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美】美人迟暮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创意美文
摘要: 花开的时候,最美。花瓣凋零,又枯萎。与其等到花落才追悔,何不在花儿最娇艳时,闻着花香醉? 以前,我总能听到如云这个名字。在母亲口中,无论她的长相,身段,在我们村,那都是数一数二的。母亲虽把她夸得美若天仙,但对她的人生,却唏嘘不已。   如云年轻时就是一个标志的美人儿,身材高挑,皮肤白皙,那双眼睛最是勾人,瞅上一眼,之后的许多个夜晚,怕都要魂牵梦萦。   但就是这么个美人,情场却不尽人意。她的家境还算宽裕,父亲是村子里有名的能人,对她的管束也是极为严格。但越是这样,她就越叛逆。于是,她的父亲就想早早为她寻一门亲事。   可,村里那些小伙子,都是普通人家出身,要出身没出身,要气质没气质,如云心高气傲,又怎能看得上眼。对他们的殷勤,如云从不拒绝,她也似乎很享受这些恭维带来的满足感,但她也绝不对他们许诺。   时间一久,有的小伙子耗不起,便不再围着她转,转而娶妻生子,过日子去了。谁会等着一个毫无希望的希望呢?   终于,她的身边除了林风,再没有那么多仰慕者。林风不像其他人,他没有那么多话,也不会献殷勤。甚至他还有些黑,有些瘦。放到人群里,绝对是最不抢眼的那一个。对他,如云真的没有兴趣。   这年夏天,如云的一个远方亲戚来了,还带着个年轻人,说是一起合伙做生意。都说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个年轻人,也不知给如云施了什么法,包括她的家人,都围着他转。他们走的时候,带走了如云。   那天,林风站在村口,呆呆望着如云远去的背影,伫立许久。一年时间不到,如云的母亲就发生意外,过世了。林风也经人介绍,娶了一个外地女人。至此,如云都没有回来过。   如云再出现,是在几年之后。不过,她的身边多出来一个小女孩,模样乖巧,惹人怜爱。不用说也知道这个孩子,是她的。此时的她,身材虽没有太大改变,但面容却有些憔悴。看得出,现在的她,过得并不如意。   如云回来的事,在村中传得沸沸扬扬。而她,也被人们指指点点,说三道四。有人说,如云是被当初那个亲戚骗走,带去酒吧做小姐了。也有的说,是被那个亲戚的合伙人包养,当二奶了。甚至更有人说,如云是被卖到偏远山区,这才逃出来的,众说纷纭。   究竟真实情况如何?不得而知。恐怕只有如云自己知道。但着实不得不佩服人们超乎寻常的想象力,以及道听途说的能力。   林风讨厌人们对如云的妄加评论,在他心里,他宁可相信如云还是原来那个单纯,漂亮,甚至还有些叛逆的女孩。他不允许他们诋毁如云在他心里的形象。他的眼光,犹如一把利剑,透着寒气。在他的眼神里,人们也总能感觉到敌意。路上遇着他,也习惯躲开。林风的女人,实在承受不住村里人的闲言碎语,离开了林风,离开了村子。   可这些事,唯独如云不知情。或者,她根本就没在意别人的看法。回到村里的如云,没过多久,又像从前那般光鲜,如果不是带着一个小女孩,谁都会以为她,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而她,也终究还是要嫁人的。   和她结婚的,是同村一个大她五岁的男人,矿工。村里的女人不喜欢这个职业,聚少离多,不知哪天醒来还会沦为寡妇。这不是危言耸听,邻村就有好几个女人,结婚不到五年,丈夫在井下出了事,留下她们孤儿寡母。这些女人年纪轻轻,守了寡,不得已,为了生活,只得另谋出路。而她们大多选择了改嫁。男孩,留给了男家,女儿则被带走,随母亲改嫁。所以,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矿工,除非,像如云这样,没有选择余地的。   男人虽平日不在家,但每个月却会准时把钱寄回家。如云本就一个美人胚子,时尚的衣着,精致的妆容,富足女人的仪态,都让她多出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模样也愈发招人怜惜,惹人疼爱。   村里的男人无不垂涎如云的美貌,甚至痛恨她的男人,暴殄天物,让这样销魂的女人,独守空房,替如云可惜。可她那样的女人,谁又愿意娶回家?真的,她还不如嫁给林风,至少那个傻小子能守着她,陪着她啊。可林风什么都没有,还离过婚,如云心气高,怎能看上他,跟他过呢。一群男人在一起,拿如云说事,除去心里不平衡之外,更多是因为闲暇,消磨时间罢了。   几年后,如云的男人还是出了事。留给她两个女儿和一笔钱。这个庭院,成了四个女人的天下。自如云的男人出事后,村里的男人便不再议论她,还有林风。他们可怜这个不幸的女人,也叹命运的不公。他们在心里,甚至希望能有个男人,照顾她。女人们之前羡慕嫉妒她的美貌,此时,更多的却是叹息,无奈。   如云没有改嫁,她守着女儿,守着这座庭院,直到她们都长大,再一一出嫁。这座庭院,是真的只有她自己了。她不再年轻,即使涂抹最高档的化妆品,也再难遮挡岁月在她脸上,行走的痕迹。但她依旧白皙,身材匀称,走路时仪态万千。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不得不说,她依然是这个村庄里,最美的女人。   她的门口,不时停着高档轿车。也有人看见过她从车里下来。其中的事,人们心照不宣。林风偶尔打她门口经过,也只是轻轻朝里,瞥一眼,从不驻足。他没有理由,也不敢停留。   如云还是很爱美,喜欢在头上戴花的习惯,也依旧没变。年轻的女人们,已经不流行那种装扮,她们更为简约,着装色调单一,面部更喜裸妆。和如云的装束,截然不同。如云的时代,结束了。   前几日,我总算见到了这位迟暮美人。站在自家门口,踩着高跟鞋,手拿木梳,轻抚她那如瀑长发。远看,她的身影,依然很美。可,无论她再如何搔首弄姿,花期一过,再美的花,也只剩落魄。   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她没有离开过这个村子,没有遇到后来那些事,结局会不会不同?她,从一开始,或许就已经住在林风心里,一个不知,一个不提。落花流水,最终,都将在时光的河道里,泯灭记忆。   花开的时候,最美。花瓣凋零,又枯萎。与其等到花落才追悔,何不在花儿最娇艳时,闻着花香醉? 哈尔滨看羊羔疯上哪家医院癫痫病怎样治疗才会好武汉治癫痫的靠谱医院在哪里长春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的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