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春】相送_1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散文
摘要:从春节过后送孩子去外地工作,回想起在养育孩子的过程中,一次次地送别。就在一次次的送别中,孩子长大。 春节假期已经结束了一段时日了,在外上学的、工作的学生军、上班族,都早已陆陆续续地离开家乡、离开父母,背着行囊,奔赴那个在远方的、有梦想的地方。   儿子在家陪了我们半个月,正月初八,我特意请了假,和老公一起,开车送孩子去济南西站,到南方的那个大城市里去打拼。   已经记不清这是多少次送儿子了,从蹒跚学步的幼儿到健步如飞的孩童,从追风的篮球少年到追梦的勤奋青年。从送儿子上幼儿园,到送儿子上小学,再到送儿子上大学,到后来送他去实现理想,光阴的故事里洋溢着温情,时间的墙壁上盛开着甜蜜。   送儿子上幼儿园,是在他两岁零5个月的那个春天。第一次,是母亲送的,她打电话告诉我:孩子没哭也没闹,还高高兴兴摆着小手说“再见”。可是,因为有事耽误了,等母亲去接的时候,只剩儿子一个小朋友了。儿子大声哭着,拉着老师的手往外挣扎。自此,儿子拒绝去幼儿园,小小的人儿,每一次都用大哭来抗议。每一次,我都忍痛掰开儿子紧紧抓着我的小手,狠心把他推进幼儿园大门。然后站在幼儿园墙外,听着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一声声击打着自己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最后,我抹掉眼泪,不舍地走开。一个多月后,儿子才结束了这种“抗议哭”,乖乖地走上了自己的求学之路。   送儿子上大学是2011年9月2日。那天天气并不算晴朗,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好心情。在远离都市喧嚣的兴隆山校区,儿子自己办完入学手续后,我们到了宿舍,对四人间、上床下桌的布局比较满意,就是担心床太窄,高大魁梧的儿子会不会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中午,在学校餐厅,仔仔细细地看了凉菜、面条、酱炸、炒菜等等,每个窗口都逐个巡视一遍,买了荤素四样慢慢品尝,还算符合儿子的口味,就是担心菜量不大,素来节俭的儿子会不会吃不饱。从外面参观了图书馆和教学楼,嘱咐儿子要多看书多学习。体育馆和操场也很规范,告诉儿子要注意锻炼身体。学生生活超市、天工湖、小树林,都一一进行了体验。下午离开的时候,儿子和我们挥手告别后,就跑去帮学哥学姐们接新生了。车开出20多米,我扭头往回看,儿子正站在机械工程学院的服务桌前,手里拿着宣传材料和一个刚报到的新生交谈着。就这么把儿子一个人“扔”在这里了,希望儿子能够愉快地度过美好的大学时光。   送儿子去工作是2015年7月13日。儿子说是中午12点的火车,所以并没有特意早起。快8点的时候,让儿子核对了订票信息,这一核对不要紧,原来是9点50分的火车,我的天!!必须在一个半小时内赶到河北邢台火车站。一家人没顾上喝夏津名吃老豆腐,急急火火地下楼、上车。到了河北地界,天色越来越暗,从车窗望出去,阴云密布,雨落如织,雨刷卯足了劲儿来回地摆动着。邢临高速上车很少,天地之间,好像只有我们这一辆车在奔跑。我不时地看手机上的时间,一会让老公开快一点,一会又劝他慢着开。一路上,儿子话很少,当时因为只顾着赶路了,也没太在意。9点半,终于飞奔到邢台火车站,谢天谢地!!没有迟到。这时,雨下得更大了,因为离家走得太急,只带了一把伞。老公在中间打着伞,儿子和我挤在老公两边,一家人在水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快步走向候车大厅。取了票,给儿子买了面包、火腿和矿泉水带上,儿子走进大厅。可是送行的人不让进,我们只好在外面等着。我和老公隔着大厅的玻璃墙转了一圈,也没看到儿子。正当我们有些焦急的时候,儿子推着行李箱从出口那里闪出来,快步走到我们面前,喊了一声“妈”,就哽咽住了,眼泪涌出来。我心头一酸,视线也模糊了。我强忍住眼泪,笑着说:你别惹我啊,你哭妈也要哭了!   后来问儿子:上学那几年也是常离开家,怎么就那次去工作的时候难受得哭了呢?儿子说:毕竟是去工作了,在家陪爸妈的时间会更少了。儿子大学毕业两年半了,广州、天津、北京、海南、石家庄、西安、成都、重庆、武汉、上海,去了很多地方,我也习惯了儿子天南海北地漂泊,做他喜欢做的事情。   有人说:“这世界上几乎所有的爱都是为了聚合而发生,唯有父母子女,从开始便已经注定别离。”做为父母,我们在一次次地相送中,欣慰着孩子的点滴成长,自豪着孩子的展翅翱翔。我们从青年的风华正茂“送”到了半百的两鬓银霜。穿越20多年的岁月时光,我们一直满怀着期望和憧憬,“送”得义无返顾,“送”得毅然决然。   龙应台曾感叹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不再是我们目送孩子,而是孩子坚持目送我们离开,他才转身进站。      武汉小孩癫痫病治疗方法武汉治疗小儿癫痫的医院有哪些武汉知名的癫痫医院郑州癫痫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