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美莲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小说
不过,美莲现在可不能随波逐流了,她要做一件大事,这件大事足以让别的妇女羡慕嫉妒恨了,她在为迎接一位贵客的到来而忙碌着。   她首先是把屋子理顺好,虽然这是个农村老式的半砖瓦结构的平房,但屋子里一定要达到顺眼、整洁的效果。墙重新粉刷了一遍,不该放在屋里的——诸如修理农用车的工具,油桶,孩子高考前用过的书籍等等——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她都清理出去了,一台老式的电脑,连同电脑下面的破旧的电脑桌,也一同搬到了仓房去。穿衣镜右边挂着的大钟,她端详来端详去,还是挪了地方,炕上重新铺了新革席,地上乳白色的的瓷砖块擦得都能照出人影……光这些,美莲就用了整整的两天时间。   接下来就是吃喝的准备了,山珍海味不用准备,但要具有农村特色的,美莲明白,农村特色就是农村食物中最尖端的。她买了两只正在下蛋的母鸡,又在别的农户家买了条散养的狗,准备了只有冬天才能吃的干菜、干蘑菇等,又找人连夜杀了狗,用水去了毛(狗皮是万万不能扒的,带皮的狗肉是最有讲究的了)。美莲忙活完这些,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她又用笔重新列了一下菜单,确定十六个菜无误,才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样,明天就会万无一失了。美莲拖着疲惫的身子,上炕脱衣躺下,一想到明天,她就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一想到明天,甚至浑身打颤,那些美好的记忆,一定能带她进入甜美的梦乡……      二   美莲和温汀州是在年前同学聚会见面的,高中的五十六名同学从天南海北竟然聚来了五十二名!二十多年的分别,再次见面,倍感亲切。人到中年,有成就的、混得一般的、介于二者之间的,这时立判。那次同学聚会就是温汀州倡议、策划的,统一了服装,成立了同学聚会组委会,铺了红地毯(同学入场走),每个同学都要发言,主要是介绍自己,唱歌跳舞,照相留念,宴会叙旧……一共欢聚三天,场面真是隆重感人。   温汀州的即兴发言,主要是介绍自己的事业,自己的过去。他回忆了过去,回忆了自己的挫折,介绍了自己由跌到到爬起、到真正地站起的经过,他谈吐自如,诙谐幽默。他做房地产,做木材生意,已经把生意做到了韩国。自己保守地说固定资产也在八个亿左右。同学们或是肃穆地听着,或是报以热烈的掌声。美莲看着这个昔日的高中同学的演讲,了解着他成功的经历,真的傻了!她被他的气质感染了,打动了……   温汀州给同学们唱了一首歌,他说,我就以一首《故乡的云》,献给我梦牵魂绕的家乡,献给我分别了二十多年亲爱的同学:   “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   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   归来吧,归来哟,   浪迹天涯的游子……”   那略带激昂的男中音,那包含思乡的一片赤城,感染着在座的每一个同学,当然也包括美莲,美莲和一些女同学已经在擦拭眼泪了。   温汀州的一首《故乡的云》,一下子勾起了他们的思乡情结,气氛一下活跃起来,他们纷纷献歌,就连最腼腆的男女也都登台献唱。   按照程序,舞会开始了,温汀州向美莲做一个邀请的姿势。美莲的脸腾地一下红了,她没想到温汀州会第一个邀请自己跳舞,大出意外。   “陆美莲当年是咱们学校的校花,经过二十多年的人生风雨,魅力还是不减当年啊!”温汀州向所有的同学高声地说道。   