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绿野】幻影无殇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山岚昏沉,暮烟缭绕,这种弥漫在空中的湿润不知是有多少醉梦,却总能迁延出我的回忆。儿时我们用耀眼的红色丝带做笔,用女孩身上裹着的血色肚兜做画布,渴望勾勒出最美的浪漫,可今时悲怆的残阳却被笼上了一层厚厚的!烟灰。放眼望去塞北的榆树还是那样萌哒哒的,只是在粗糙皲裂的皮肤下似乎掩着几层笨拙与疲惫。黄昏之后,壶口瀑布的水波涌地更汹了,水中混着黄泥腾空而下,一不留神那翻滚的涟漪竟碰到了我的眼球。于是整个天空都开始朦胧了,河水暂时隔断了我们的视线,就像隔着一个今生…………    也许鲜有人能够了解90年代黄土高坡的阡陌交错与沟壑纵横,也就更没有人能知道那时陕北窑洞的温馨与剪纸艺术的含蓄。在那个物质生活及其贫乏的年代,农村大多地方是没有柏油马路的。上学途中,路上的绵沙大概有10来公分那么厚,放在手中很轻,很薄,很软,像行云流水一般,若是再有几个小捣蛋鬼在里面蹦蹬几下,那场面也许会盖过当年的长坂坡。其实这种情景不仅只在陕北蔓延,就连八百里秦川外围的渭北地区形势似乎也是如出一辙。那时候我们管芫荽叫香菜,说是一种新潮,同时代的伙伴都特别喜欢这种肥美的鲜菜,若是再将这鲜嫩和尖椒亦或是韭菜一起切碎了撒上盐,拌上用发酵完全的柿子酿出来的甜醋,那味道在那个时代真可谓是酸爽。可是总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孩子,不喜欢这充满野性的味道,也许这个世界也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所以才美好。我至今还记得1999年的时候有两个这样的孩子,他们生长在不同空间,但确是有相同的喜好,他们一个守着渭河,一个守着黄河,虽然此间隔着几十座层峦叠嶂,却并不能改变什么。偏爱幽静,讨厌吃香菜却也成了他们共懂的默契。   其实那个时候在男孩梦里,女孩总像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勾人心魂,又似一枚状若鲜活、如临秋水的红叶温淑典雅。在醉梦里,总有那么一瞬男孩总是呆呆的望着女孩,而时光好像被永远定格在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在那一刻都显得如此的安逸,恬静。蓦地,褶皱的油纸伞被击穿了,一个个纤细的薄孔浅浅的显露在微弱的荧光里,雨点轻轻地散落在女孩身上,就仿佛整个浪漫之都的香水瓶子都被撂翻了一样,新鲜的香水碎沫喷洒在空气中颇有些盛气凌人的意思,好像它要把这所有的香全部都赶进女孩那含浆膏润的玉肤里似的。刹那间,女孩脸上便泛起了些许的氤氲,这腼腆的粉温色云霞是奶油瓶里喝了一半的鲜奶,这氤氲上头填着两锁深邃的玉瞳宛如溪流边的梨蕊那般清醇,再看瞳眸角上泛起的白色水花像敲碎了的冰糖那般透彻。在一叠落红里,女孩依旧像往常一样,身上浸着清早烤好的番薯的清甜香气,笑一次,就好像对着整个世界裂开了她那那松软绯红的内心,腾腾的暖气不知会灌醉了多少多情的诗人,于是男孩禁不住想把她轻轻拥抱,像是深秋的一记朱砂那样温暖平凡的拥抱,亦或来一个倩倩的短吻,就像黎明的红云偷吻了梦那样清甜,或者是像蔷薇泡泡的朴素爱情那样恭圣的亲和一番,如此也好。罢了,也许红叶,才是那个梦音秋色里的最美的一枚印章吧,因为它虽然刻黑了过去,却也刻红未来!   12年的时候,虽然早已是水过三秋,时过境迁,可本不相识的他们却被谦卑的河水推到了同一个地方。他们一起在大学里深造,每天抱着汉江菖蒲与水梅同睡,夏日的黄昏,男孩躲在珙桐的树荫下,看着女孩在青石围起的驳岸边安静的坐下,手中捧着一本熏黄的《牡丹亭》,当她读到“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时,明亮的眼眸里似乎还透着些许的忧郁。此刻请不要问我男孩是谁,也不要问我喜欢什么花,我当然不会告诉你,我只喜欢栀子和她,的确在爱情里人总会犯傻,甚至是极端无趣,有时会做作,还会刻意逢迎,可在我这里生活好像永远是那么丰盈。