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秀山祭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爱情小说
破坏: 阅读:733发表时间:2018-10-25 10:04:52
摘要:秀山上,一块石头的诉说……

秀山上,一块石头的诉说……
   夕阳西下,晚霞轻柔地洒在秀山上,也洒在我苍褐色的身躯上,泛出别样的光泽,柔和而凝重。
   我矗立在深秋的冷风中,嶙峋敦厚的身躯被夕阳拉得很长,影子透出几许阴冷的寒意。
   四周光秃秃的,只有几丛刺蒺的枝杈向空中伸出尖利的手,仿佛在索取,也仿佛在呐喊……
   一阵风呼啸着掠过,旁边的枯草发出嘶嘶拉拉的呻吟,它细若的茎被风吹折了。北风卷地白草折,它们扛不住这肃杀的风的肆虐,迟早会一一被折断,最后匍匐在地,臣服于这猎猎寒风的狞笑声中。
   只有一块秀山脚下的活了上万年的磐石,任凭风吹雨打,兀自岿然不动。
   记不得我在这里有多久了,我的身上积满了古时候的神话,见证了山神水鬼树精花仙狐妖的悲欢离合、恩恩怨怨。年代太久远了,主角都躲进岁月深处了,我沧桑的记忆也模糊得支离破碎,连不成一个个完整的故事。
   我最怀念的,其实是几十年上百年前的光阴。
   那时候的秀山,担得起“秀”这个名字。山不甚高,却各具情态:北坡突兀而起,峭拔欹嵚,巉岩偃蹇;南坡水草丰美,古木参天,鸟语花香;西面与群山相连,连绵蜿蜒,层峦叠嶂;东面与平地相接,开荒种地,庄稼衍衍。平坦处茂树林立,险峻处绝壁如削。不大的一座山,想翻过山到那一边基本不可能,需要绕几十里地,正应了乡里人说的“看山跑死马”。
   山中写意般泻出几多山泉,或潺湲成条条清溪,或汇聚成泓泓碧潭,清澈可见游鱼细石,澄净可见天光云影。我的脚下就有这么一潭。我的四周密林如织、蓊蓊郁郁,空气都湿润得能拧出水来,我的身上长满了苍绿的苔癣,那苔藓也绿得从容。
   那时候天瓦蓝瓦蓝的,白云安闲地在在天上飘着,幻出万千姿态。鸟儿们偶尔在我的肩头歇歇脚,啁啾几声,斜斜飞远。
   放牧的老人和孩子每每在斜阳挂树梢时赶着牛儿羊儿在我这里停下来,老人掏出烟袋锅子,啪嗒啪嗒抽上几口,孩子则到水边洗洗头上的汗珠子、腿上的泥巴点子。他们等牛羊们排着队到水塘里喝足水,再晃悠悠地赶下山安歇。
   夕阳红尽,那花儿朵儿一般的红衫儿绿女子,嘻嘻哈哈的在我的身上洗衣淘菜,棒槌不轻不重地敲打在衣衫上,也敲打在我的背上。偶尔有几对红男绿女钻进密密的树林里,说一些摘星星揽月亮的情话儿。
   我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日子,热闹的热闹着,安静的安静着,相爱的恩爱着,相守的陪伴着。我俯视着脚下,村庄如画,水塘如镜,河流如带。头顶是蓝天白云,脚下是黝黝厚土。
   我以为,我会一直这样陪着花的芳菲、伴着鸟的自在、拣着云的幽梦、听着水的欢歌,朝朝暮暮,恒恒久久,不忧不惧,相伴相守。
   这样的日子,有一天被那机器开进来的轰隆声打破了。
