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丁香】迷失的灵魂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茶艺
一段情,随着岁月风干,一帘心事,随落叶凋零,事事多变,缘来缘散,执笔画梦终难成圆。窗外,片片枫叶飘摇着萧瑟,那熟悉的身影,已渐行渐远,悄然梦寒,不语不言各自一方天。――题记
  
   孙露走了!
   接到同学打来的电话,愣了半天!走了?孙露?那个整天笑嘻嘻的人离开我们了?
   欣,你赶紧来吧,我们在殡仪馆集合,送她最后一程!
   放下电话,发疯的驱车赶往那个远离喧闹市区,孤寂清冷的地方,停车落锁,双腿打着颤,一步,一步又一步胆怯的迈步走进纪念大厅。
   环顾四周,整个大厅静的可怕,迎面墙上挂着一条白底黑字的条幅,[孙露,一路走好],横幅下,黑色相框里镶嵌着温婉可人的孙露,直击眼底!
   我的心嗖的一下拧在一起,眼泪哗哗的流,我们几个相好的同学相互簇拥着,肃立在一边!
   出来了!孙露被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推出来了,黄色的袋子里装着亲亲的人,我再也控制不住,扑上去抚摸着安详的丫头,孙露睡着了,睡
   得那么深沉,任凭我们怎么痛苦的呼喊也不再回声,傻丫头,怎么就舍得离开了呢?丫头,起来吧!别睡了,你是不是冷,脸上挂着霜花,我
   脱下自己的风衣,轻轻地,轻轻地盖在她的身上,注视着灵魂已经远去的孙露,仿佛就在昨天,昨天还在一起嗨皮。
   认识孙露是要从一起就读的高中说起,我们同学八个分在同一个宿舍里,孙露是其中之一。我作为舍长,在分床的时候,根据高矮胖瘦来
   分上下铺,胖的睡下铺,瘦点的,因为灵活睡上铺,大伙基本没有异议,就在大伙忙着收拾床铺的时候,孙露走过来,轻轻的拉我一把,
   “舍长,商议个事呗。”
   “啥事,说。”
   “我俩换个位置吧。”
   “为嘛”!“我恐高”。
   哈哈,“行,我去上铺,躺的高,看的清”。
   就这样,孙露跟我成了上下铺,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孙露对我也特别好,打饭,打水,样样抢在前,我被她照顾的都有点不好意思。我们的家都是在农村,星期天回家带回的土特产永远是我们的共享。深深的友谊也在扎根紧张的三年高中学习生涯中。
   孙露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妈妈早早因病去世了,父亲因为思念妻子太过伤心,得了抑郁症,孙露打小就很懂事,学会了观察父亲的脸 色,在小学读书时,每天课间都要跑回家里,看看爸爸是否平安,她幼小的心灵承担着本不该承担的压力,洗衣,做饭,喂鸡,打猪食,她的童年,少年就是这样慢慢的熬过来了!孙露学习上也很争气,考上了高中,学费还是她村里老少爷们给凑齐的!
