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美文 > 文章内容页

【时光】那抹晚霞那份爱

来源:阅读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爱情美文
一、那个傍晚      那个傍晚的夕阳似乎很温婉,斑驳的余晖透过稠密的树叶缝隙,洒在燥热还未彻底褪去的马路上,树梢上跌落的鸣蝉被行人踩在脚下,与小风纠缠不休。   紫萱沿着公路一边款款而行,一边注视着天边那抹粉色的晚霞。突然脚底“咯噔”一下,白色内增高凉鞋不小心踩到一块小石子,她不由身子向前一倾,整个人顺势就趴在地上,看到这一幕的路人先是惊叫出声,随即又哄笑起来。   正在这时候,一辆白色私家车从她身旁缓缓经过,大约走出五六米远的时候,车子在路边停了下来。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孩儿从窗口探出头问道:“你没事儿吧?”   紫萱感觉右脚有些麻木,随后又有些疼痛,她强忍着从地上爬起来,红着脸慌忙捡起那只甩出一米左右的鞋子,穿好,然后弱弱地说:“我没事儿。”   一向好强的她本想穿上鞋子继续向前走,可疼痛比刚才明显了许多,她咬咬牙一瘸一拐地走在路边蹲下身子,把头埋进怀里,用双手按住那只越来越疼的右脚。她那飘散着香气的秀发如瀑布般从肩头垂到地面,眼泪在眼里直打转转。   看着蹲在地上很痛苦的紫萱,男孩儿推开车门快步走到她面前:“起来,我送你去医院。”他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拉紫萱,紫萱果断地说:“谢谢你,不用。”可她的右脚偏偏让自己难看,试着站了好几次最终还是被疼痛屈服了。   夕阳在远山的背后悄悄隐去,最后的一抹余晖被夜幕遮挡。此刻的男孩儿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女孩儿脚受伤,她自己怎么能回家呢?无论如何也要送她去医院。为了打消紫萱的顾虑,男孩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自己的身份证递给紫萱。从不注意别人身份证的她,这次却例外的从他的手里接过去仔细打量。他叫罗浩杰,柳城本市人,只是高清的照片比面前的他相貌更显稚气。紫萱看完后抬头扫视了一眼罗浩杰,很礼貌地把身份证还给他。   此刻,她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感激。不过,童年的境遇早已让她学会了忍耐和坚强,她不想因为一点小事就去麻烦别人,因此,试图想站起来拦下那辆极速行驶的出租车自己去医院。当然她的心里最终没有逃脱罗浩杰的眼光,他索性抱起毫无防备的紫萱朝自己的私家车走去。紫萱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呆了,稍后她挣扎着大声喊:“放开我,我不去!”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些没看到开头一幕的后来者奉劝道:“姑娘别闹了,回家去吧!”   有人赶紧跑过去拉开罗浩杰虚掩的车门,紫萱就被放在了副驾上,她便安静下来。车子在北环路上加速行驶,然后穿过几条街道,那些高大的建筑物和行道树在紫萱的视野里纷纷后退。差不多十几分钟后,终于在县医院的大门前停了下来。罗浩杰打开车灯,掏出手机拨通在妇产科表姐韩珊珊的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喂,小杰你在哪儿呢,打电话有事吗?”   “珊珊姐,我路过北环路时看到我的一个女同学右脚摔伤了,就把她送到医院来了,这么晚医院早都下班了,你能不能帮她联系一个医生呢?”   “你看她摔伤的那只脚,包括脚踝以上的小腿部分有没有淤青和红肿?”罗浩杰下意识地看了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紫萱,他示意让紫萱脱掉鞋子看看后说:“珊珊姐,我刚才看过了,没有淤青和红肿。”   “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这样吧,你把她送到四楼王雪雅医生的骨科办公室去,我跟她打电话说一下,看她怎么诊治。还有小杰,我怎么感觉你对她的关心好像超出了同学境界?”   虽然韩珊珊最后一句话是笑着说出来的,但罗浩杰还是立马感觉到聪明的表姐是在投石问路,他有些不自在的看看紫萱。紫萱感觉脸上有些发热,在心里暗暗骂了他一句:都怪你,谁叫你带我到这里来,还撒谎说我是你女同学,活该!之后把头扭向车窗外已经霓虹闪烁的街面。其实紫萱此刻对他的埋怨有了几分撒娇和依赖。   