同学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他们跳的是交谊舞的慢三,贴着自己身体跳舞的就是那个身价几个亿的大老板,他首先邀请了自己,当众夸赞了自己,这是真的吗?是真的!美莲告诫自己,一定要大方,一定不能让他们觉得自己只是个乡野村妇。美莲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哪来的镇定和勇气,她表现得很完美,她修长的身材,挽着发髻,她旁若无人,随着乐曲,真的像一朵漂浮在水中的莲花。她和温汀州配合得那么天衣无缝,他们跳了一曲又一曲,人们看呆了……   宴席上,温汀州仍然是主角,他席间进行了即兴发言,他谈到了当前的世界经济格局,阐述了美国经济形势,分析了世界经济的走向,并把国内的经济发展和一些重要国家的经济进行了对比,从而总结出经济发展的出路。指出壮大自己经济的机缘所在,他为自己的事业而感到胸有成竹……人们直听得颔首鼓掌,都觉得受益匪浅。席间,温汀州冲着美莲频频举杯,示意微笑,美莲也站起含笑应杯,她成了同学们瞩目的焦点,特别是女同学,对她投去了艳羡的目光。她喝完白酒喝红酒,喝啤酒,美莲喝得酩酊大醉,是几个同学把她搀回房间的。   接下来的几天,美莲在同学们心中的位置不同了,她和温汀州完全融洽了,他们无话不谈,美莲得知温汀州在四川无偿建立了七个希望小学,得知他有很多头衔,都是省级以上的。当温汀州知道美莲的唯一的女儿刚刚步入大学校门时,当即表示毕业工作帮忙,他说,香港信托有个老总,是他老铁,只需一个电话,美莲的女儿就可以拿着档案去上班了,并且待遇丰厚。   美莲只觉得血直往上涌,瞧,决定命运的事情放在温汀州身上只不过就是一个电话,多么轻松!她感到自己一下子被幸运和美好包围了。   临分别的时候,温汀州特别嘱咐美莲,有事一定打电话联系,美莲握着同学们的通讯录,特别是这里有温汀州的电话号,这是自己的福音书。   突然之间孩子的工作就有着落了,这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幸运,突然把美莲砸中了,因为这幸运来得太突然,她还没有完全从兴奋中缓过神来,她的心情很难平静下来,想想就兴奋不已,以致夜晚很难入睡……   美莲哪里知道,天大的好事还有呢,还在后面等着她呢!   同学聚会散后的第三天,美莲的手机响了,那边出现了温汀州的声音,他在县城还没回省城,他要利用今天下午仅有的一点时间请美莲吃饭,并且要美莲把老公也带上,马上去车接美莲夫妇。   要自己老公也去?美莲颇犯难了,老公冯成子没见过什么世面,一说话脸就红,到那个场合一是不适应,二是自己也觉得没面子,可是温汀州在电话里再三要求,态度坚决,美莲没办法,只能到后地把老公叫回来,仔细地打扮一番,美莲默默地看着经过精心打扮的老公,才四十二岁,头发已经斑白了,面目黝黑,看不出实际的年龄,由于常年和机车油污打交道,两只手像涂上了一层黑漆,并且这黑漆是没那么容易掉下去的了……美莲哀叹了一声,怎么打扮都是一个种地的农民啊!美莲以前并没有刻意地去想什么,冯成子开车修车经营着土地,美莲忙里忙外,每天的目标就是干活养家。可是自从同学聚会以后,美莲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才看出人和人的差距,她突然觉得自己和冯成子这样的人在一起只是苟且,真的很不值,当初的不谙世事,才有今天的下场,不一样的组合就有不一样的人生。美莲又扫了一眼老公,从心底里升起一股悲凉,如果在以前,如果让她考虑这方面时,她会觉得,老公能干,除了干活没有别的爱好,为人忠厚,在自己面前万般听话,也许她会知足的,可是,一场同学聚会,让她彻底开了眼界,也让她重新认识了自己。