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貔貅是古代人想象出的神兽和现代想像有超人是一样的精神寄托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6-10 分类:爱情小说

小说故事《佞臣》

第十章 故人原是太子

剑身急急收住,停在了秦殷耳侧,若是再偏一分,恐怕她的耳朵就要被这利剑削了下来。

身后马车轻轻晃动了一下,秦殷却扶着马车身,一动也不敢动。

只是瞪着眼睛直直的看着黑衣男子,直到男子收回剑,单膝跪地,对着下车那人毕恭毕敬道:“公子。”

秦殷吐出了一口气,脸色这才恢复如常,再抬眸看向那下车之人,却又是一怔。

该想到的,这马车上就应该是那日唇色略苍白的月牙袍公子了,只不过今日他着的并非月牙色长袍,而是绣着银纹的紫色长袍,外面拢着一层银灰纱衣,在皎洁的月光下显得华光万丈。

然而她的目光却是落在了他腰间那一枚雕花血玉上,那玉石的正中间便是用极好的雕工刻成的活灵活现的貔貅。

这人……

这人难道是……

秦殷吞了吞口水,这地方并不算明亮,即便她盯着看,也无法确定这血玉便是那年救她之人身上佩戴的血玉。

她急急上前走了几步,直到他身前才站定。

是了,正是那貔貅。

当年那人曾说,这貔貅能够护佑他,也能护佑苍生百姓,虽性凶,但若利用得当,便可福泽万民。

真的是他!

她抬头,清亮无双的眸子直直的看着他,看着他的眉,看着他的眼,看着他与五年前全然不同的面容。

五年时间了,那他长变了样子也是情理之中,只要这枚雕花血玉就是那年救她那人身上的貔貅,便是他了!

他低眼看向她,目光顿了顿,徐徐道:“姑娘……有些眼熟,倒是像哪里见过似的。”

秦殷浑身一震。

他认出她来了?

他竟然认出她来了!

可她……已不是当年那个策马扬鞭征战天下的秦殷,也不是那个大赦天下后被放逐荒野的死囚。

如今她面容干净,身家清白,他怎会认得她?

肖青云见状,上前一步道:“公子,这姑娘便是偷了我们随身钱袋的小贼。”

秦殷却听不进去任何话,她只是看着他,等着他下面的话。

只见他轻笑出声,白玉般的鼻梁下,薄唇勾起的弧度精美,“我看你又是认错了人,这不是那日西街上遇到的那位小兄弟吗?”

他微微侧首,清远如谭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细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月光姣姣下,竟让她看得恍惚了。

“或者说是一位……姑娘。”

他的声音没有了那日的沙哑低沉,反而多了些亮色,如涓涓泉水一般,听得舒心。

秦殷却是心头一松,他并没有认出她来,他认出来的,不过是那日的黄脸小兄弟。

肖青云闻言却是一愣,细细看了看秦殷,猛地一个回神,连忙作揖,“原来竟是那日的小兄弟,今日着了红装,竟叫我一时之间没认出来。”

秦殷颔首,听出他话里的歉意,心里却是另一番激荡。

“既然二位公子认出了我,那么这钱袋……也便物归原主吧。”秦殷把一直拽在手里的钱袋递给了黑衣公子,眼睛却一直盯着那紫色的衣角。

说不出心里是如何情绪,似是有庆幸,又似是又失落,她理不清,分不明。

然而就在他伸手接过钱袋,那一层轻笼在衣袍外的轻纱被风吹起,挂在腰间的雕花血玉后,还有一枚金色令牌一闪而过……

秦殷霍得瞪大了眼睛。

即便只是一闪而过,她也清楚地看到,那是当今东邑太子才有的龙鳞甲片。

他…2个月宝宝癫痫病能治好吗…竟是太子,君胤!

那么当年救自己的那人,便也是当今太子君胤了!

看清后,秦殷立刻双膝跪地,伏首于地。

“草民参见太子殿下。”

声音不大不小,但清晰入耳。

君胤的眸中划过一丝讶异,很快便又笑道:“你这般一惊一乍,是想让我赏你还是罚你呢?”

他语调轻柔,不像是寻常君主那般的冷硬凉漠,却又比温润如玉多了几分潇洒,却也教秦殷少了几分惧怕和敬畏。

她直起背来,抬眸看着君胤,“草民只是惶恐,一来是数月前与太子殿下同行却屡屡犯上,二来是今日小儿羊角风应该怎么护理拿了殿下的钱袋却巧言令色不予癫痫病能治愈吗军海劯攻勊归还,这两件加起来,足以判草民死罪。”

君胤亦低眸看她,还未完全张开的脸蛋上唯独那双清亮如朝露般的双眸最摄人心,只见她沉着冷静,条理清晰地道出一二,最后竟连死罪也轻易说出口,面上毫无惧色。

这丫头,有趣的很。

“你可是学女?”

秦殷先遵义好一点的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是一愣,随后颔首应道:“是。”

君胤微微点头,“那你可莫要让我失望,三年一次考学,机会难得,你若能好好把握,进京任职也是有可能的。”

“是,那就借殿下吉言了。”秦殷勾唇一笑,竟是难得地俏皮神色。

君胤见她一直跪着,看着怪别扭的,干脆抬了抬手,“起来吧,若论死罪,你尚年纪小,也算不到死罪上。”

秦殷又笑笑,“谢殿下不杀之恩。”

肖青云在一旁看着,竟是说不出的古怪,每次见这姑娘对着自己的时候,往往都是谦逊缄言又或是咄咄逼人的架势,可这番温柔旖旎,却是少见。

君胤准备转身上车,却在车前停住了脚步,侧首看她,“丫头,好好考学。”

“我昨日刚及笄。”秦殷昂着头看他,淡淡月色洒在未施粉黛的小脸上。

言外之意是,她已不是丫头了。

即便五年前,他就是这么唤她的,一口一个丫头,温柔至极。

君胤在这张脸上看到了固执和坚韧,隐隐觉得,这个姑娘不怕自己,是由缘由的。只是她这般倔强,定然不会亲口告诉他缘由。

君胤颔首,踩上车椽进了马车里。

而肖青云也作了揖,转身上马,驾着马车上了石桥,顺着石桥一路向凉州城内去了。

秦殷看着马车消失的方向,一直紧攥的双拳才慢慢松开,对着月光看了看,竟都是涔涔的汗水。

谁说不怕,她是怕的。

即便知道他并非滥杀无辜之人,但他也是未来东邑的君主,也仍旧是怕的。

但于今晚认出他来,或许是天意,在考学这条路上,再艰难,她也必定会坚持下去,想朝着他的方向,再前进一分。

↓点击(指兮书屋)在主页菜单栏查看,或点击了解更多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