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我遇“魔鬼”丁小村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茶艺
一、我遇见鬼   “老谢不老”,本人,六四年生,属龙,年底出生,属冰龙。文化程度大专,文凭可以说一直没用过,这次就自请自批任性的晒一下。农村出生,农村长大,家里排行老大,下面三个妹妹。   又不是征婚,说得这么详细干什么呢?哈哈,很简单,为了突出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及自我隆重的抬高说话的份量。   具体不记得看见鬼时是什么年龄,应大概不到十岁。   那个时侯,农村家庭基本家家都有一个家具叫“石柜”,“石柜”长大概二米五,不到二米高,一米宽,“石拒”内主要是储放稍微贵重的物件,“石柜”是家里的大件贵重家俱,都是摆放在亮敝显眼的地方。   “石柜”外表面的颜色大都是红色,且红得油光闪亮,人站在“石柜”前面,里头像镜子一样呈现出身影。当然没有镜子清晰,“石柜”越油光闪亮,呈现的影子越清晰。   有天放学回来,看到“石柜”上有一个高高大大的无头人影,我甩掉书包就往外跑。并大声喊:“有鬼!有鬼!!”   妈妈问我怎么了?我就把在“石柜”上看到一个高大无头鬼影说出来。妈妈说:“在何海奈(在哪里)!”一边去拿了一把菜刀举握在手中,一边喊:“在何海奈!老子要砍死咯杂鬼”,并往“石柜”走去。   对着“石柜”几声大喊:“一杂(只)么子鬼,老子要砍死你!”然后走出门外,仍然大喊:“一杂么子鬼,跑到老子屋里来了,老子要砍死你!”   好像鬼已从屋里跑出来了,躲在某个地方,妈妈要大喊让鬼听见,让鬼知道——妈妈老子不怕鬼,你咯杂鬼再来,妈妈老子一定要砍死你!   父亲常年在外做泥工,早出晚归,可能常看到床铺上有米粒出现,就问妈妈怎么回事,有几次听到妈妈说:“咯杂家伙(说我)肯定是钓鱼打米窝子身上装的米滴到铺上的。”   那个年代父亲是有绝对权威的,父亲没有骂我,我也没有争辩,也不能争辩,因为确实身上揣过米去打米窝子钓鱼。   事隔几十年后,妈妈跟我说过几次“我把米滴到铺上的事”,说是怨枉了我。   是妈妈的二伯伯告诉她,以后看见鬼,就抓米散到鬼身上——用米扎鬼。用米扎鬼这回事,对谁也不要说(包括我父亲),哪怕是受到怨枉也不能说出真相,否则就不灵了。   妈妈的二伯伯,我叫二外公,二外公跟我外公是当地远近闻名的泥工师傅。那个时侯建新房要画中梁,中梁上画的图案既有五谷丰登的意思,也有驱邪避恶的意思。能画中梁的泥工师傅很少,既要有绘画的功底,又要懂驱邪避恶术,二外公跟外公都能画。   二外公知道我父亲的三叔是打地主时吓得上吊死的,上吊死的人变成的鬼叫“吊死鬼”,“吊死鬼”是没有脑壳的,“吊死鬼”要寻亲人——要寻我妈妈去。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不知是妹妹们哭吵得父亲心烦?还是怎么的?父亲寻找妈妈,发现妈妈把自己关在旁房里(照样住人但非正房),门是栓着的,妈妈不开门。   父亲用脚踹坏了木门,妈妈在里头搓绳子要上吊。妈妈不理父亲,一味地搓绳子……父亲举起手掌打在了妈妈的脸上,妈妈开始又哭又闹……   父亲要我去喊外公外婆来,我去喊了,外公外婆来了……   不久后,我家下边屋的黄老倌上吊死了。   多年后听妈妈说:“她看见鬼骂鬼的时侯,黄老倌碰到过二次。”   黄老倌说:“你在咯里骂么子啊?”妈妈把看见鬼的事说了。   黄老倌说:“在何海奈?我去捉住咯杂鬼!”   不知妈妈是要突出黄老倌胆子大敢捉鬼,却最终被“吊死鬼”寻了去呢?还是要突出“吊死鬼”厉害!