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海】最艰难时期的困苦与追求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短篇小说
摘要:我读书,经事、记事、写事,是长期坚持下来的习惯,我不讲吃穿,虚荣,但讲究整洁、具体、系统。我观察现象但想本质,喜欢形式,但注重内容。我寻找的是一种精神,由此,思想支配的行动,行动产生的结果。我明白了,家庭、工作、事业是人生三部曲。要想谱写家庭和睦幸福曲;工作圆满退休曲;事业成功欢乐曲;就必须有高昂的主旋律, 在不懈努力中不断谱曲填词,是的,我退休后将以前填写的词谱曲发表。 当我再次来到海拔200多米高的将军墓岭顶峰时,又是另种心情。我威严的环视四周:北面,山峰林立,郁郁葱葱,山峰与山峰连接着巨龙一般的长城。长城脚下有条白飘带似的滦河,广阔的滦河两岸分布着稠密的村庄;西面山峦之间能清晰的看见通往山沟村间蜿蜒的道路、广阔山峦及园林的美色;南面则是广阔的平原,各个厂矿及高耸的烟囱,近的清晰可见,远的朦朦胧胧;东面就是著名的首钢水厂铁矿矿区,经过40多年的开采,已由270多米开采到负170多米深,形成了一个大坑!10立电铲按掌子面分布装车,130吨矿车顺S形道运行!   是的,没有追求,那有动力,没有付出,那有收获,没有过程,哪有结果。想想,孩子早已大学毕业,成家立业。我工作30多年,马上就要退休。今天我站在这里,百感交集,又想起30多年前最艰难时期的困苦与追求!      【1】      1985年8月18日,当我在家聚精会神的读书时,岳父家来人气喘喘嘘嘘的说,我女儿有病了,妻子听后眼泪就下来了,忙放下刚两个多月的二女儿下炕。我忙趿拉着鞋,骑着自行车满头大汗的赶到岳父家,急忙从她老姨手里接过脸色发黄,头发老长的女儿——君。   可把她姥姥吓坏了,她老姨吓得直哭。君早起还吃了不少的饭,睡了一觉,醒了就抽起来,她姥爷忙将村医叫来打了一针。   岳母已经将午饭都做好了,我担心下雨,忙带女儿回家。   是啊,孩子有病怎能住在人家呢?   在偏远的农村,头痛脑热的病,只能打针吃药,到家又吃了点药女儿就退烧了。   我见妻子身边,躺着两个都不懂事的孩子。妻子劳累、忧愁、消瘦的样子,我心情多么沉重。读书,读什么书!吃的不够,花的没有,眼看又没烧的了,于是下午我无声的背着小楼儿去矿山找道木。   我来到将军墓岭顶峰,感叹着,生活啊,怎么这样艰难。卖书积压下不少的书;打工又要不来工钱;妻子带环又怀孕,超生罚款,冰雹天灾粮食减产,当工人又面临被卡下的危险!   我实在不想如父亲那样拾柴,想天黑扛根道木就节约出了许多时间!   当我下山到小山梁时,有人大声的招呼我,说大队老广播我,说我女儿去医院了!   什么?!不是好些了吗?我跑着下山,到家不顾母亲妻子的埋怨,急忙向矿山跑去。   当我追到矿山天桥那边见到妻姨和妻妹时,我气喘喘嘘嘘,满脸冒着热气,忙从妻妹怀里接过女儿向医院走去。   到矿山医院,晚上只有两个大夫值班我等他们吃完饭,我抱着老哭的女儿在楼道走柳儿。着急的想:大夫啊,我多么希望你快些吃完!   男医生用听诊器听女儿前胸后背,看喉咙脚心后没说什么病,让住院。   这是工人医院,有床,没有“床位”。   无论再说什么也没用,我左右为难,最后我决定回家吃药打针,明天去地方医院!   在黑夜中,我与他们脚高脚低的抱着女儿回家,妻子忙放下吃奶的二女儿,接过大女儿。我立马找来村医,打了一针,结果烧还是不退,半夜11点50分我又买了回安乃近,女儿吃了好多了。      