   三年高中,孙露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细眉细眼的,一笑两眼就弯成月牙了,腮边有两个浅浅得酒窝,为了照顾生病的父亲,孙露放弃了高考,在亲友的帮助下进了一家工厂打工!后来,又在亲戚的安排下嫁了一个嫌地不平的瘸腿男人,那个男人对她并不好,一直欺负她,一直逆来顺受的孙露过的一点也不快乐,直到一天,车间分来个退伍兵给她当徒弟。
   退哈尔滨癫痫病检查的费用要多少伍兵叫王志文,别看名字取的像个文人,1.8米的大个子,国字形的脸上两道浓浓的眉毛,大大眼睛还是双眼皮,鼻梁挺直,络腮胡子看起来有点凶!别看他凶巴巴的样子,整天跟在师傅孙露后面转,时间久了,孙露有了喜事,烦心事都跟他讲,俩人不知不觉有了感情,相互离不开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孙露那个瘸腿丈夫不知从哪里得知了消息,不容孙露辩白,操起一根木棍狠狠地打了下去,孙露硬是咬着牙,一声不吭,尽着他打,等那个男人打累了,她艰难的扯了扯嘴角笑了。
   孙露就这样结束了十几年的痛苦婚姻,然而,她并没有跟王志文走在一起,因为这个善良的女人不忍心破坏心上人的家庭,在人生道路上孤独的跋涉着……
   了解到孙露的情况是一次同学聚会上,得知她的艰难处境,我们几个同学千方百计的打听到她的联系方式,然后约她一起出来见个面。
   记得那日是个深秋的下午,我们约好了在一家茶楼碰面,她是最后一个到的,骑着自行车来的,看的出来,她心里似乎纠结过,依然的细眉细眼,浅浅的酒窝仍然楚楚动人,微笑一直挂在嘴角,我们几个大声说着那些陈年趣事,孙露就是那样安静的坐着,不时的给我们倒水续茶。我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轻轻的揽住她的肩膀,没有说一句安慰的话,她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同学们默默的为她递上纸巾。别委屈了,孙露,我们知道你是善良的丫头,想哭就痛快的哭吧!不知过了多久,我们在茶楼续着同学情,不顾外面的天完全黑了,霓虹灯照亮了这个喧哗的城市,拉开了的夜幕,提醒着我们各自分开回家。
   中断十几年的友谊,又重新衔接起来。孙露清秀的面容上依然透着疲惫,我们同学也曾热心的为她张罗相亲,都被她婉转拒绝,我们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
   透过泪眼注视着平和安详的孙露,就这么离去了?为什么呀!
   “你们中有人叫欣的吗?”
   “我就是”
   “孙露留下一封信,给欣的!”
   我颤抖着接过孙露单位工作人员递过来的信。
   癫痫病小发作治疗要用哪些药物? “欣,对不起,我走了,烦请跟同学们说声,孙露对不起大家了,我去另外的世界了,因为他在那里。我知道,我的离去会伤害了大家对我的期望,没办法,我累了,再也无力走不下去了。从小妈妈去世的早,没有母爱的孩子可怜,只从我们同学相识,你一直像个姐姐那样关心我,使我再此拥有了亲情和依赖,看着你们都考上了大学,我暗自哭了不知多少个夜晚,命啊,多少次幻想跃上枝头做凤凰,可惜,醒来确是被折翼土堆里觅食的鸡。后来我嫁人了,尽管他是残疾人,期望他因为身残而珍惜我,命运再次打击了我,哪知道他身残心更残,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直到我徒弟王志文的出现。欣,你知道吗,我们虽然相爱了,但是没有做出格的事,我知道,如果那样会变得庸俗,我的灵魂会丑陋不堪,我渴望一只有力的臂膀变成我温馨的港湾,但是,他也有家,有个可郑州癫痫病的治疗疗法爱的女儿,我不能做出伤害他家庭的事。尽管我们的事被别人尽情渲染,我们曾经拥抱过,亲吻过,但是,我们没有肉体出轨,只是精神上出轨了!欣,感谢你跟同学们的帮助,是你们在关键的时候拉了我一把,欣慰的是你们没有被流言吓倒,没有嫌弃我,使我重新找到欢乐!我以为我会为了他好好的活下去,只要远远地看着他平安我就快乐!可是老天爷再次作弄了我,带走了我的爱人,带走了我赖以生存的希望!欣,请原谅我的不坚强,我累了,真的累了,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们已经阴阳两隔,相信我,我不会再痛苦了,也不会再哭了,因为天堂里没有眼泪!保重啊!欣,我找他去了!”
   他!王志文吗?我疑惑的抬头询问孙露单位的同事,怎么回事?
   孙露单位的同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可怜有情人不能成眷属!王志文出车祸去世了!但愿有来世化蝶成武汉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呢双!
   孙露啊!苦情的傻丫头,为了追寻这份爱随他去了……

共 258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