原来自己满足于生活现状,满足于老实巴交、循规蹈矩的男人,看来以前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同时美莲为自己封闭式的生活感到后悔,自己蜷缩在这穷乡僻壤的一隅,在这平平庸庸、不死不活的状态中消磨掉了她的前半生……   美莲和老公被接到县城的一个大酒店,温汀州早就订了一个包间等在那里了。美莲硬着头皮把自己的老公介绍给了温汀州,老公和温汀州握手,弯着腰,一个劲地点头,很是谦卑,显得十分猥琐,美莲的脸一阵发烧。   菜肴很快就上来了,还有另外几个同学也参加了,席间,温汀州非常热情地频频地給美莲的老公夹菜,把个冯成子弄得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坐卧不宁,他竟然把温汀州给他夹到碗里的一支皮皮虾一口吞到嘴里,大嚼起来,竟然没有去皮。温汀州笑了,当场做了剥皮皮虾的示范。席间的两名同学立刻露出了鄙夷的神色,美莲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   席间,温汀州过问得最多的还是美莲一家的生活,当他得知美莲一家只是依靠几十亩薄地和老公给人家干零活维持生活时,他放下筷子,希望在经济上也能帮助美莲。   原来,温汀州为了帮助亲属同学,他以股份的形式吸收他们的资金,一年一个周期,保底是百分之一百二十返还,如果赢利,百分之一百三十乃至百分之一百四十返还。温汀州说,这几年亲属同学的投资的利息都是不低于百分之四十返还的。   席间的另外两名同学也点头称是,因为他们就是这方面的受益者。   美莲再次被天上掉下来的幸运砸中了!她一扫刚才老公给自己造成的不愉快的心情,她主动倒酒,主动举杯。老公冯成子用脚碰了她好几次,她只是怒怒的扫了他几眼,继续和温汀州举杯。最后,美莲又喝得被老公扶了出去,温汀州的人用车把他们夫妻送了回去。   两天后,美莲自家的五万块钱连同从妹妹那借来的十万块钱,还有花低息在村里借贷的十五万元总计三十万元打到了温汀州的账户。这些钱,一年下来,光利息就有十万以上,以后孩子毕业工作还有着落了,一年又能进这么多钱,美莲的心里美滋滋的,她感觉自己的不同凡响,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同于那些只知道在路旁树荫下嚼舌头的女人们,她现在很是看不起她们。   美莲走路轻盈了,腰板也挺直了,她和别人的话题都是同学方面的。      三   乡村的六月,白天的时间最长了,才三点多,天就完全亮了,外面的鸡鸣鸟叫,好不热闹。美莲早早地起来了,中午客人来,得抓紧准备。她把浸泡了一夜的狗肉捞出,又清洗了几遍,然后放到农村特有的大铁锅里,她估摸总得烧三个多小时才能煮烂。美莲把狗肉锅烧开,又忙活了一会别的,屋里的大钟已经敲响了五下,美莲直起了腰,她想,应该给温汀州打个电话了,她拿起手机,拨了温汀州的号码,那面关机。美莲不知道温汀州昨天在省城来没来县里,如果昨天没来县里,就是八九点钟直接从省城来,吃中午饭也是来得及的。城里人这个时间没起来是很正常的。美莲又忙活别的去了。   美莲是十天前和温汀州联系的,温汀州能帮自己这么大忙,连自家的一口水都没喝过,美莲有些过意不去,他们约定今天在美莲家聚会,菜由美莲安排,但必须是农村土特产,酒由温汀州自带。头五天美莲又联系了一次温汀州,敲定没什么变化了,她才开始全面准备的。   七点不到,太阳就爬上了屋脊,它把特有的热烈洒向了大地,温度开始升高了。美莲把锅里的狗肉翻了个,又往灶里凑了些柴禾,用毛巾擦了一下汗水,她看了看时间,又拨了温汀州的电话,那面还是处于关机的状态。   美莲把两只母鸡剁好,又给温汀州拨了一遍,还是关机。如果温汀州临时有事实在来不了,他一定会提前给自己打电话的,可能这部手机关机,在用另一部吧。   美莲翻开了同学录,她找和温汀州有接触的同学问问,找找温汀州别的号码。   那个和温汀州有来往的同学在电话的另一边告诉美莲,温汀州三天前就联系不到了,也许外债太大了。   