挂断电话,罗浩杰推开车门走下去,照例像先前一样去抱紫萱,紫萱挪了挪身子倔强的说:“不用,我自己能走。”   也许是她多年缺少父爱的缘故,第一次向面前这个似曾熟知的异性撒了娇。说她对罗浩杰似曾熟知,是因为和很多花季少女一样,她曾在心里无数次的编织过自己未来的“他”,而罗浩杰从相貌到个性正是她要求的标准。虽然她的口气很果断,但敏感的罗浩杰还是能感觉出来。他伸手按住紫萱的左肩说道:“别动,听我的,难道你还要二次摔伤吗?”   紫萱没有反抗,乖乖地靠在罗浩杰的胸前。到了门诊大厅,罗浩杰扶着她走进升降电梯直接去了王雪雅医生的办公室。也许是心里作用,此时的紫萱感到疼痛有一点点缓解,她心底有一股暖流缓缓在涌动。   那天下午,王雪雅医生因为有一台手术做了五个多小时,刚回到办公室就接到了韩珊珊的电话,所以在办公室里耐心等候他们。见罗浩杰和紫萱进来,微笑着问道:“你就是韩医生的表弟小杰?”   罗浩杰礼貌地朝她点点头说:“不好意思王医生,这么晚了,耽误你回家的时间了。”   “没事儿,救死扶伤是我们白衣天使的义务。”王雪雅一边让罗浩杰帮紫萱脱掉鞋袜,一边仔细检查。“肌肉轻度扭伤,没事儿。这样吧,我随便开两样消炎和活血化瘀的中药,你们到后面大药房去买,回家按说明口服,然后再用干净的热毛巾每天敷2~3次,连续敷两三天就好了。”   谢过王雪雅医生,他们到了大药房门口,紫萱拉开肩包刚要掏钱时,罗浩杰淡淡一笑,很调侃地说:“不用,这事和你无关。”望着罗浩杰走进大药房的身影,紫萱的心里除了感激,还有好奇和好笑。   从大药房出来,罗浩杰直接把紫萱送回了城东明月花园小区的家。这是个位于小区东南,面积总共大概有八九十平米的两室一厅,外带一个洗手间和厨房的小家。屋内的摆设简单到除了几盆青翠欲滴的绿植,一个茶几和两张沙发,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平板电视,几乎看不到其他家具,但收拾的却很整洁干净,空气里还透着化妆品淡淡的清香。   罗浩杰扶着紫萱在沙发上坐下,他从旁边的热水瓶里倒了一杯水,放在紫萱面前,拆开药袋把红色的小药丸小心翼翼地倒进瓶盖递给她。然后坐在紫萱对面的沙发上掏出手机拨通母亲的电话:“妈,我有个同学脚摔伤了,家里就她一个人,我今晚陪她不回家了。”   “哦,那你好好照顾一下吧,人都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很显然,罗浩杰的母亲并不知道儿子口中这个同学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竟然心怀理解地爽快答应了。      二、不同的邂逅      其实,罗浩杰并不是第一次见到紫萱。那年,罗浩杰大二,紫萱也是大二,临近春节罗浩杰在台北鞋城买鞋时见到了和同学一起的紫萱。她高高扎在头顶的马尾辫在粉色的围巾上甩动着青春的气息,两道柳叶眉下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流露着灵性和活泼,加上嘴角一丝淡淡的浅笑,让罗浩杰感觉她简直就是一朵刚刚绽放的芙蓉。只是紫萱只顾帮同学挑选鞋子,并未留意有人在暗中一直打量她。   买完鞋子她和同学一前一后说笑着走出了台北鞋城,而罗浩杰还呆呆地站在哪里,但他的目光却追随着紫萱的身影,游移到了人流和车辆熙熙攘攘的街面。   从那以后,每每闲暇时罗浩杰的眼前都能浮现出紫萱的身影,可紫萱并不知道自已经驻进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罗浩杰的心灵深处。   罗浩杰一九八八年二月出生于西北一个小县城,他的父母都是县里的小学教师。十八岁那年他从市一中毕业后,被沿海城市一所大学录取攻读法律。   大三第二学期快结束时,在一次学校举行的文艺晚会上,阳光帅气的他无意间让一个叫梁思思的扬州女孩儿动了心。晚会结束时,她主动要了罗浩杰的电话号码。   梁思思,不说她是典型的富二代,单凭她高挑的身材和眉间那颗天生的美人痣,就让很多见到她的男生刻意的去接近。可她偏偏对罗浩杰暗送秋波,有时还主动约罗浩杰到校园去散步,这让大多数男生对他羡慕不已。可罗浩杰并不以此为荣,故意和她接近,而是用很理智的方法温婉地拒绝了这个南国女子。   哪是个星期六的晚上,天空飘着蒙蒙细雨。“思思,我知道你很爱我,可我将来要去的地方并不适合你,你应该重新选择自己的爱情。”   “不要以我的家庭和自身条件衡量我对事业和爱情的追求目标好不好?”   “还有。”罗浩杰低着头稍作停顿,他将手里的咖啡杯在桌子上转动了一下。   梁思思已经猜出了他的下文。虽然她很理解罗浩杰,但至少在那一刻,她的心里是无法接受这个摆在面前的事实,站起身冲进门外的雨幕里。”街面的灯光将她湿漉漉的影子拉得很长。   望着杯子里摇晃的殷红液体,许久,罗浩杰咬咬嘴唇,起身离开那家咖啡馆。   