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诗句 > 文章内容页

【流云】往事如歌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爱情诗句
摘要:往事如歌,常萦心头;往事如酒;越陈越醇。 时常怀念读师范的时候,结识了那些好姐妹、好闺蜜,米兰、蓓蓓和我是有名的“铁三角”。一转眼,几十年过去了。那时候,不论在教室、图书馆、饭堂、寝室,还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米粉店,我们仨都形影不离。我们都喜欢桂林米粉,吃米粉的时候都喜欢一勺一勺往里加红红的辣椒油。我们都喜欢玩,一玩起来都很疯。记得有一年放假,我们玩得太疯,把蓓蓓和米兰回家的路费都玩光了。最后是我回家偷偷问婶婶借钱给她俩买的车票……三年的师范生活,我们一般都以“铁三角”的组合出现在同学们的视线中,如果哪天看到哪个落单了,总有同学忍不住要问上一句:怎么才见两位,另一位呢?蓓蓓的母亲每一次出差路过都带了好多好吃的来看蓓蓓,基本上都是按三人份备足的。有时候来了找不到蓓蓓,老师同学们都会直接带她来找我,找到我,也就找到蓓蓓了。   那时候的米兰老是一头短发,一身运动休闲服,从不穿高跟鞋。雷厉风行,说一不二,颇有她老爸的风范。米兰的父亲复员前是一名团级干部,米兰的童年是在雷州半岛的部队家属大院里度过的。家属大院里大都是男孩,爬树、摘果、掏鸟窝……米兰从不逊色。米兰的父亲复员后回到家乡的县城,当组织部长。米兰毕业那年,恰逢父亲被审查,据说是有人举报了米部长的经济问题。这对米兰来说是人生的一大转折。果然,米兰被分到距县城五十多公里的一所乡办中学当老师。我头一次去看米兰,先坐了差不多三小时的车到米兰的县城,再转车。从县城到米兰那个方向的车一天只发两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都是过路车。我刚好赶上最后一班车。   从县城再往北,五十多公里全是山路,越往北,山越高。我按照米兰在信里教的,事先把下车的地点报给了司机师傅,让他到点提醒我下车。也不知走了多久,司机师傅大喊了一声:“黄茅岭的!在这下了!”我下了车,早有一个开着两轮摩托车的在等着了,是米兰为我请的车。那人和车都蒙着一层黄黄的尘土。因为是秋冬季节,很久没下雨的缘故,偌大一条黄土路上,尘土飞扬,路边的灌木丛全覆着厚厚的土。米兰在信里告诉过我,下了车到她们那所中学,还要走差不多十公里的山路。   一路上漫山遍野的橘子树,挂满了金黄金黄的果实。开车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当地男人,话不多,开车技术还不错。摩托车载着我,在黄土尘中一会儿上坡一会儿下坡,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山坳。时不时的,路边的灌木丛中会突然间飞出一只尾巴长长的山鸡。我坐在后面,观赏起山中的秋景。迎面而来的山风掺着橘子的清香,再加上我飘逸的长风衣一直飘呀飘的,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诗意满满。米兰把我接到宿舍没多久,一个高个男孩闯了进来,趿着一双人字拖,嘴里哼着“朋友来了有好酒……”见到我,热情地伸出双手说:“本人西早覃,很高兴见到你!”这人是跟米兰同一办公室的本校的一名老师,后来就成了米兰的丈夫。   两年后,米兰的父亲没查出什么问题,证实被诬告,官复原职。米兰也考上了大学,离开了那所中学,到省里脱产进修三年。进修结束后仍回到县城工作,不久,丈夫也调到了县城。现在的米兰,已经是县财政局人事科科长。前段时间她和财政局局长来到我所在的城市搞外调,本市有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考上了她们局里的公务员。接到她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办完事在回程的高速公路上了,连请吃饭的机会都没给我。雷厉风行的个性一点没变,像极了她那当组织部长的父亲。   蓓蓓和米兰来自同一个县城。蓓蓓的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小时候父母经常参加进修学习,无暇顾及蓓蓓和哥哥。兄妹俩从小就被父母安排在一个远亲的家里寄养,当然生活费给的不少。蓓蓓和哥哥在那个亲戚家里经常受虐待,而父母总是不相信亲戚拿了那么多生活费还会虐待他们兄妹,不管兄妹俩哭闹得多厉害,都当是小孩子任性,找借口赖在父母亲身边,依然把兄妹俩寄在那亲戚家。一直到上小学,兄妹二人才得以回到父母身边生活。   童年的经历使得蓓蓓的个性里充满了叛逆。蓓蓓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天资聪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有过目不忘的天赋,成绩非常优秀。因此,父母很是期待她也能像哥哥一样上重点大学,可填志愿时,她赌气报了师范学校。毕业后,父母想在县城给她安排一份工作。蓓蓓在分配表上填了一个乡镇小学,拿到介绍信就自己报到去了。父母对她无可奈何。一个偶然的机会,贝贝认识了在县城开服装店的老公。他是外地人,大学毕业后就来到此地开店。那时候大学毕业都包分配,极少有不想呆单位而自己出来干的。蓓蓓找个体户男朋友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她父亲的耳朵里。那个年代,很多人对个体户都抱有成见,蓓蓓的父母也接受不了女儿找个个体户女婿。蓓蓓的父亲气暴如雷,母亲更是严密监管,想尽一切办法阻止蓓蓓的幼稚行为。可蓓蓓还是在母亲的眼皮底下偷偷跟她老公领了结婚证,一年后生了一个千金。蓓蓓的父母亲无可奈何,只能借办满月宴,为自己铺了下台阶,向女儿表示投降。   蓓蓓丈夫家世代经商,家族生意做的很大,听说有公司、有酒店,还有厂子……养了儿子后,蓓蓓辞掉了工作,跟着丈夫去了北京。他们家在清华园附近接了单大工程,蓓蓓很快就成了丈夫的得力助手。后来,一家人定居珠海。蓓蓓经常跑境外谈生意,我们都保持联系。一对儿女没读完高中就去了英国上学。虽然生意越做越大,但蓓蓓不时的也回广西参加一些公益性活动。每次回广西,我们仨都会聚一聚。   二十几年过去了,环境在变,周围的一切都在变。经历岁月的淘洗,我们也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不再年轻,但是,彼此之间的那份牵挂,那份纯真的友情,一如醇酒,越陈越浓。在静谧的夜里,时常会想念她们,那时候的美好岁月,总是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趁虚而入,浮现在眼前。当年的场景,历历在目,那些往事,还是依旧会拨动心弦,足以我细细回味! 癫痫患者平均寿命是几年呢银川看癫痫病正规的医院武汉癫痫权威专科医院武汉治癫痫的医院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