蒲公英的种子可以随时顺风飞走,苍耳也能随意的沾到动物的皮毛上,萤火虫把小宝宝产在蜗牛的硬壳里,大步甲躺在含笑的叶隙中打滚,水蜡的头被根压胀的鼓鼓的,房顶上偶尔再长出几株景天科的嫩黄瓦松,倒也十分稀罕。如此美丽的风景像是用映画机摇出的画片,又像是用玉露点出的沙画,美的蓓蕾葳蕤,美的温文尔雅。本想着就这样一直保其天真,承其自然,潜心一志的享受这份禅意,可是为了谋生,我好像还是一步步输给了自己的肤浅。   寂寞梧桐雨,只影叹重重。生命好像大多时候总也是这般彳亍,冷清。但我却从来无法参透他。于是便再也掩不住自己内心的惶恐。半夜里我被恶梦惊醒,心绪凌乱,我不知道自己是该选择欢畅淋漓,诗情缱绻,还是扶摇直上,平淡相欠?那晚我思量了许久,我把自己抚平了,然后将心匍匐在纸上,抒写真情与实境,并且浅浅的触摸着这一颗陪了我20多年的心。蓦地,我听到一句懂你,一语不离不弃,便再也盖不住自己那潸然的幽魂,猛唑一口白酒,本想着是暖暖身子,可这原浆封坛的1949后劲着实霸道,酒过须臾,头便疼的厉害,虽然是有些始料未及,顷刻间整个人已经狼狈不堪,但意识还算清醒,于是我把自己过去所有的记忆都清楚的过滤了一遍,再细腻的筛选出所有的温暖的过往。一个沙漏的功夫,我仿佛已经穿插进这漫漫生旅的一些片段。我看见了曾经的邂逅相遇,风雨相依。我又看到昔日里伤心的泪落,温情的眷念,还看到我们曾经的思絮安静的躺在岁月的流光里,交织着,缠绕着。夜幕之下我们各自站在萧瑟的丘陵上遥望,脚印作笔,岁月作纸。可无论是呕心沥血,还是轻描淡写,最先感动的都是自己。白纸黑字,落笔生根,无论悲喜,只论丹青。既然我有故事,你又有酒,我便愿意陪一宿,无论风行,寒露,花事浅;荷尽,叶落,雁声远;绪乱,漫捻,抚湘弦。只要岁月依旧那样清简,山河还是那般安然,时光还能回到儿时的蹒跚,我便可以躺在在云水深处,将心事密缝,然后镶嵌在璀璨的霓凰里,再携手漫卷,萦萦约践,之后书一阙潇洒的相思小篆,煮一壶秋,等你!我愿意一路陪你,从春意到深秋再到下一个春意。如果可以,我就把这一袭薄暖,变成满纸清欢,这该多好………   然而天涯两岸本就苍茫,那又何必去亵渎曾经的甜美。一念如许,岁月不老这该是有多么荒诞。蓦地,我被残酷的冷风赶回到现实,我看到窗外昏暗的墨雨冷冷地拍到地板上,本该心思平静的我,却惊扰了暮色的安宁。原本辗转彳亍的竹叶,竟也能倾尽所有的萧瑟来映衬这凄然的景致。罢了,索性衔一页时光,配一阙诗音,裹一锁心事,抱一段花落,左手清风,右手明月,抚一曲长相思,落音无憾;记一首虞美人,落字无悔。也许世间的事总是这般乖张,也许只要划上句号,那就是圆满。也许苦,才是人生;痛,才是经历;变,才是命运;忍,才是历练;舍,才是智慧;静,才是修养。    罢了,不如听雨,这秋雨还是那般犀利的跌落着,我却又一次赶上那雨落潇湘的时节!不知今日她又湿了谁的眸?浸了谁的心。也许我本就不该只是去死守这那段曾经的美好而放弃未来。也许等待只会苍老光阴,却改变不了真情。也许对于生命而言,接纳才是最好的温柔,无论是接纳一个人的出现,还是接纳一个人的从此不见。世间的情事本该如此,因为有些事,若认真的计较起来,怕总也担得起情深意重这几个字。还记得在这之前,我的身体里一直住着迄今为止触到的每一淌雨水,也住着冬天里每一朵酥软的雪儿,还住着在世间流浪过的爱人。依稀便想到那个女孩,她是我从未得到过半分回应,却始终未曾放下的那个女孩。大学四年里,我依然可以清晰的记着她每一缕飘忽的清甜味道。毕业前没有音讯的她,却在我最孤独的那个黄昏再现,可我还像当年一样,依旧被她的孤傲与庄重撞疼了!!!   可这又能怎么样呢,也许这世间残缺的才是最美的,像美神维纳斯那样,亦或是林徽因和金岳霖那样默默相守,多好。也许我该把那一缕冤魂放逐在路上,久了便也可以散了。也许有些话就像梦一样,说破了,就只剩下一地碎片!也许这世上本就没有永远凋谢的花,她只是在下一个季节里重新转世而已,但世人却总是担心无法预料下一个重生,不知道重生的花儿还是否会遇到那个最安静的露珠。其实人生短短数十载,何必这般焦虑,往好了想到头只是潇湘乐语,再往坏了想到头也不过是病树虬枝,冷是我的冷,痛是我的痛,其实也就没什么…………   武汉羊癫疯到哪里治最好河南得了癫痫病该怎么办哈尔滨癫痫药物的治疗原则西安中际脑病医院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