【2】      19日,昨天折腾一天一夜的大女儿,吃药后好多了,今天我就去掉了去医院的念头,当过“赤脚医生”的妻子,细心的照顾孩子,我出门办事。   当我中午将昨天看中的道木扛回家劈好码在房檐后就到一边看书。书啊,我已经离不开书,书成了我应对一切困难的精神支柱!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晚上7点多钟,大女儿又高烧得直抽!母亲和妻子再也不等明天在去医院了!我在外面烧水进屋见女儿全身一动一动的,立马决定在去附近最好的矿山医院!   我急忙去找在矿山当工人的妻姨父。   晚上8点多钟,在漆黑的夜里,我抱着女儿上坡、过山梁,急匆匆的向矿山医院走去。   “老姨夫,你抱会儿,我把衣服脱了!”我出了一身汗,衣服好像裹在身上。   女儿说什么也不去,我只好换着胳膊让妻姨父将袄脱掉。我流汗的脸贴着女儿滚烫的脸。   走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矿山医院。   当值班的女大夫在洗手间出来,我急忙说了女儿的病情:高烧、咳嗽、喘、还抽!   大夫量体温、听前胸、后背、摸肚子后问:“几天了?多大?”   大夫听我说两天,两周后,在开单子,让住院,交100块押金。   妻姨父听我说只有30块钱,就转身出去,时间不长,就与他二姐夫一起进来。   他二姐夫摸着我女儿的脸说:“怎么不早来?”   我说:“昨天晚上来着,没床又回去。在家吃药打针白天好多了,晚上又高烧。”   妻姨父忙交了押金,拿着病历,我抱着女儿向楼上走去。   没床,又是没床!有个出院的,床位又让一位老太太打电话占上!   这时,我妻子和二婶来了。妻子在我怀中接过女儿,女儿粘神似的附在妈妈怀里,妻子流着眼泪心疼的说:“看,这孩子!”   不论我怎样向大夫请求住院也不行后,妻姨父的二姐夫是双职工,在附近住,就说:“没床,我们从家拿张床来,你们给治治,不行?”   “不行,没有这规定。”住院处的大夫笑着说。   还能在说什么?我们决定去马兰庄化肥厂医院!      【3】   马兰庄化肥厂医院是地方职工医院,离这里有好几里地。在这漆黑的夜里,除了机器的轰鸣,灯光,就是天上的星星、空寂、冷落的大道。   我们出了水厂职工医院,四个大人轮流抱着一个孩子匆匆的向化肥厂医院走去。   二婶说:“这老远什么时候到了?我去水厂让外甥开拖拉机送我们去医院。”   是啊,这样快些!我让妻姨父抱着孩子与妻子顺大道走,我与二婶走铁路,过桥洞进了黑咕隆咚的村里,除了狗的犬声,看不见人影。   不巧的是,“外甥”上夜班。我与二婶回到约定的路口,唯一的依靠没有了,我们只有脚下注满了力,一心一意向医院走去!   夜里11点多钟终于走到了化肥厂医院!   登记、检查、很快办理了住院手续。住进了3病室9号床。   女儿看到头前挂着的输液瓶子哭着说:“爸爸,家走!”   “这孩子,真胖,也找不着血管!”护士从头到脚找血管,急得直冒汗。   妻子把着女儿的双手心疼的被过脸去,我按住女儿的双腿哄着说:“好了,一会儿就好了。”   护士扎了5针,才扎上。女儿嗓子都哭哑了,都没有了眼泪!   输上液后,女儿慢慢平静下去,睡着了。   孩子安顿下来后,已经快12点了。我对妻姨父和二婶说:“你们回去吧。让君妈在这。”   二婶看下床说:“不了去水厂取床被去?”   我说:“不用了,明天我去印子峪大姐家取去。”   二婶他们走后,妻子蹲在床边摸着女儿的手,小声对我说:“我看着,你睡会儿吧。”   我挨着女儿躺下,觉得浑身冒火,我脱了袄,右脚蹭着左脚脖子,对妻子说:“丽,我发火。”   妻子摸下我的额头:“感冒了。