   那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刚睁开惺忪的眼,看见鸟儿们惊慌失措的,东一头西一头乱撞,从它们的只言片语里,我听明白了:山的那一边,要建一座水泥厂。原来这山上的石头叫石灰石,是生产水泥的上好原料,从此树被一株一株的伐倒、一车一车的运走。北坡的树林,成片成片的消失了。鸟儿们失去了家园,有的飞到了南坡,朝不虑夕;更多的飞向远方,再也不见踪影。狼们、狐江西癫痫那家医院好狸们、野兔们都仓惶地闻风而逃。机器声湮没了这里的宁静。
   厂房建起来了。隔着山,炮声轰隆,就像很多年前打的那一场恶仗一样。秀山被拦腰凿出一排排炮眼,随着火药的一阵阵巨响,它的肚子被炸开了,石头被开采出来,一车又一车。工厂的烟囱整日黑烟滚滚的,如妖怪一般翻卷着庞大的身躯,笼罩了整个秀山,弥漫了整个天空。冲天的粉尘乘风飘过来,树叶上、草径上都覆盖上了厚厚一层,灰突突的,蔫着干巴的脸,早已看不出原来碧绿水灵的颜色了,我从此再也看不到蓝天了。
   秀山被拦腰炸啊炸啊,日渐消瘦了,她的发际没了绿树的青丝,它的身上没了百花的华裳,它的耳畔没了百鸟的歌唱,它的肌肤没了山泉的滋润,它的身边没了白云的缱绻……
   我每天听得心惊肉跳。虽然我知道,我如庄子“不夭斤斧”的樗树一样,是那村里人说的不成才的石头:质地坚硬,煅烧不成水泥;体型丑陋,连做盖房子的地基都不能,但还是怕有朝一日火药埋进来,粉身碎骨后被扔进沟渠里。
   没有人在山上放牧了。他们不再用牛耕地种田,机器开进农田,化肥农药齐上阵,几天就结束了春种秋收,就急匆匆去城里打工挣钱了。村子里只剩下老人和孩子,他们不敢上山,怕山上的流石飞砾伤到了。山坡上遛一圈,裤腿上都沾满灰褐色的粉尘,拍都拍不掉。我身上的粉尘越堆越厚,压得我几乎窒息,身上棱角分明的线条全然不见了,眼睛也无法睁开了。我已成僵尸一具,快要被埋葬了……
   我旁边的水塘也渐渐干涸了,涸辙之鱼们在相濡以沫的垂死挣扎后,一条条翻了白眼。水塘下丰美的稻田,因为没有水的灌溉,变成了贫瘠的旱地,被嫌弃的荒废在那里,无人问津。
   那些过去的景色啊,只能在梦中见到了。
   日子熬得艰难而漫长。
   那天机器声突然停止了,我正心存纳闷,风儿递来鸟的信息:环境要保护了,污染要治理了!犹如东风夜放花千树,天大的喜讯,惊落了我身上积年的灰尘。只是那曾经水草丰美的秀山啊,它的东坡和北坡被挖成了数不尽的窟窿,整座山像一个巨大的骷髅头,瞪着苍黑色空洞的眼眶,目眦尽裂……
   再也听不见震天动地的炮声轰隆了,鸟儿们陆陆续续成群结队飞了回来,在它们曾经的家园栖息、觅食。借一场暴雨,我拼命地洗刷着身上的泥垢,终于我可以自由自在地呼吸空气了!
   我带着笑意慢慢地睡下了。
   夜半时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有哪些?分,一阵恶臭熏醒了我,循味一探,只见一辆辆大卡车装着一车车垃圾,从城市方向实疾驶过来,肆无忌惮地倾倒进开采矿石后遗留下来的那个巨大窟窿里。大卡车一辆辆,垃圾越堆越多,散发出令我作呕的气味,随风飘荡,久久不散松原哪家癫痫医院最好
   我不堪再视了,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一颗颗混浊的泪珠滑过我的脸颊……
   秀山,你可还是秀山?天上复地下,找不到安身之处,觅不到立命之所!
   秀山之魂兮,何日归来?

共 2292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