把要敢捉鬼的人寻去了,或者是庆幸自己没有被吊死鬼寻去。   “我遇见鬼”的事,长大后,常寻思,天下哪有鬼呢?尤其自己是有大专文凭的人,又是个唯物主义者,肯定是那段时间听了鬼故事——当时肯定是看到自己的影子自己吓自己。      二、遇见“魔鬼”醉哥   三月十八号,下午四五点钟,玉儿邀请我加入醉哥的“高山流水微信群”,早就想进一步认识醉哥了,我欣然同意。   于文学也好、网络文学也好,哪怕有一张大专文凭,但也属于高龄文学爱好者。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四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江山文学网注册为会员,才开始网文写作,故属于文学新人。   但我激情澎湃,开始时是把自己很想写的东西写出来,后关注文友们的文章,后关注整个江山网的文章。不断地筛选出我喜欢的作者,从他们的文章里汲取营养。   醉吟烟霞就是我认可学习的文友,第一次阅醉哥的随笔《书香不在》,感觉写得真“随”啊!是我学习的绝好随笔范文。   抑制不住激情的给文下面写读后点评:“行文看似漫不经心,真乃‘随笔’,却渗透着作者的底蕴!学习了,向作者问好!”   点评意犹未尽,继而又点评第二条:“作者文里常出现一个‘点’向上发散,但立即收回!这就是文字的驾驭能力!这就是思绪的掌控能力!作者为何不顺势发散一下?这就是时势的需要!这就是作者个人修养的体现!”   阅此文,看到了作者深厚的底蕴,感受到了作者闲适的心。感受作者在文学路上走到这一步真不容易,感觉作者具备进一步向前冲刺的能量。   激情的我对作者绝对看好的点评第三条:“阅此文,意犹未尽!似侦探发现了可疑之人,作者文笔有深厚的底蕴,且作者心境非人云亦云之心!作者有能量在文学路上高攀!鼓励作者大目标前行!莫费一生修得手中笔!”并把这一条重复地点发了两次。   阅醉哥散文《雪中纷飞的遐思》,我点评:“阅此文约近一半时,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往下快速划括,此文是一篇绝好的散文啊!往下划括是担心作者置为随笔投稿,我幼稚的担心起作者高人来了。感觉此文为朱自清散文第二作品,且朱自清文风浓烈,提前祝贺作者此文应将获得精品!”   阅《雪中纷飞的遐思》,感觉作者醉哥何止是高人啊!——简直是“鬼”!   不,我前文写的“我遇见鬼”——还只是个普通的吊死鬼,不是最终没把我妈妈寻去吗?转而寻去下边屋里的黄老倌吗?可见这个吊死鬼道术还不算高。   醉哥是“鬼”!更是“魔鬼”啊!散文需要情到,才能文到!——醉哥已是“魔鬼”之情啊!      三、我遇“魔鬼”丁小村   加入醉哥“高山流水”微信群,我排在第二十位。玉儿早给我说了,都是醉哥的朋友,都是文学书画类的高人。   我第一个工作就是发二十个红包,参拜各位高人!没想到包括自己在内,最终只抢了五个红包。沮丧的在群里开玩笑说:红包每人一个,怎么都不抢啊!这么不给我面子啊!   玉儿说:“这个时侯,可能大家都在吃饭呢!”   几位微友相继把作品点发上来,丁小村点发了《你的青春里,那些走过的人,那些闪光的瞬间》,阅完,感觉此文很不错。文章上部的右边显示“丁小村言”,点了一下后显示“丁小村言公众号”,点了关注,继续在公众号里看了几篇文章,感觉都不错,都是我喜欢类的文章。   看《要么爱,要么死》时,激情不断高涨!心中澎湃般感慨:如此之好的文啊!   我先把《要么爱,要么死》文章点发过去。继而写阅后感评:“粗看了丁小村好几篇文章,阅读完这篇《要么爱,要么死》,爆发出来对丁小村的形象是——丁小村是“魔鬼”,原本对文人的看法是怪,是与众不同的怪,怪是文人的特色,不怪也成不了文人,当然这个怪是指的文人的怪思,阅读完这篇文章——丁小聪给我的形象是“怪魔”!