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亲情】永远的春天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那个春天,男人和女人领着他们的四个孩子举家从临街的二层阁楼迁到工厂的家属院,简易的平房,却有着三室一庭的面积,于他们已是奢望得来的礼物,特别是庭院也有十多平米,每日可看到尘埃在阳光下舞蹈。   因为有了阳光充沛的空间,男人就想养花,他买了种子,小心翼翼地将它们撒进小小的土壤里。不久,那些花的种子便开始在他们的院落里肆意地生根开花。加之扦插的类别,很像一个盛大的花族聚会,有蝴蝶兰,吊金钟,仙客来,夜来香,栀子,海棠,还有一盆黑色芙蓉,等等。虽然都是些卑微的花草,在男人眼里,都像是珍宝。有些花并不在一个季节开放,可到了夏天,它们一定会竭力展现各自的媚态。他们方正的院子成了小小的花园。   在阁楼过完最后一个压抑的冬天,他们终于看到了永远的春天——院子里盛满了阳光,盛满了一家人对于新生活的畅想,那些花儿就是美好的见证。   孩子都小,最大的也才十六岁,正等待着响应着国家号召,到广阔天地去有所作为。他们和父亲一样,热爱着那些花儿,争相的浇水施肥,和花们一起成长着。常常男人坐在花的旁边,抽着廉价的烟,却满怀着无限的惬意;女人坐在男人的对面,织着手里的毛衣,或是缝补着孩子挂破的衣衫,他们的目光会不时停歇在那些花儿的身上,有着满足和欣喜。夏天的夜晚,满院充溢着香气,他们坐在那儿,不用驱赶蚊蝇,那些小生灵们早已在花的气息驱赶下逃遁了;冬天来到了,室外变得凛冽,空气也似乎结了冰,大部分的花只剩下绿色的枝干,孩子们学着父亲的样子,黑幕才刚刚拉上,他们就把依然开放着的花一盆盆地搬进屋里,当太阳有了欢喜的笑脸,他们再一盆盆地搬出来,迎接阳光的约会。   花的家族在壮大,一些需要移植的小家伙们却找不到栖息的床位。于是男人买了白水泥,用借来的模具,浇铸了许许多多的花盆,方的,圆的,还有棱形的,男人还特意在方形的周围雕了图案,看起来就像工艺品。很好。女人说,只是盆子重了,孩子们搬着吃力。   果然,久了,孩子们不乐意,他们还都是小学生,除了做功课,每天还要服侍这些花,新鲜感一过,他们就不耐烦了,有时故意装做读书很用功的样子,免去搬运的劳役。   十年后,那些蓬勃的种子又该寻找新的落脚地,院落里已经安置不下它们扩张的身躯。终于,他们申请到了一套带矩形阳台的单元楼,男人和女人带着一儿一女,还有半汽车的花盆,搬到了楼上。那些花儿在阳台上,被铺展了双层摆放,隔了一层透明的玻璃,仰望着天空和阳光,快乐地成长着。两个出嫁的女儿回来,慨然地说,冬天,可以不用再做搬运工了。   可是,他们爱花的愿望却与日俱增,慢慢,他们又开始扩张花儿的领土,在另一间卧室的外侧,搭建了一方平台,供养着成群的花们。他们的家像是一直停留在万紫千红的春天。   渐渐,孩子们相继走出了家,有的还走出了国门,剩下男人和女人守候着春天的花园,那些植被成了他们精神的园地。   冬天来到的时候,没有孩子们的协助,男人和女人就将平台上的花卉自己动手搬进搬出,忙完,两人累得喘息,却也欣慰,觉得还有力气服侍这些另类的孩子。   又是十年过去,是丈夫72岁生日的那天,他的不适被医院定性为患了不易医治的大病。那些日子,女人和孩子们每日奔波在医院和家的路上。除了回家做饭,女人就呆在医院,陪他说话,喂他吃药。他问起,春天了,花儿该开了吧。她说,开着呢。他绽开干裂的嘴唇笑了,说,花儿只要都开着,我就能活过春天了。   男人的话让女人惊悚。   她走进阳台,却发现那些花像人一样缺少粮食的营养,已瘦弱的剩下纤弱的躯干,土壤皲裂着,像风化的沙漠。