美莲如五雷轰顶,又仿佛置身在酷热的地方,突然浇她一桶凉水,这冰冷的水使她颤颤发抖,一下子呆在那里……   美莲靠在墙上缓了一会儿,她在盘算,一个身价十来亿的老板,生意都做到国外去了,怎么能有外债,还能跑了?不能,打死我也不信,对,这一定是谣言!自己有了正确的判断,美莲的心里平静多了,她把剁好的母鸡用水泡上了。她又翻开了温汀州请他们夫妇吃饭时在座的一位女同学的号码,那边传来的声音更糟,那位同学哭着说,她也在温汀州那投钱了,并且六十万,几年的利息也没往回拿,又变成本金投里去了,两天前他确实跑了……   美莲眼前一黑,瘫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在外面修车的老公进屋,看到美莲在地上的样子吓了一跳,叫她半天,她才回过神来,扑在老公的怀里嚎啕大哭……      四   第二天,美莲坐上大客来到了省城。她下车已经正午,六月的烈日炙烤着这座大城市,没有一丝的风,阳光像针芒一样刺痛着人们暴露在外的皮肤,宽阔的柏油路,各色的楼房放着刺眼的光芒,车辆像洪水一样在宽阔的公路上倾泻而下。   美莲打了辆出租车,拿着从同学们那问好了的详细地址,去找温汀州公司了。   出租车足足走了三十多分钟,把美莲拉到道里区花园路,她下了车,付了钱,她感到一阵眩晕,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在人行道上蹲了一会儿,她来到路旁的店里,拿出地址,打听“道里区花园路四十三号”,店家告诉她,这就是花园路了。店家领她出去,告诉她顺他手指的方向再走五十米就到了。   美莲终于找到了花园路四十三号,这是一个一楼的一个小门市,上面挂着“骄阳地产”的牌子。她进了屋子,三十来平米的空间拥挤着五、六张办公桌,几个年轻的男女们坐在电脑旁忙着。美莲向他们打听温汀州,他们摇头,表示不清楚这个人。她坚持说这个地方就是温汀州公司的地址时,这里的人表示他们也是刚租来搬进不久,他们给了美莲这个房主人的电话,美莲拨通了房东的电话,房东告诉她,这个地方原来确实是一个叫温汀州的人租的,他已经二年没给房租了,上个月不辞而别,这几天连电话也打不通了。   美莲踟蹰在街上,她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哪是哪,实在走不动了,她在路边买了一瓶水,喝了几口,再走……   路旁有了一个旅店的招牌,小规模的,她走了进去,开了房,一头扎在了床上……她很快进入了半睡眠状态,现实的不幸与梦境结合在一起,她喃喃地胡言乱语……房东叫醒她的时候,已经傍晚六点多了。   美莲浑身发热,恶心,她照了照镜子,那里已经换了个人,头发蓬乱,脸色憔悴,褶皱纵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女人了……      五   一个蓬头垢面、衣服褴褛的老女人经常在村里村外转悠,她似乎在寻找什么,又好像已经记不起来自己要寻找什么了,只是不停地走,嘴里在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冯成子在忙里忙外的间歇就要往回经管美莲,她已经不是那个修长的身材、有着美丽的面容、充满着无限活力的美莲了。   美莲的命运的改变只是一瞬间,只是一场偶然的同学聚会。人生的改变有很多种可能,充满着变数,也充满着偶然和必然,美莲的命运的改变是一种偶然还是必然呢?   美莲在村里村外寻找着自己也说不清的什么;冯成子忙于挣钱还外债,操持家务,还得分心照顾美莲,这就是他的全部;女儿上大学一年多就辍学了,出外打工了……   哈尔滨看羊羔疯去哪个医院武汉治癫痫病的最好医院武汉哪家医院治疗老年癫痫病好武汉小孩癫痫病怎样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