我本激情的还要写几篇随感,现阅你的文章后——怪掉了我要写的激情,已被你的文魔上了!会连续粗阅下去,到时要跳出你的魔写一篇《我遇魔鬼丁小村》,但愿十天之内能跳出你这个‘魔’!”   魔鬼丁小村肯定感觉到了,不点关注是看不到这篇文章的,加上我把这篇文章点发过去了。   魔鬼丁小村回:“@老谢不老 [抱拳]谢谢!这是朋友般的评价,敬领了,以茶为敬,遥致一杯[咖啡][咖啡]”   醉哥回:@老谢不老 哈哈哈哈,你掉坑里了[呲牙]   我回醉哥:“@醉吟烟霞 ,是!现把我的日常生活全打乱了,十天之内全部看“丁小村言”。其实这种感慨不应该说出来,就是说出来也不要说得那么偏,但我认为遇到了真魔鬼,就应该把他说成是真魔鬼,说出来最大的收获是给了自己学习的压力,就不管文友们会去如何笑话我了!”      四、丁小村的责任心   (采用作者原文摘录的方式)   《百万人读你,不如一个人爱你》   ……   玩弄点小花招去对付读者,是你在低估读者的智商。用不真诚的态度来写作,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还要变成白纸黑字来糊弄读者,那是你在侮辱读者的感情。   ……   也许世上真的只有一个人在读你的作品,但你必须保持这种庄重,尊重这唯一的读者。这时侯,你的文字赋有了重量,胜过了那些十万人百万人赶热闹阅读的轻浮文字……   这可能是对一个写作者最好的回报。      《写作何为》   早安,朋友们!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丁小村村言”的支持,谢谢你们陪伴我、鼓励我写下去。   作为一个作家,试图摆脱体制和资本双重异化,我已经拒绝向任何媒体投稿——是为了让自己的写作更自由一些,也为了能发出一些独立的声音、也让自己尽可能地去探索写作的无限可能。   对于写作者来说,现在是一个深塞时节。   可能对于很多人都一样:一方面是我们面对一些没有经验应对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可能惶惑;另一方面是写作者面对更为森严的文禁,有人感慨不知道能写什么(有位时评作家说,写什么都可能被删)   ……   我为自己的写作定了几个标准:   第一、正道直行,说良心话。   第二、文质兼美,让人看了有欣赏文学启发思想的增益。   第三、文学之美永恒,因此写作的文字不要过时,不要被时间快速过滤,过了三五年,你再读我的文字来验证。   第四、我们面对一个从未遇到过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文字也一样——也许有人认为我写的不是文学,那你拿什作为参照的呢?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不是文学。   ……   我对自己说:写作,无非是发出一点微弱的光;它至少可以照亮自己。      五、丁小村的哲性或诗性   《三棵老树,用另一种方式打开春天》   ……   这棵老树能容纳一切:它的树根部,两棵幼树就像儿孙辈,已经长成了大树;它的树身上,又长出另外品种的树,它不排斥这些“异类”,把自己的身体变成了别人的营养地;它的树梢上,有鸟雀筑巢,有蛇鼠为穴……   这棵老树把自己变成了一座万物的栖息地,在这里众生平等,都能得到它的庇护。   它若不是神,谁还有神性?   ……   世界上必须有这么一棵树:你在它面前,必须跪拜,表达对于生命的敬畏;你在它面前,必须安静,来体会时光的宽阔;你在它面前,还必须庄重,这是对于神迹的祟拜。   ……   我拥抱了这棵树,就像拥抱一团激情:每个人都需要盛放的激情,不管你有多衰老还是多幼小,生命本身是一种激情。我叩拜了这棵树,就像叩拜一个神迹:如果我们在人间看不到神迹,那就到大自然中去寻找吧,人生需要神迹,因为平凡而堕落的生活,往往把我们的生命消磨。   活了几百年的老树开花,让树下的我,也感觉到生命的鲜活:它已经不是树,而是启示录。   ……   一棵老树可以宣示神迹:你有神性,它给你神示;你有佛性,它给你佛心;你有诗心,它给你诗意;你有爱意,它让你感受到爱情……   世间必须得有这么几棵老树。      六、文学为谁服务   文学是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表现作家心灵世界的艺术……   文学创作者要反映什么?表现什么?就是作者撰文的立意——立意就存在为谁服务的问题。   把文学创作者比喻成老师,老师只为班上前三名学生服务,前三名学生肯定说这个老师是好老师,三名后的学生肯定就会否定这个老师。   丁小村作家是为全班同学服务,为全社会各个阶层的人服务。且文学性高、作品产量多(二零一六年有二百二十八篇)、文学内容涉及面广。   三月十八日,初识丁小村作品,就认为丁小村是个“魔鬼”作家。好奇心驱驶,想进一步熟悉丁小村何许人也?   百度丁小村:   汉中《衮雪》杂志执行主编、陕西省作协理事、汉中市作协副主席。   个人成就:   著有诗集《简单的诗》   发表中短篇小说有二百多万字,作品曾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刊物转载,两度被收入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年选。   代表作品有短篇小说《玻璃店》《微醉的周末》《解剖》中篇小说《给少女薄荷》《哑巴的儿子红树》《谁在深夜唱歌》《流窜》等。   以上是百度上搜索“”丁小村”呈现的内容。   作品是在正规媒体发表的作品。未发表收录在《丁小村言》公众号里的文章,估计超过百万字。   《我遇魔鬼丁小村》,文章开篇写“我遇见鬼”,目的是为衬托“我遇魔鬼丁小村”。   “我遇见鬼”使我恐惧,但鬼最终没有把我妈妈寻去!   “遇见魔鬼丁小村”使我惶恐使我惊叹,惊叹天下竟有个“魔鬼”丁小村!“魔鬼”丁小村已打乱我的日常生活,且会魔我多久?会鬼出一个什么结果?我一概不知!   我是六四年生人,过天命奔耳顺之人,有大专文凭之人,已受影响深深——丁小村是“鬼”,是“魔鬼”,是也是,不是也是!   当年“我遇见鬼”,鬼是可恨的——要寻我妈妈而去。   “我遇魔鬼丁小村”,丁小村是可爱的,爱是有代价的,阅“丁小村言”既要付出时间,也要花费精力,且久阅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我本草民一个,平常到处寻找好文章,但一切都是随意、随意而寻、随意而学、随感而抒。甚感此路走下去也很不错,每日满满的!既有要寻求好文激情怦发地释放,也有寻到好文喜而读之得兴高采烈。   现《我遇魔鬼丁小村》,“丁小村言”上文章多而美!自是省去了“寻”文的辛苦,也省去了“寻”到好文的期待,更省去了“寻”到好文喜而读之的那份惊喜!   “我遇魔鬼丁小村”会让我失去草民之学的自喜自乐,我会获得一个更好的草民自我吗?会草民升级,获得一个更高级别的草民吗?   “我遇魔鬼丁小村”,会魔我多久?会鬼出一个什么结果? 武汉的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哪家好治疗癫痫那个医院好郑州癫痫病的症状是什么卡马西平能长期服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