她突然心里就升起某种不祥的暗示,是不是它们以倔强的妥协姿态,为一个生命唱颂挽歌?她暗自垂泪,咸涩的水落在干枯的花的身上。   尖锐而刻薄的电话铃切断了她眼泪,最可怕的消息钉在她忏悔的一刻。   从此,那些花儿,那些被男人娇宠着的花,就留给了她一人。她把时间的大部分都交给对花的挽救和抚养上。终于,她的爱,让那些暗淡的生命重新唤发了生机,它们绽放出的绚丽,给她的生活增添了明媚和温暖。她让孩子们给各色的花儿拍了照片,在祭拜男人的时候,立在他的墓碑着。女人说,你看,那些花儿都开着呢!   又是一个十年,日子流水一样匆匆而过,严酷的风霜又开始袭击脆弱的生命。女人把手搭在花盆边,却发现怎么也无法移动它的重力,她试探了多次,最终放弃了,只救回了小些的花盆,那些水泥做成的,原地纹丝不动。她想叫孩子们回来,替她拯救,可是她又隐隐地不忍,孩子们都在忙着,他们怎么永远都没有停歇的时候啊。   就这样,她没有力量救助那些被季节侵略的植物,每天,她都坐在窗前,看着它们在风中战栗,她的心也会不寒而栗。   离开始养育花儿的时间,原来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      她独自发问:是不是当所有的花败了,人的生命也都走向了尽头?她有些悲嘁,有点心痛。她知道,那些花同她一样,有的已经很老了,经不起任何的摧残和考验。她再次有泪流出,被恰巧回来的女儿看到了。   女儿们开始频频地回来陪她,把生活的重心偏移于她,看她坐在阳台的中央,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然后用手背抹去眼里的“沙尘”。她总会在被女儿们撞见的时候,解释说,是沙尘落在了眼里。   女人一天天地瘦下去,女儿尽力地改善着饮食,国外的儿子还寄来很多的滋补品,可是她的身体并没有明显的恢复,体力也一日日地不济。   女儿们劝她,到医院吧,去检查一下身体。   她摇头,说医院那地方,进去就难出来,你爸就是。   女儿们想接到自己各自的家,照顾起来也方便。她说哪里都不去。她像是很生气,目光向着阳台的方向。女儿明白,那些花,是母亲对父亲怀念的唯一介质。   后来,女人开始恋床,她似乎虚弱的没有了叹息的力量。   冬至那天,她在昏迷中被送进医院。她的身上插满了管子,液体分两路进攻她的血管。   醒来,已是一周后,她看到孩子们都围在床边,眼里透出红浥。   她问,那些花是不是都开着?   女儿回答,是,都开着呢。   她说,带我看看吧。   女儿说,妈,一会让你的儿子带来吧。   她点了头,然后闭着眼。她的眼里顿时出现各色的花,蝴蝶兰,吊金钟,芙蓉,还有火红的芭蕉……那些花里似乎还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知道,那是喜欢摆弄花的男人。她说,哦,我可以活在永远的春天了。然后她微笑着呼出了最后一口气。   其实,半年前,她就知道自己得了和男人相同的病,她怕有一天,她消失在医院,连花儿都不会为她送行。她要守住这些花,这是男人留给她的最后的礼物。   就在她安静地闭上眼睛时,她的儿子把门外鲜花店的花买了一车送来。那些花儿多么漂亮啊,它们身上甚至还有欲滴的水珠,花朵丝绸般的柔软,绿叶也清脆可人,像是刚从温房的水里被打捞上来。它们排列在病床边,吐出淡淡的清香。尽管外面有着凛冽的风声,可这里却像一个春天。   女人就驻留在这个冬天里的春天了。 湖北颞叶癫痫新疗法武汉癫痫病大发作治疗黑龙江治疗癫痫病首选是哪家荆门看癫痫那家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