不幸突如其来,祸从天降。这次英语考试,如月教的两个班其中有四个同学中午吃冰饮吃坏了肚子,急性肠炎,在医务室输液,没参加考试,而这四名同学在班内的成绩都是前五名。自然,少了四名优秀的学生参与考试,如月的两个班的英语成绩一下子落了下来。   这没办法的事儿,学生吃坏了肚子,身体调整要紧。如月情绪低落,再说那四个同学也懊恼不已呢,平时强项的英语成绩被划了个零分,心里也是难过。   不料,在学校例会上,校长不提名批评了她。说有的老师不务正业,骄傲自满,年纪轻轻地整天搞恋爱,致使成绩下滑得厉害,更有甚者,利用周末休息时间不好好备课,却给外校的同学补习赚外快,我今天不提名了,希望引以为戒。   如月的脸一下子红了。这个上一对一的兼职,只有尹香知道,是尹香介绍给她的一个亲戚的孩子,说她妈妈说英语差,让如月给补习下,周六周日上午两小时,每小时50元,现在补得差不多了,孩子进步挺快的。   到底是年轻,也争强好胜些,自此,如月就辞了那家补习,一心一意地全力以赴地教英语。她每天对较差的学生利用自习时间义务补习英语,强化对单词、完形填空、阅读理解的掌握。她明显地感觉到,学生接受力提高了不少,她很高兴。不料,有天,她正在办公室给学生补课,校长蹙着眉听了会儿,在旁边坐了下来。如月问校长,您有事儿?校长点点头。她就让学生去教室上自习了,专心听校长指示。   不料校长语重心长地说,如月啊,别太有压力了,上次你没被评为先进,我听说你最近拼命似的给学生补习,上进心是好的,但是占有同学上其他科自习的时间,学你的英语,不行啊!   如月呆呆地望着校长光亮的脑门,愣了足有一分钟说,行,校长,以后我不补习了,对不起!   这话有天闲聊时对秦楚说了,秦楚很意外,校长怎么能这样说话呢,老师教课认真不对吗?   不料,副校长、年级主任,甚至两个班的班主任,也不同程度地找她谈话,言外之意,无非是对她占用学生晚自习时间,补习自己英语,提出批评,如月无言以对,只是红着脸点头称是。   更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有天午饭后,如月在宿舍刚躺下休息。尹香竟然找上门来,说让她不要纠缠秦楚,她与秦楚已是事实上的夫妻了。   如月一下子愣住了,不由得喃喃地说:“事实上的夫妻?事实?”   尹香点点头,说,我们已经睡觉了。她又说,你知道吗,我对校长说的你给外校学生补习的事儿,我做事光明磊落,坦白!听着尹香响亮的声音,如月如兵临城下,惶惑不安。   如月感到如雷轰顶般的眩晕,那尹香笑着看着脸色惨白的如月,就很工笔地描绘了她与秦楚睡觉的细节,那天外面太阳正烈,知了声声不息地叫着,如月的脑子就像捕鱼的网似的记住了尹香的话,和那天一生也难忘记的蝉鸣,悉入脑海。   从此,如月再见到秦楚,就是另一副模样了。秦楚看如月疏远了他,而尹香对他挺热烈的,干脆就在如月面前故意与尹香亲密交谈,如月低头疾走而过。   后来秦楚不明所以,他屡次问如月,发生了什么?   如月笑笑,不予回答。   五天后,如月给校长递上辞呈,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连秦楚,她也没透露。      三   尹香看到如月离开了学校,非常高兴,她以为秦楚会和她在一起了。有天,她去秦楚宿舍里,对秦楚很得意地叙说对如月曾说过的话,没想到一向儒雅的秦楚,竟然打了她一个狠狠的耳光,怒喝一声:滚!   秦楚做梦也想不到,尹香竟然如此无耻,他与尹香连手都没牵过,又怎会和她上床呢?真无耻,竟然信口编出如此无耻的话来!   几天后,秦楚也辞职,不知去向。大家纷纷猜测秦楚是寻找如月了。   那些天里,尹香眼睛红肿如桃子。   后来尹香匆匆嫁给了刚丧偶的一个化学老师上官林。   他们过了几年也离了婚,据说两人常吵架。   后来尹香一辈子就孤身到老了。      四   床上的尹香,骨瘦如柴,养老院里每天散发出的腐朽的气息,让她黯然神伤。   晚上,望望窗外的大月亮如水似的洒在床上,铺上一层银光。   那个细瘦的叫如月的姑娘,如今还活着吗?那个爱过恨过的男人秦楚,你在哪里?临死前,若能见一面,生命也就圆满了!   哈尔滨癫痫医院哪家正规郑州癫痫病哪个医院最有权威为什么会得羊癫疯?男性癫痫病对后代的影响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