我给你买点药去!”   “不用,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4】      20日早起4时45分,我以最快的速度去离医院有四五里地的大姐家取被褥,饭盒勺儿,茶缸子等东西,骑着姐夫的自行车不到6点又回到医院。   想到家里的二女儿,我摧妻子快回家,妻子眼圈红着出了病室。   我见女儿还在睡,就追出来。   妻子回头说:“你回去吧。”   我担心妻子没有来过这里,就说:“你知道家啊?我送送你。”   妻子说:“知道。你好生看着孩子,别以你那脾气。”   妻子哭起来,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眼泪在眼眶里转,嗓子憋了个嘎达!   我送到大门口,指着大道说:“从这往西走。”   “嗯,知道。你回去吧。”妻子边走边回头说。   我边回走边回头时,见妻子也在回头。   亲人都走了,我要独自陪护女儿了,女儿不住院我哪有时间与孩子呆着。看着熟睡中的女儿内疚的是,与女儿待的时间太少了,宽慰的是无论怎艰难将女儿养的这样胖。   父爱与母爱不同在于,父爱博大,母爱具体。原谅爸爸,以后会理解爸爸的苦心!   爸爸平时不是不关爱女儿,爸要做的事太多。孩子明白,要想学会生存及竞争能力,就要到生活中去锻炼,就要不断努力的学习,要建家立业,去挑战风雨!   白天有机会我就与别人谈心,了解医院的一些情况。晚上女儿不紧不慢的嗑瓜子,我就坐在女儿身边看书。我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补充自己!      【5】      22日,18岁的妻妹来到医院照看君,中午我在食堂打了6两米饭,一份白菜炒肉,对妻妹说:“这些你都吃了,我吃早起带来的烙饼。”   “你也吃吧,我可吃不了。”妻妹笑着说。   “你看会君,我去买点东西。”   当我走到以前的书店,惊讶的发现变成了“文化用品医药用品门市部”。我想起家里还压着100多块卖不出去的书,可见文化事业,不如医药、菜馆有发展前途。   当我看到处理积压下来的稿纸时,特别高兴。前几天去罗屯那么大的市面居然买不到稿纸!   “给我拿十本!”一毛八一本,我边掏钱边说。见钱包有两块多钱,又说:“你再拿两本!”   售货员边取本边惊讶的问:“你买这么多纸做啥?”   “写作用。”忽然想起妻妹让我买把拢梳。忙说:“等会儿,我回去取点钱!”   没用5分钟回到病房取5块钱回来:“在给我拿20本!不,你看看还有几本,除去坏的。”   听说还有7本,我让全拿来。   “四块八毛六。”   我掏出5块钱,刚要给他又想起妻妹的拢梳。问:“一个拢梳多少钱?”   “3毛多。”   “好,退回一本去,买拢梳的钱不够了。”   当妻妹见我抱着一摞稿纸回来,惊讶的说:“你怎么买这么多!”   “你千万别‘汇报’给你二姐,我前几天借钱买纸,你二姐就挺不高兴!”      【6】      经过几天的医治女儿病好了,于25日出院。明细如下:   19日,2,69元,20日,6,35元,21日,4,12元,22日,2,5元,23日,2,99元,24日,0元,25日,住院费6,6元。我准备了106块钱,却花了三四十块钱!   女儿出院的第天,我在一头看书着凉,夜里出去好几遍,妻子让我吃了好几片药,让我到炕头看书,我实在受不了大孩子哭小孩子叫!   有时我是多么苦恼,8月4日招工人考的试,到不担心考不上,老担心“超生”被卡下。我与村中的年轻人一样等待政审的结果!人们什么也干不下去,有人在大街闲谈,我却在家里看书!   