梁思思疯狂地跑回宿舍,把头蒙在被子里哭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原本清澈如水的双眼红肿的不敢直视舍友,匆匆洗漱过后,她默默戴上那副浅棕色的眼镜悄悄走出宿舍,在图书馆里泡了整整一天。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找过罗浩杰,她怕再看到他会触痛自己心底的伤疤,直到毕业,梁思思还没有彻底走出落寞的阴影。      三、无悔的抉择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眼多彩的大学生活在那个火热的夏天结束了。那个早晨,阳光洒满校园,罗浩杰拉着行李箱从教学楼南边的草坪旁走过,此刻的他对这个生活了整整四年的校园和城市有着说不出的感激和敬仰。他一个人在心里默默念叨:再见我的某校,再见我的城市,谢谢四年来你用知识充盈了我的青春和梦想。   他扬起行李箱的拉杆停在草坪旁,下意识的把手伸进右边的裤兜,掏出手机转换着角度拍摄了一张又一张。就在他刚要转身离开时,有人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说:“哎!想把这里的一景一物都带回故乡,既然这么留恋干嘛要回去?听说班主任要你留下来,凭着你的优秀这座城市完全可接纳你啊!”   罗浩杰上下打量一番这个平日因为好动被他们私下叫小游的男孩儿问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小游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说:“我下午四点的车票,还早,和你一样很想念这里,回来看看!”   “来的正好,我一个人正在这里走不起,送我去火车站吧。”罗浩杰指着旁边的行李箱,脸上带着很难捉摸的笑意说道。   到了检票口,小游把行李箱交给罗浩杰,俩人很深情地握了一下手,罗浩杰转身走进候车室,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检票口注视着他郑州癫痫病疗法的小哈尔滨哪有治疗儿童癫痫病的医院游,他们不约而同地挥手告别。   上了火车,他斜着身子靠在卧铺上,刚想拿出手机给估计还没离开车站的小游打电话时,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踮着脚尖朝他头顶的上铺扔一个小水壶。他立马从下铺起身说道:“别扔了,老爷爷这下铺给你。”说完他轻轻一跳,右手抓住上铺的栏杆用一个及其麻利的动作跳到到上铺。老人仰头看着已经到了上铺的罗浩杰,笑呵呵地说:“到底是孩子,谢谢你啊!”   和小游通话结束后,他的手指无意间滑出梁思思的电话癫痫病对人有什么样的危害号码。几个月前发生在咖啡馆里的一幕又清晰地浮现在他眼的前。他的目光犹豫了好一阵,最后用有些发热的手指将屏幕返回首页。   不管怎么说,毕竟他在那个雨夜辜负了一个花季少女纯真的心。虽然,他说服不了自己去爱梁思思,但他的心里或多或少一些难言的愧疚。   火车和汽车交替着把他送到了一个叫黄家祺的小镇。狭窄的街道,两侧低矮的瓦房安置着稀疏的店铺,墙壁脱落的灰粉随着午后的轻风飞扬,坑坑洼洼的街面残留着雨后的污水,罗浩杰索性用力提着行李箱朝东边走去。当他出现在乡政府的大院时,所有人都看好,这个大都市里来的洋学生打个转身就会离开。   然而,有些看好的事情偏偏出乎意料,当小镇以全新的面貌迎接又一个盛夏时,已经是两年后的七月,新来的乡长握着罗浩杰的手说:“小罗,听说你在司法所干的很出色,到了县里加油!相信,我们的家乡有你们这些新一代的大学生会日新月异。”与在场的领导和同事一一握手后,罗浩杰拉着依旧的行李箱,走出乡政府的大院。   平坦的街道上行人和车辆来来往往,两旁拔地而起的楼层开满发廊和店铺,每家都有顾客兴冲冲地进进出出。不远处,昔日曾是沙滩的农贸市场,推土机和搅拌机混合的声音里建筑工人正在忙忙碌碌。两年前他曾下车的街口,一辆在阳光下泛着光亮的班车慢悠悠地停了下来,服务员帮他把行李放到后备箱,随着马达声班车朝着县城的方向驶去。      四、青春与梦想一起飞扬      那年八月底,梁思思和一个叫肖琼的女孩儿到西北偏僻的农村去支教。初秋的山里格桑开满野岭,白桦静静在村口守望,午后的阳光洒落在灰白的瓦片上。梁思思和肖琼与学区几位领导下了吉普车,在锣鼓声里走进几排砖木结构的村小学。   那天的晚饭,是学校特意为他们准备的几个晕菜和水饺。为了适合她们的口胃,学校破例临时调整了伙食。晚上,梁思思和肖琼同睡一张两米大的木板床,长途的旅行使肖琼疲惫的倒在床上酣然入睡。午夜的狗叫声从远处传来,驱走梁思思本来就不踏实的一点睡意,她的眼前浮现出黄土地上一张张朴实的面孔。 共 11284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