经济压力,我前途的压力,大女儿刚出院,二女儿又咳嗽喘的压力,将妻子击倒了。妻子的疑问:“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我只能空洞的安慰妻子说:“快了,困难时期过去就好了。你去河北妈那住几天火就消了!”   我的希望在将来,妻子的希望在现实。妻子即使穿补丁袜子也无所谓,老这样坐吃山空,心里没底气。   我踩着现实的泥土,在这愚昧落后的乡村,只有用知识寻找生活出路。无有知识的力量,希望的招手,我将克服不了困难。我是妻子的希望。妻子无论怎样不舒服,不想饭吃,也要强吃,恐怕孩子无有奶吃,恐怕影响我的心情!   夜里我时常仰望夜空,皱着眉头:困苦、挫折来吧,是否能够使我屈服,压力越大,反作用力越足!      【7】      30日夜里,只两个多月的二女儿肚子鼓鼓的,眼睛发直,手抓脚登的老哭。妻子摩挲着女儿的肚子也哭!   在半夜里,我连叫在敲的叫开村医的门,家里二叔揉着眼睛说:“晚上打的针,不能再打了。用干葱炒盐腾小腹试试。”   这是过去“治病”的土办法。妻子照办了就是不管用!   唉,深更半夜的去哪里求助。后夜两点我又去找别的村医,他让去尹庄卫生院排尿!   我不想在麻烦别人了。母亲将大孙女抱他们屋去。我抱着二女儿与妻子出了家门。   顶着朦胧的月光,走过寂静的村庄,穿过阴森的山筒子,沿着湾转的山路向西而去。当到尹庄学校东河沟时,翻着浪花的河水已经将踩着的石头淹没。我犹豫了片刻,鞋已经在半路踩进泥水里湿了,抱着女儿,背着妻子趟过河水!   十多里地山路用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凌晨4点来钟到了尹庄卫生院。   值班大夫问了病情,又看了眼睛,说:“瞳孔发大,药物中毒”。先打了一针,等白天让“名医”看看。   早起在尹庄老姨家休息,早饭后又到卫生院,“名医”让去新集医院。   新集是镇医院离乡卫生院20多里地。我抱孩子在公里边遇到村中的大叔运华,他借我给的自行车,到新集诊断为:感冒,支气管炎,要住院观察治疗。办了住院手续后,听住院的说,住了几天院不但没好,还加重,妻子改变主意,还去给大女儿治病的化肥厂医院。于是妻子找到院长——妻子培训时的老师,才退了药费,可不退手续费。   经过一番周折31日下午6时10分又住进了大女儿6天前住过的医院——马兰庄化肥厂医院!   又住了5天院:31日,化验费,0,2元,药费,1,45元,9月1日,0,96元,2日,药费,1,24元,注射费0,40元,3日,药费,1,08元,注射费,0,40元,4日,药费,0,48元。5天住院费:5,5元。      回想到这里,已经出来一个多小时。我仰望灰白相间天空,躲避着四射刺眼的太阳,11点,我要下山了。想起孩子小,工作前的最困难时期,如果没有日记,那时的具体细节就写不出来了。我读书,经事、记事、写事,是长期坚持下来的习惯,我不讲吃穿,虚荣,但讲究整洁、具体、系统。我观察现象但想本质,喜欢形式,但注重内容。我寻找的是一种精神,由此,思想支配的行动,行动产生的结果。我明白了,家庭、工作、事业是人生三部曲。要想谱写家庭和睦幸福曲;工作圆满退休曲;事业成功欢乐曲;就必须有高昂的主旋律,在不懈努力中不断谱曲填词,是的,我退休后将以前填写的词谱曲发表。      长期服用苯巴比妥如何预防癫痫的发作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武汉治疗癫痫病什么医院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